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帝國傳承】:【Star Wars:原力覺醒】出現前的星戰第七部曲

  “A long time ago, in a galaxy far, far away…”
  「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銀河系…」

  1977年,這串開場白首度出現在電影院的銀幕上,開啟了星際大戰(Star Wars)系列襲捲全球文化的第一步。無論你有沒有看過星際大戰,或多或少都會在流行文化中看到各種對星戰的致敬與影射。聽過光劍的嗡嗡聲吧?還有達斯.維德(Darth Vader)詭異陰森的呼吸器聲響?或是在別人對你說:「I am your father」時感到莫名其妙?我自己是因為名字,而經常遇到別人對我說這句話…如果上述這些事你都沒遇過,也對此無感,那你還是別繼續往下看了;有鑑於七部曲【Star Wars:原力覺醒】即將在下個月上映,接下來我會陸續寫一系列的星戰相關文章。這次就先來介紹,迪士尼收購盧卡斯影業前,星戰迷之間普遍公認的非官方第七八九部曲的第一本小說【帝國傳承】。

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書評】【永恆守望】:是希望,也是絕望

  你需要新家嗎?

  如果有一天,你的家不再適合居住了呢?遷移是生物的本能。一旦居住地失去了原有的生活條件,不管是人或動物,都得轉移他處。記得福島事件嗎?還有這幾年湧入歐洲的敘利亞災民?為了活下去,大批難民攜家帶眷,長途跋涉到未知的國度,只希望能找到讓自己安定下來的新居所。大逃難的背景,總是適合戲劇性故事發生的舞台。

2015年11月22日 星期日

【金牌黑幫】:湯姆.哈迪再登傳奇

  2011的九月,我在倫敦參加【諜影行動】(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的首映記者會。當時主演的演員大部分都在接受媒體訪問前,先為在紅地毯旁的影迷們簽名合照。蓋瑞.歐德曼(Gary Oldman),班尼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柯林.佛斯(Colin Firth),以及湯姆.哈迪(Tom Hardy)都有出現。

2015年11月18日 星期三

【書評】【人類之子】:淡去的末世

  生物最基本的需求,就是生存。人類也不例外。對生存的渴望,又以繁衍後代的方式延伸下去。失去生育能力,便代表生物性質上的永久死亡--和你相似的生命體會從世上完全消失。絕種這名詞總是帶給人無窮想像。從災難片和科普頻道上的自然節目中就不難發現,人們經常把絕種認定為毀天滅地的大型災難。大洪水,地震,輻射汙染…然而真正的絕種,卻和死亡無異,是安靜又脆弱的過程。等到你回過神時,才發現身邊的人,早已如同秋夜的樹葉般凋零。英國作家P.D. 詹姆斯(P.D. James)在1992年出版的反烏托邦小說【人類之子】(Children of Men),便以默默邁向絕種一路的人類作為開場。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007惡魔四伏】:007的【黑暗騎士:黎明昇起】

  有多少男人曾在獨處時悄悄地說:The name is Bond. James Bond.」?不用搖頭否認,這和女生對婚紗的憧憬一樣,是打從心裡萌生的浪漫想像。對男人而言,英國秘密情報員詹姆斯.龐德就是幻想中的極致典型。歷經六任演員演出007,目前的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的合約上雖然還有一部龐德電影,但近日他卻在訪談中提到自己萌生退意。當然,這極可能是Sony的行銷策略,刻意讓克雷格表現出【007惡魔四伏】會是最後一部由他演出的龐德電影,進而刺激觀眾買票,看克雷格"最終"的007演出;不過,依本片的架構來看,克雷格是有合理理由以【007惡魔四伏】作為他對龐德的告別作。

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走鋼索的人】:高空中的敬意

  大約是今年八月底左右吧,我和朋友提到,今年秋季除了【絕地救援】(The Martian)和【007惡魔四伏】(Spectre),似乎沒有甚麼電影值得期待了。三個月後的現在,我很開心地覺得,當時自己真是錯得離譜。2015秋季的電影不只比夏季高成本商業片精彩,內容和劇本編寫也豐富許多。大概是因為,我的注意力全被年底壓軸的星戰七部曲吸走,完全忽略到今年秋季輪番上陣的好片們。

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腥紅山莊】:【環太平洋】後的血紅悲劇

     “Ghosts are real. That much I know.”
     「我知道,鬼魂真的存在。」Guillermo del Toro【腥紅山莊】(Crimson Peak)就由此句台詞開場。這句話說來簡單,卻反映了許多維多利亞時期文學的故事內容與背景。如同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腥紅山莊】同樣在開頭就點出了本劇的重點。繼上次以【環太平洋】(Pacific Rim)對日本特攝片致敬,導演del Toro這次則對哥德式小說作出懷舊演繹。讀過【咆嘯山莊】、【科學怪人】、【傲慢與偏見】,甚或現代作品【荊棘之城】(Fingersmith)的觀眾,就會對del Toro在【腥紅山莊】中的鋪陳與敘事方式感到相當熟悉;神秘的古老大宅、家道中落卻又帶著神秘氣質的男主角、在夜深人靜時獨自哭泣的鬼魂、穿著白色古典睡衣在大宅中驚慌失措的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