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漫威捍衛者聯盟》Marvel’s Defenders:漫威街頭冷硬派角色首度集結

  漫威電影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已經是目前發展的最完善的電影世界觀。除了眾所皆知的電影角色外,漫威在電視上也投入了不少大眾較為陌生的漫畫人物。從2015年在Netflix上播映的《漫威夜魔俠》(Marvel’s Daredevil)開始,漫威就策畫拍攝小螢幕上的角色大合集作品。從《夜魔俠》一二季、《潔西卡.瓊斯》(Jessica Jones)、《盧克.凱吉》(Luke Cage)、到評價不佳的《鐵拳俠》(Iron Fist),鋪陳了三年後,讓四人同時出場的《漫威捍衛者聯盟》(Marvel’s Defenders)終於在日前上線。早在《夜魔俠》剛播出期間,《捍衛者聯盟》就不斷被形容為電視上的復仇者集結場合。Netflix的漫威作品和迪士尼的漫威電影最大的差別,就是較為陰沉與強調街頭感的劇情。貼近一般人生活的寫實調性,也是《夜魔俠》等四部影集的重點。四名主角儘管各有不同的特異能力,影集卻從未過度偏向電影中的科幻與奇幻風格。《夜魔俠》中的黑幫威脅,《潔西卡.瓊斯》的私家偵探辦案與心理驚悚,與《盧克.凱吉》中寫實又極有風格的哈林區黑人文化描寫,都讓個自的劇情不會流於單純的科幻故事。然而《鐵拳俠》的失敗,著實讓Netflix吃了虧;《夜魔俠》中的魔掌幫(The HandNetflix對該組織的翻譯實在太過亂七八糟,有時是魔掌幫,有時又翻成手合會,本文都採用「魔掌幫」的譯名)奇幻劇情,原本應該由《鐵拳俠》繼續鋪陳,卻被《鐵拳俠》拙劣無趣的劇本所拖累。本該帶有強烈東方奇幻與武術風格的《鐵拳俠》,反而變成步調緩慢的企業家庭劇。也因此,《捍衛者聯盟》除了得讓這四名個人風格迴異的角色齊聚一堂,也得修補《鐵拳俠》的敗績。這批漫威角色的首度銀幕聚首,是否能和大銀幕上的「同事們」復仇者相庭抗禮呢?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七季第四集:本季目前最優秀的戰爭戲

  本季的第四集,是今年片長最短的一集,也是到目前為止最緊湊的一集。緊接在前兩集中的潰敗後,丹妮莉絲終於準備展開反擊。但這場反擊,卻是受到所有謀士反對的計畫。但就在丹妮莉絲質疑提利昂的忠心程度時,卻同時尋求了政治立場與塔格里安家族相左的瓊恩.雪諾的建議。從第三集的會面開始,劇情就開始慢慢鋪陳瓊恩與丹妮莉絲間的摩擦,與逐漸萌生的依賴性。那場讓兩人走進地下龍晶洞穴的戲碼,除了再度提及森林之子的傳說與異鬼,也將北方的威脅與身處南方的龍石島連結在一起,但最重要的,則是透過這段連結,讓丹妮莉絲和瓊恩更能對彼此產生認同感。編劇甚至直接讓戴佛斯露骨地點出兩人間微微萌生的感情。現在將兩人配對還太早,有些觀眾可能也會覺得這樣的安排似乎有些突兀,甚至是刻意;但在作者喬治.RR.馬汀(George R.R. Martin)尚未完成六七集前,HBO只能照著手上有的大綱拍攝。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玩命快劫》Baby Driver:貫穿腦門的寶貝精選專輯

  靠著明快風格與獨特敘事方式在英國影壇打出一片天的導演艾德格.萊特(Edgar Wright),在好萊塢的運氣卻不甚順遂。原本策劃多年的《蟻人》(Ant-Man),卻在與漫威影業撕破臉後,與萊特失之交臂。以被稱為《冰淇淋三部曲》(Three Flavours Cornetto film trilogy)的三部黑色英式喜劇電影聞名的萊特,接續拍攝的全新作品則是今年的《玩命快劫》(Baby Driver)。一反常態的是,習慣與賽門.佩吉(Simon Pegg)與尼克.佛斯特(Nick Frost)合作的萊特,這次並沒有找來兩人,片中也少了許多他慣用的英式笑點。《玩命快劫》的劇情靈感,早在1994年就被萊特構想出來,但一直到與漫威對《蟻人》的談判破裂,萊特才將注意力轉向這份關於熱愛音樂的車手搶銀行的故事。自上映以來,《玩命快劫》就挾帶了大量的優秀評價,這點對萊特的美國市場無非是枚特異的強心針,畢竟儘管萊特在英國享有一定的優異知名度,他在好萊塢親自執導的正式作品卻是少之又少。那麼,少了萊特拿手的英國味和其餘的長期合作演員的《玩命快劫》,是怎麼拿到這種優異成績的呢?

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玉子》Okja:被殘忍現實包裹的純真

  和現實相反的是,在電影劇情編排上,動物基本上都是不可殺的角色或劇情道具。觀眾對殺人景象經常無感,但一隻小狗的死,卻能揪住觀眾的心。人與動物間的情感,不知怎麼的總是能在螢光幕上發揮強大的影響力。災難片中的動物,能讓浩劫變得更加駭人;恐怖片中的動物,也能加強片中的鬼魅陰森感。更別提每隔幾年就出現的狗兒喜劇電影了。Netflix最新上線的原創電影《玉子》(Okja),就以人類與動物間的情感作為主軸,帶出一連串對畜牧業文化、資本主義生態、保護動物團體的爭議性、以及媒體影響力的反思。韓國導演奉俊昊對社會人性寓言一向拿手。從《駭人怪物》(The Host)的美韓政治關係省思,到《末日列車》(Snowpiercer)中不同車廂間的社會階級鬥爭,奉俊昊都善於將這類容易流於說教的嚴肅議題,透過他奇特又細膩的敘事方式展現出來。奉俊昊的科幻作品總是包含了濃烈的政治批判性,以及對當代議題的尖銳探討。《玉子》中儘管沒有凶殺案或是世界末日的危機,對觀眾帶來的情感衝突卻絲毫不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