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9日 星期六

【Star Wars:原力覺醒】情節疑點分析

  【Star Wars: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成功開出票房紅盤,評價也相當優異。本片的其他優點已經在上一則文章中提過了,所以這次主要來談談片中的細節,還有許多一般觀眾不會注意到的星戰常識。很多影評都刻意避開劇情大綱,這是因為電影的主軸本身已經是個大雷;要徹底闡述七部曲的設定與內容,免不了提及故事中的人物互動,而這些互動嘛如果你還沒看【Star Wars:原力覺醒】,就先去看看上一篇影評吧,別再往下看了。以下的文章會提及許多重點情節,讓身為星戰迷的讀者,還有一般觀眾,了解電影中留下的諸多疑點,以及它與星戰廣大歷史與世界觀的連結。



1.     凱羅忍(Kylo Ren)的身世
  這點肯定是電影上映前,最為人討論的問題。帶著面具的黑袍反派凱羅忍究竟是墮入黑暗面的路克.天行者,還是某個全新角色?電影中並沒有對他的身分多加掩飾,而是在電影前三分之一,就讓第一軍團最高領袖史諾克(Snoke)說出他的出身:凱羅忍是韓索羅(Han Solo)與莉亞(Leia)的兒子。七部曲再次把經典三部曲中的父子情仇搬上檯面。但這次並不像五部曲【帝國大反擊】(The Empire Strikes Back)一樣,把他們的父子關係當作最後的爆點,而是將這關係改為貫穿整部片的精神中樞。凱羅忍原本是路克的徒弟,但卻被史諾克誘入歧途,加入黑暗面。電影中的韓索羅與莉亞一家,並沒有像我們在【絕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看到的那樣和樂融融。三十年過去,他們倆的感情已經不如以往,曾經組成的家庭也已徹底分裂。韓索羅和丘巴卡重新幹起走私客的生意,莉亞也把心力投入共和國的政治領域,失意的路克則隱居起來──一切的導火線,都來自班/凱羅忍的變節。凱羅忍的內心充滿衝突;他希冀黑暗,也得強迫自己擺脫光明的誘惑。

  原本是路克徒弟的班,在加入史諾克手下的忍武士(Knights of Ren)後,便殲滅了路克教導的其他新一代絕地武士,迫使路克躲藏起來。韓與莉亞也因為班的墮落,導致兩人分手。但我們看到的凱羅忍,並不像他的祖父達斯.維德一樣是反派性格完整的角色。即便他刻意讓行為舉止展現出黑暗面的邪惡影響,卻無法擺脫心中的矛盾。對凱羅忍來說,追隨祖父維德的腳步是最重要的事;他認為,維德在最重要的時刻受到了光明的誘惑,讓維德無法完成大業。身為維德的孫子,他得完成祖父沒有完成的志業,讓黑暗面襲捲銀河系。然而,他的內心同時也在阻撓自己。凱羅忍對維德頭盔懺悔的那場戲,讓他幾乎成為莎士比亞筆下的悲劇角色;他企圖行惡,卻無法不受到自身的良心譴責。對韓與莉亞來說,他也還是班,不是史諾克的手下。這種心理上的善惡矛盾,正是盧卡斯在詮釋前傳中的安納金時,所沒有表現出的特質。安納金轉換為達斯.維德的過程,也少了孫子凱羅忍的內心糾結。在這點上,凱羅忍的表現成功──不過,觀眾還是有足夠理由痛恨他。

  史諾克給凱羅忍的最終試驗,就是殺死他的父親。如同屠殺絕地武士的維德,凱羅忍也冷血地殺死了影史上最受歡迎的角色之一:韓索羅。韓的死肯定會讓星戰迷熱淚盈眶。他是跟著我們一同長大,一同變老的人物。對星戰迷來說,路克等人是如同家人般的存在。如果你看到韓索羅試圖將兒子拉回光明,卻被凱羅忍以光劍貫穿的畫面時,不會覺得鼻酸與心痛的話,那…你肯定不是星戰迷。這種濃烈的情感,是只有從小看著星戰長大的人,才能明白的。在凱羅忍與芮和芬恩的光劍決鬥中,他也因為被丘巴卡射傷而不斷流血。我們看不到所向無敵的邪惡反派;凱羅忍反而成為身心嚴重受損的角色,這點或多或少和他的祖父達斯.維德謀合。

