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書評】【永恆守望】:是希望,也是絕望

  你需要新家嗎?

  如果有一天,你的家不再適合居住了呢?遷移是生物的本能。一旦居住地失去了原有的生活條件,不管是人或動物,都得轉移他處。記得福島事件嗎?還有這幾年湧入歐洲的敘利亞災民?為了活下去,大批難民攜家帶眷,長途跋涉到未知的國度,只希望能找到讓自己安定下來的新居所。大逃難的背景,總是適合戲劇性故事發生的舞台。

        除了探險元素外,大逃難的故事情節強調的則是生存渴望。新銳作者大衛.拉米瑞茲(David Ramirez)在2014年出版的【永恆守望】(The Forever Watch)中,便將大逃難的故事搬上飛向遙遠銀河的移民太空船。覺得又是另一部仿效【星艦迷航記】(Star Trek)的廉價科幻小說嗎?千萬別被本書超未來科幻的外衣給騙了;【永恆守望】骨子裡可是融合了推理與人性矛盾兩種元素。喜歡休.豪伊的【羊毛記】(Wool)嗎?那你得試試【永恆守望】。

  【永恆守望】的故事發生在太空船"諾亞"(Noah)上。當時的地球因為某種災難,讓生物無法生存;僅存的人類搭上諾亞,預計前往數千光年外的星球,建立新家園(想想皮克斯的電影【瓦力】(Wall.E)吧!)。這場星際旅程將耗費千年,船上的乘客也組織了全新的社會,由中央議會透過網路嚴格控制;從生育到職業選擇,諾亞上的居民都受到謹慎的分類與控管。故事開始於一場殘忍的分屍殺人案;一名保全警官找上隸屬政府行政部門的女主角協同秘密調查,但在調查中,兩人發現類似案件早已在諾亞上發生過多次,幕後還牽連了政府機關

  說到這裡,你大概會發現,【永恆守望】似乎比較像驚悚片,而不是一般的科幻冒險。的確,儘管書中極其詳盡地描述了太空船諾亞上的各式未來技術,包括以晶片植入身體後就能使用的心靈念力,或是能直接上傳個人思維的N次方網路,【永恆守望】的故事主幹依舊十分老派。看過【銀翼殺手】或【神經漫遊者】(註:Neuromancer,由基努.李維主演的科幻電影【捍衛機密】原著)的讀者,就能從【永恆守望】中得到許多共鳴:獨身一人調查政府巨大黑幕的偵探,與擁有破案關鍵的女主角──只不過在本書中,女主角才是故事的主軸。【永恆守望】的劇情帶著一股濃濃的黑色電影(film noir)味;受到體制和命運壓迫的角色們,企圖在險惡的社會中找出一線生機,卻發現自己自始自終追尋的秘密,反而是壓垮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

  以女性做為主角,又更讓【永恆守望】在傳統的黑色電影式格局中,走出了一條新路。故事一開始,女主角剛從冬眠中甦醒,便因為諾亞上實施人口管制,而讓她被迫與在冬眠中生下的孩子永遠分離。失去親生孩子的痛苦,點出女主角心中的脆弱,也讓讀者對她產生同情。巨型太空船中的烏托邦表面亮麗,卻在各方面對居民施與層層壓力。居民一旦產生反動思想,就會被政府派出的行為學家洗腦。隱藏於黑幕下的"絞肉殺人案"串聯起故事中所有疑點;主角調查越深入,便發現原先似乎與自身毫不相關的詭異謀殺,居然與她的生活息息相關。

  部分對【永恆守望】的負面評論,都在批判故事前三分之一的科幻設定描寫。儘管看得出拉米瑞茲極力想讓諾亞上的未來世界變得活靈活現,對許多不習慣科幻小說的讀者來說,複雜的虛構細節太容易讓他們摸不著頭緒了。然而對科幻迷而言,作者創造這虛幻世界時投注的熱忱就在此展現,也能更讓人投入主角在太空船上的冒險。過了炫目的前三分之一段,【永恆守望】的故事便轉為由陰謀論驅使的懸疑小說。拉米瑞茲仍然沒有忘記,儘管寫的是科幻小說,故事情節還是得連結上讀者的生活。故事第二段透過高端網路執行的調查過程,反而反映出現代網路資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從民眾在網路上對絞肉案做出的多方揣測,到以及政府急欲制止的駭客與資安問題你不覺得,小說已經和現實重疊了嗎?

  但【永恆守望】依然是本關於大逃難的故事。諾亞的星際航程開始於逃難;主角的調查過程導致她必須逃離政府的威脅;到了故事終曲,逃難本身的悲慘意義被揭開──那,逃亡結束了嗎?遺憾的是,真相反而驅使角色們繼續逃難。諾亞的旅程,是希望,也是絕望。【永恆守望】的結局也呼應了書名,這股將持續千年的盼望,為少部分人帶來希望,但無法改變大多數人與生俱來的詛咒。逃難的人們或許終究無法理解搬遷的意義,但未來的世代卻能因此得救。只是這代價,對任何人都太過沉重。

  【永恆守望】目前已有中文譯本,由奇幻基地發行。有興趣的讀者,快去書店翻翻吧!


圖片來源:Amazon.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