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大災難家》The Disaster Artist:狗屎變黃金的最佳範例

  每個人在學生時期,一定遇過一種特殊人士。他們總是班上的特異份子,不但言行舉止怪異,整個人似乎也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連生活上的認知都經常與一般人不同。他們是班上的怪人,無法打進其他人的小圈圈;這樣的人有些自得其樂,有些卻逐漸萎縮,更加沉溺在自我的世界裡。無論大多同學把他當成可愛的傻子,或是讓他成為受眾人嘲笑的怪胎,他總是不會改變自己的行為。但也許多年過後,當你重新碰到當年的班上怪人時,卻發現他依然絲毫沒有變化,說著一樣的奇特言論和語調,外型也依然令人不敢逼近。湯米.維索(Tommy Wiseau)就是這樣的人物。出身背景成謎的他,因為2003年他自導自演的獨立電影《房間》(The Room),在小眾影迷中意外得到了支持──但原因卻是由於《房間》被認為是史上最爛的電影之一。無論從各角度來看,《房間》都是一部離譜到極致的爛片,整部電影完全沒有任何可取之處。不只劇本荒腔走板,電影的拍攝方式與所有演員表現得通通比業餘人士拍的居家影片還要來得差勁無比。但也因為《房間》怪誕的品質,反而讓該片成為邪教經典,上映以來也經常在午夜特映播放;湯米本人也成為另類的名人。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今年的《大災難家》(The Disaster Artist),就以《房間》演員葛瑞.賽斯特羅(Greg Sestero)所著的拍攝傳記改編而成,完整敘述了這部經典爛片的幕前幕後事件,以及導演/製片/編劇/男主角湯米.維索,與好友賽斯特羅在拍攝過程中的心路歷程。這是一部傳記電影,但又蘊含著強大的喜劇效果;個人風格相當強烈的法蘭科,在詮釋湯米的怪異個性時,又該如何在戲劇性與寫實性質上取捨?

2017年12月27日 星期三

《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極度討好觀眾,卻忘卻自我靈魂的歌舞劇

  2017年對休.傑克曼(Hugh Jackman)來說,肯定是相當重要的一年。這一年內他的兩部作品,在他的職業生涯中都佔有極大且不同的意義。三月的《羅根》(Logan)是他對飾演十七年的金鋼狼(Wolverine)一角的告別作;年底的《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則是他從2009年就開始籌備,卻拖了八年才上映的歌舞劇,同時也是傑克曼脫離金鋼狼身分後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就是音樂劇演員出身的傑克曼,上一次在銀幕上展現歌喉是在2012年的《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由於去年《樂來樂愛你》(La La Land)的成功,讓原創歌舞電影重新得到好萊塢的重視,也因此讓《大娛樂家》脫離劇本難產的深淵。對傑克曼而言,《大娛樂家》除了讓他回歸原本就深愛的音樂劇,也算實現了另一項長年老計畫。改編自十九世紀馬戲團主P.T. 巴納姆(P.T. Barnum)建立玲玲馬戲團(Ringling Bros. and Barnum & Bailey Circus)的真人實事,再輔以大量的戲劇化歌舞場面,瞄準聖誕與新年假期的《大娛樂家》就此誕生。不過,在光鮮亮麗的舞蹈場面,以及傑克曼迷人的魅力外,《大娛樂家》是否藏有其他令人能回味再三的元素?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新舊世代的無解衝突

  《星際大戰》(Star Wars)系列正以前所未見的生命力發光發熱中。從去年不以過去角色作為相關主角的《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就得到票房與評價上的極大成功,也修正2015年的《Star Wars: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中,被部分星戰迷詬病的與前作雷同情節。被迪士尼收購的盧卡斯影業,在脫離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的掌握後,取而代之的創意團隊由一票死忠的星戰迷組成。除了在新篇章中不斷帶入現在被迪士尼列為《傳奇》的舊版多媒體外傳故事元素,劇情走向也漸漸由對盧卡斯早期作品的致敬,打造出由星戰迷們製作的全新世代星戰故事。作品氣氛與世界觀設定上的統一化,也讓迪士尼時代的星戰劇情變得更加有系統性,而不像舊版外傳中,由於參與的作者過多,而引發出不少的細部情節矛盾。像動畫製作人戴夫.費洛尼(Dave Filoni,曾製作過膾炙人口的《降世神通》(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系列),就是星戰編劇小組的菁英份子之一;當年他製作的《複製人之戰》(Star Wars: The Clone Wars)不但將星戰前傳與經典三部曲做了妥善連結,更加強了前傳中經常被抱怨的薄弱人物描寫,讓安納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的墮落更具深度與悲劇性,也大幅度延伸了星戰宇宙的角色多元性,無論是海盜、平民、或政客,都在這場太空歌劇中扮演提供多方視角的重要角色。《俠盜一號》也由無法運用原力的平凡角色們擔綱主角;結果證明,星戰宇宙的廣大性,的確能讓觀眾接受不會揮舞光劍的主角。接替J.J.亞伯拉罕(J.J. Abrams)成為八部曲導演的雷恩.強生(Rian Johnson),背負的壓力一點都不比原本知名度就高的亞伯拉罕小。在八部曲上映前,星戰迷們最常問的問題就是:既然《原力覺醒》的情節與四部曲《星際大戰: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雷同,八部曲是否也會重演《帝國大反擊》(The Empire Strikes Back)的戲碼?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缺乏驚喜的DC人物小集結

  華納自從在拍攝超級英雄團體電影上的速度輸給漫威的《復仇者聯盟》(Avengers)後,就不斷處心積慮要盡快瓜分共享宇宙這塊大餅。從《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開始鋪陳的DC電影宇宙,卻不斷得到相當兩極化的評價。去年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與《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儘管讓大量DC角色躍上大銀幕,卻在許多部分顯得過急。光是漫威在拍攝第一部《復仇者聯盟》前,也花了4年以上的時間,透過五部獨立角色電影來鞏固共享世界觀的設定。過度仿效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三部曲中的肅穆氣氛與敘事方式,也讓部分觀眾產生反彈;彷彿諾蘭的經典蝙蝠俠陰影都尚未飄離DC世界。幸好,今年初氣氛樂觀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為華納打響了一盞新明燈,讓華納終於不需只靠蝙蝠俠來支撐電影票房。但打從《蝙蝠俠對超人》中種種不合時宜的鋪陳,到《神力女超人》的上映,都是為了迎接今年集DC角色大成的《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但拍攝過程中發生的種種插曲,以及DC電影宇宙過往的負評,都讓《正義聯盟》在上映前就受到不少抨擊。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因為女兒離世而在電影上映半年前辭去導演職務,也讓該片蒙上不少陰影。雖然華納找來了執導過兩部《復仇者聯盟》的喬斯.威登(Joss Whedon)接手,卻難以平復觀眾的擔憂。《正義聯盟》上映的檔期,甚至還與漫威的《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相當接近。這次挾帶了片商與DC漫畫迷希望的《正義聯盟》,究竟有沒有辦法打出佳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