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Star Wars:原力覺醒】:星戰史詩的完美回歸

     “Chewie, we’re home.”


  韓索羅(Han Solo)的這句台詞代表了所有星戰迷的心聲。隨著七部曲【Star Wars: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上映,千年鷹號(Millennium Falcon)一躍上銀幕,我們的確都回家了。這不是前傳的動畫世界,而是回歸經典三部曲的傳統實景。光靠這點,就讓老牌星戰迷滿足了!導演J.J.亞伯拉罕(J.J. Abrams)從拍攝初期,就堅持使用最傳統的拍攝方式,把星戰世界的一切全都打造成實體,而不用上盧卡斯拍攝前傳時廣泛使用的電腦動畫。經過兩千年初期的前傳三部曲,許多星戰迷早已有些心理交瘁,尤其是從小看經典三部曲長大的影迷,更是無法接受盧卡斯強烈的動畫與死板台詞攻勢。拍攝完前傳三部曲後,盧卡斯又時不時提起後續的七八九部曲故事,但總是說了又放下,搞得大家不知如何回應,一直到迪士尼接手星戰系列,才讓後續的新三部曲得到新生。

  想到【星際大戰】,你一定會先想到太空船,光劍,或是你叫不出名字的帝國暴風兵。【Star Wars:原力覺醒】當然少不了這些要素,不過真正讓死忠星戰迷興奮的,則是情感上的滿足。那是一種看到二三十年來伴隨自己長大的角色重新出現的感動;而且,你會發現,對銀河系中的人們來說,同樣也已過了三十年。無論是對路克,韓,或是莉亞來說,這三十年間他們也經歷了不同的事物。孩提時代觀看【星際大戰】的觀眾,現在都已成了爸媽,甚至步入中年;而這些我們深愛的星戰角色,也和我們一起成長。沒接觸過星戰的觀眾,可能無法理解,為何星戰迷會在看到白髮蒼蒼的韓索羅與丘巴卡踏上千年鷹號時,覺得眼角泛淚,嘴角還不自覺地上揚。用個類似一點的比喻,就像你看到【玩具總動員3】(Toy Story 3)中,玩具們差點要落入焚化爐時坦然接受死亡的橋段,以及結尾他們被主人安迪送給小女孩的片段時,會感到強烈的情感。這些角色是觀眾們從小記憶的一部分;當你看到他們也因為歲月過去,而和我們一樣遭受生命中難以抹滅的傷痛,但又透過自己的方式走出陰霾,在心靈上便會對電影展開更大的共鳴。這點,【Star Wars:原力覺醒】徹底辦到了。

  【Star Wars:原力覺醒】的故事發生在【絕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的三十年後。下落不明的路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成為銀河間各組織爭相找尋的目標。由共和國資助的抵抗勢力(Resistance)派出精銳飛行員波.戴瑪隆(Poe Dameron)前往賈庫星球(Jakku)取回能指向路克所在地的地圖。在帝國滅亡後崛起的新軍事組織第一軍團(First Order)也緊追在後。J.J.亞伯拉罕的設想,是讓經典三部曲中的英雄角色在三十年後成為人們口中的神話。究竟路克.天行者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經典三部曲的劇情不只觀眾明白,連新角色也為之憧憬;只是對他們來說,路克打敗帝國的故事是過往的傳奇。看看芮(Rey)與芬恩(Finn)提到路克與韓索羅時憧憬的語氣與神情;他們完全代表了從小看著星戰三部曲長大的觀眾心聲。亞伯拉罕刻意讓路克等人成為亞瑟王傳說般的存在;連原力和絕地武士,也都和經典三部曲中的帝國時代一樣,被貶為神話與迷信。前傳中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讓原力變成是科學能解釋的事物;這讓原力的神祕感少了許多,也遭到影迷的大力批評。芮和芬恩儘管都聽過原力,也知道路克,韓,和莉亞過去的事蹟,但也不認為這些人事物的確存在過。看到從小聽說的傳奇人物出現,無論是銀幕內外的角色與觀眾,當下眼神都放光了吧!

