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6日 星期三

【書評】William Shakespeare's Star Wars: 莎士比亞版本的復古星際大戰!

   “In time so long ago begins our play,
     In star-crossed galaxy far, far away.”
  「我們的戲碼起始於亙古之前,
   在那遙遠的悲愴銀河系。」
  當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寫下【星際大戰】(Star Wars)的劇本時,他原本就沒有打算寫關於地球或是未來的故事。【星際大戰】嚴格來說,是部充滿未來風的古裝劇。即便劇情充滿外星人,雷射光,或太空船,它的故事沿襲的還是經典史詩模式:對未來充滿憧憬的年輕英雄,踏上前往廣大世界的漫長旅程,途中他受到導師與不同夥伴的幫助,並面對自身的心魔。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則是聞名世界的英國劇作家,不過對一般人而言,要理解莎士比亞的文字並不是那麼容易。但是,如果把盧卡斯和莎士比亞的故事結晶混在一起,會碰出怎麼樣的火花呢?



  盧卡斯和莎士比亞兩人,一個是世上最賣座的科幻系列的創造者,另一個則是編寫出數部經典名劇的劇作家。當科幻電影加上經典劇作,乍看之下應該會讓很多人莞爾一笑,覺得只是個惡搞之作。不過,如果你這麼看待伊恩.多契(Ian Doescher)的【莎士比亞之星際大戰】(Shakespeare’s Star Wars),那可大錯特錯了。第一眼看到時,這本書的封面的確會讓人發噱;原本應該穿著全黑的維生盔甲的達斯.維德(Darth Vader),現在卻換上了十六世紀風格的古代毛邊披風,死星也被描繪成地球儀般的木製儀器。原本的副標題【新希望】(A New Hope)也被改成【希望已然新生】(Verily, A New Hope)。封面的畫風,彷彿是莎翁戲劇的表演宣傳海報,帶著古典華麗的風格;即便主題是科幻故事,卻出人意料地毫無違和感。

  【星際大戰】和其他科幻作品最大的不同,就是包含了許多的東方元素,特別是陰陽的觀念與日本武士道。盧卡斯不只一次說過,他創造【星際大戰】的故事概念有許多都來自他鍾愛的黑澤明電影。從絕地武士服裝到思想與武器的所有設定,都不難看出盧卡斯灌注其中的東方影響。除此之外,更能讓觀眾對片中腳色做出連結的元素,則是傳統的神話英雄故事模式,以及濃烈的家庭世代元素。而家庭與世代的衝突,也正好是莎士比亞作品中時常出現的要素。以現代人的角度來看,難免會認為莎士比亞的劇本是難以理解的大部頭故事,只有文學院的學生才需要在考試前埋首苦讀。在莎士比亞的時代,他的劇本就和現在的大型院線片一樣,是為了娛樂而寫出來的。無論是皇親國戚,或是一介平民,進戲院都只是為了看戲。【莎士比亞之星際大戰】恰恰融合了這兩者的優點,再放入一些星戰迷的吐槽。

  千萬別把這本書當成單純的惡搞作品!從頭到尾,作者伊恩.多契都謹慎地使用莎士比亞在撰寫十四行詩愛用的文體:五步抑楊格(iambic pentameter)。簡單來說,就是在每一個句子中包含五個不同的韻格,讓文字讀起來有抑揚頓挫的節奏感。整本【莎士比亞之星際大戰】有3076句台詞,剛好是典型莎士比亞劇本的長度。故事方面,則跟我們所熟悉的【星際大戰四部曲:新希望】完全一模一樣;更正確的說法是,是跟2004年發行的數位修正版DVD一模一樣。這是因為,盧卡斯在日後的重新上映版和DVD中,都曾對經典三部曲中的好幾個橋段做數位更正。包括原本將在四部曲中原本是人類的賈霸(Jabba the Hutt)以動畫方式改成六部曲【絕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中的巨大肥蟲造型,或是受到星戰迷重批的「韓索羅先開火!」(註:Han shot first!故事中由哈里遜.福特飾演的韓索羅,被賞金獵人葛利多逮住,兩人對峙交火後,葛利多被韓索羅殺死。在原版畫面中,韓索羅先開槍。但盧卡斯卻認為這樣有損索羅的英雄形象,因此在特別版裡,將此片段以動畫將葛利多改為先開火的人。此舉讓星戰迷大為光火,認為盧卡斯修飾過了頭)。這些被盧卡斯修正過的橋段,在多契筆下都有出現,甚至也對「韓索羅先開火!」的部分大開玩笑:
     [They shoot, Greedo dies.
[To innkeeper:] Pray, goodly Sir, forgive me for the mess.
[Aside:] And whether I shot first, I’ll ne’er confess!
  (兩人開火,葛利多死亡。)
  (對酒吧老闆說):先生,請原諒我造成如此大亂。
  (在一旁說):我永遠不會承認,究竟有沒有先開槍!