2.     芮的身世
  電影中並沒有對此多加闡述,唯一的線索只有芮在看到路克的光劍時,所感受到的過往回憶。芮肯定不是韓與莉亞的孩子,但她為了某種原因而被迫留在賈庫(Jakku)。根據梅茲.卡納塔(Maz Kanata)的說法,是路克的光劍在呼喚芮。在最後與凱羅忍的決鬥中,在芬恩被砍成重傷後,路克的光劍掉入雪中,凱羅忍則企圖用原力拉起光劍;這段鏡頭完全在影射【帝國大反擊】中,被雪獸困住的路克想抽回光劍那場戲。然而光劍卻不聽凱羅忍的命令,反而飛入芮的手中。我們知道芮有強大的原力那她是路克的女兒嗎?但她回憶中的嗓音,似乎不屬於路克。芮的身世與能力,一定會是接下來八九部曲中的重點,但她是否和凱羅忍一樣屬於天行者家族的一份子,還有待觀察。

3.     銀河政局
  盧卡斯在前傳三部曲中為人詬病的問題,除了過度渲染的動畫外,還有對政治的大量描寫。星際大戰原本是個冒險故事,前傳中卻插入了大量的開會畫面,無論是共和參議院,或是絕地議會總之就是一連串的嚴肅議程。提及政治並沒有什麼不好;事實上,經典三部曲充滿對越戰與納粹的影射。但盧卡斯在前傳中講述政治的方式,則是用一連串的會議和稅務問題來轟炸觀眾,同時還宣稱星戰是為了年輕觀眾而拍。小孩子哪會想看稅務問題??七部曲除了以第一軍團影射納粹外,並沒有對帝國敗亡三十年後的銀河政局著墨太多。在迪士尼出版的一連串刊物與遊戲中,已經解釋過目前的政治局勢:擊敗帝國的反抗同盟組成了新共和,並將首都和參議院設立在薔德里拉行星(Chandrila),也就是反抗軍領袖蒙.莫斯瑪的母星。新共和在賈庫戰役後與帝國餘黨簽立和平條約,各自佔據銀河一部分。在七部曲中,新共和的首都已經遷移到霍斯尼亞主星(Hosnian Prime),也就是第一軍團利用弒星者基地在片中毀滅的星系。抵抗勢力則是共和國秘密資助的軍事組織,目的是為了阻止第一軍團的擴張。

4.     光劍的下落
  【Star Wars:原力覺醒】並沒有使用大量影響劇情的續集梗。然而當韓問起梅茲.卡納塔是如何找到路克失落的藍色光劍時,梅茲卻沒有正面回應。在之前流出的謠傳劇情中,梅茲被形容是路克的學生之一。梅茲相信原力的存在,但沒有顯示她是否能使用原力。她是比九百歲的尤達還要老的角色;設定中梅茲已經一千歲了。她見識過各種傾向黑暗面的組織,包括西斯,帝國,以及目前的第一軍團。但她到底怎麼弄來掉在雲之城的光劍?梅茲確定在八部曲中還會出現,屆時我們應該就看得到她與主線故事的關聯了。

5.     黑暗面的真相
  史諾克和他的忍武士在七部曲中並沒有真正現身。我們看到的史諾克只是立體投影,他本人並不在弒星者基地。在芮看到的過往回憶中,包括凱羅忍,總共出現七名忍武士。史諾克說忍武士們都是他的徒弟,那史諾克和西斯究竟有沒有關係?他在本片的角色性質和皇帝一樣,都是不到最後不現身的幕後黑手。至於他的目的,就要等到八九部曲才知道了。

  6.   太空船種類

  七部曲幾乎沒有出現任何太空艦隊,無論是抵抗勢力或第一軍團,都使用星際戰機來應戰。但就連戰機的種類,都只侷限於X戰機與鈦戰機,那其他機型呢?反抗軍的Y戰機和A戰機,還有帝國的鈦攔截機呢?帝國的大型步行機械這次也缺席,但下集肯定會出現全新的升級版本。

圖片來源:  Entertainment Weekly,  Empi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