  採用實景與真實道具更是讓【Star Wars:原力覺醒】優於前傳三部曲的重點。前傳頗為人詬病的問題,就是使用程度已達氾濫的電腦動畫背景與角色。幾乎每一幕前傳中的戲都經過動畫後製,複製人大軍更是全部都由動畫製成;當年被【新希望】中充斥外星人的酒吧帶來的驚喜,在前傳中幾乎找不到。五花八門的動畫場景固然絢麗,但卻取代了最重要的真實感。亞伯拉罕回歸傳統,該有外星人的地方,就讓外星人真的站在那裏;該有一百名暴風兵聚集的場合,就有一百名暴風兵聽候號令。從1983年的【絕地大反攻】後,觀眾就沒看過實際穿著戲服的暴風兵軍團站在銀幕上了。就連拍攝光劍時,亞伯拉罕都使用坊間能買到的特效光劍,讓光劍發出的光芒能以更寫實的方式照亮周遭。如果你仔細看的話,無論是原版或是前傳,光劍的光輝都不會反映在周圍事物上。前傳中光輝四射的未來感消失了,星戰重新發出經典三部曲時期的塵埃鏽跡感。如果說,前傳中充滿絕地武士的舊共和時期是古代的神話,那經典三部曲的帝國時代就是上個世代的傳奇,而新的三部曲,則是承接帝國時代餘燼的嶄新世紀。角色們記得上一代發生的事,但那已不再重要;複製人戰爭和銀河內戰都已過去,即便那些戰事為當今的時代打下基礎,角色們要面對的,卻是全新的一切。

  然而星戰七部曲並非完美無瑕。亞伯拉罕拍攝的方式,可以說完全取材自經典三部曲,連故事走向亦然。觀眾很容易會發現,從開頭到結尾,都有經典三部曲的致敬與影射,甚至連故事中的角色,都對一些特定雷同情節吐槽。七部曲並非了無新意,但它的優勢來自新角色的魅力,以及對過往電影的敬意。跟當年的【新希望】與首部曲【威脅潛伏】一樣,作為三部曲的開頭,【Star Wars:原力覺醒】的故事範疇稍嫌狹窄。迪士尼和亞伯拉罕打出的是張安全牌──但結果是成功的。七部曲確實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只是看得出它還依著前人的腳步摸索方向。芮和芬恩都有足夠的個人魅力,新出場的機器人BB-8更是立刻成為經典。不過整部片最有深度的角色,莫過於亞當.崔佛(Adam Driver)飾演的凱羅忍(Kylo Ren)。凱羅忍和星戰故事中出現過的所有反派截然不同。當達斯.維德首度出場時,他已經是角色性格發展成熟的反派角色。凱羅忍則是對自我充滿質疑的人物;甚至可以用反派版本的路克.天行者來形容他。看完七部曲的星戰迷肯定會痛恨他,但他不須靠"那件事",就能讓觀眾對他留下強烈印象。他不是皇帝,也不是維德,也絕對不是角色平板的杜庫伯爵,或是只有武打戲分的達斯魔;他是自成一格的複雜角色,這也讓他的故事線在新三部曲中的後續發展令人感到期待。但我無法再深入討論這角色和其他劇情,因為他牽扯到太多重點情節。等到下一篇的劇情完整討論再來細說!

  看【Star Wars:原力覺醒】的過程中,我哭了。連我自己對此都感到驚訝,落淚的點不是在千年鷹號飛入超空間,或是路克的光劍首度出現;而是因為對這些從小看到大的角色感到的強烈情感,特別是那一段情節。恕我無法爆雷,但老牌星戰迷鐵定會明白我說的橋段。七部曲不只是為了星戰迷而拍,也是為了讓全新的觀眾踏入銀河系。也許你沒看過前傳三部曲,更沒有接觸過經典三部曲,但沒有關係──Star Wars:原力覺醒】不會讓你覺得生硬或突兀,你要做的只有買票,和芮與芬恩見識對他們來說也從未謀面的嶄新銀河世界!


The Force. Jedi. The dark side. It’s all real.



圖片來源:Lucasfil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