  整本【莎士比亞之星際大戰】中都充滿了這類對星戰致敬或揶揄的笑點。然而,這些笑話並不是在醜化星戰,而是身為星戰迷的作者對星戰所做的致敬。【星際大戰】並非完美的故事,它也有許多令人不可置信的錯誤。在電影中,我們不會看到角色內心的想法。多契則用莎士比亞劇本中常見的獨白,來填補這個空白。拿達斯.維德(Darth Vader)的出場戲來說好了。多契除了讓維德說出電影中的台詞,還以自白方式讓維德道出自身的動機與目的。
  So shall my fingers ever undertake
    To do more evil, aye, and this—my hand—
    Shall do the Emp’ror’s bidding evermore.
    And thus we see how fingers presage death
    And hands become the instruments of Fate.
  我的五指將繼續
  為非作歹,而這玩意──我的手──
  將執行吾皇夙願。
  手指終將導向死亡
  雙手則成命運之奴。

  知道【哈姆雷特】(Hamlet)嗎?沒聽過這部莎翁悲劇?沒關係,故事細節方面,你就去問問身邊的英文系學生吧。【哈姆雷特】中,哈姆雷特手執骷髏的著名獨白戲,在【莎士比亞之星際大戰】裡也有相同的劇碼;但這幕並不是來自電影,而是多契刻意放入的致敬橋段。在書中,是路克.天行者,拿著被殺害的帝國暴風兵頭盔,做出對小白兵過往生平的猜測。
  Alas, poor stormtrooper, I knew ye not,
    Yet have I ta’en both uniform and life
    From thee. What manner of a man wert thou?
    A man of inf’nite jest or cruelty?
    A man with helpmate and with children too?
    A man who hath his Empire serv’d with pride?
    A man, perhaps, who wish’d for perfect peace?
    唉,可憐的暴風兵,我不認識你
  但我奪走了你的制服與性命
  你曾是怎麼樣的人?
  是幽默或殘酷的人?
  是擁有妻兒的人?
  是為帝國驕傲服役的人?
  抑或,是希冀和平的人?

  如果你翻開【莎士比亞之星際大戰】時,預期會看到許多刻意咬文嚼字的角色,刻意用不合時宜的十六世紀言談演出星戰,那你就錯啦!多契寫這本書的目的,並不在嘲諷星戰或是莎翁劇作。他反而是像BBC拍攝【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或是雷夫.范恩斯(Ralph Fiennes)自導自演的現代版莎士比亞悲劇【王者逆襲】(Coriolanus)一樣,企圖用融古入今的方式,來詮釋兩種看似不同,卻有極大相同性的故事。從歐比王對路克提及父親時,心中的種種矛盾(這段台詞有許多對前傳三部曲的暗示),到天行者兩代的恩怨,以及不時對觀眾題綱說明的R2-D2(在書中,R2除了嗶嗶叫以外,多契也讓它擔任旁白的角色,對觀眾說明特定場景所發生的事件,或是自己的想法。),彷彿讓【星際大戰】成為莎士比亞筆下的劇作之一。書中的插圖也以復古的畫風,畫出插在木棒上的X戰機與鈦戰機的太空纏鬥戲碼。總而言之,【莎士比亞之星際大戰】會讓星戰迷讀得相當開心。就算你討厭看莎士比亞的大部頭劇作,還是會被多契幽默的寫法感染,讓他用莎士比亞寫法這枚透鏡,帶你進入帶有濃濃古典風味的星戰宇宙。第一次翻開這本書,我也以為是本搞笑的星戰同人誌。不過看到後面,就會發現多契除了描寫就有的星戰故事外,還另外加入了許多他身為影迷的巧思,以及對各個角色心理的深層描寫。【莎士比亞之星際大戰】出版後大受好評,多契立刻就接續寫下莎士比亞版的剩餘星戰續集。可惜的是,由於華人區塊對莎士比亞的認知相當不足,再加上星戰迷也寥寥無幾,這套莎士比亞版的星際大戰劇本可能很難有被翻譯成中文的一天。嘿,沒關係,如果沒有人要出版,我哪天就自己來翻譯好了。當然,如果有出版社想購買版權的話

   Join me, and together we will rule the galaxy as father and son!


圖片來源: Quirk Book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