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史帝夫賈伯斯】:天才總是惱人

  蘋果。無論你是不是它的愛好者,一定也聽過它的名聲。蘋果的強力行銷政策,塑造出它無可取代的品牌印象。身為公司創辦人之一的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更被宣傳成無可比擬的科技天才。和Facebook的聯合創辦人之一的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一樣的是,大眾都會將品牌與他們聯想在一起。也許你對蘋果產品毫無興趣,但一定能聯想到身穿黑上衣與牛仔褲的賈伯斯,在台上對新產品侃侃而談的畫面。賈伯斯對消費者的影響力,也讓她成為蘋果公司的代名詞。無論是賈伯斯或祖克伯,都不是獨自打造出公司今天地位的絕世天才;但大眾永遠都只記得他們的名字。之前由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拍攝的【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將祖克伯和朋友們打下Facebook基礎時經歷的種種心理轉變,以及扯不完的恩怨。芬奇拍出的祖克伯,是個不知如何與人相處的自負怪異天才。也許這和真實狀況相差很遠,但觀眾得記住:電影是電影,現實是現實。我們完全可以將電影中的賈伯斯與祖克伯當作虛構人物看待;畢竟,當你讀【西遊記】時,也不會把唐三藏的言行舉止,當作玄奘在歷史上真正的作為吧?


  丹尼.鮑伊(Danny Boyle)拍攝的【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和【社群網戰】則有很多異曲同工之妙:兩者都討論對當代資訊業帶來極大影響的人物,但電影重心並不在於他們的影響力,反而奠基於這些人物在登上眾人稱羨的高峰時,對身邊一切人事物的心態變化。由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演出過【X戰警】中的年輕版萬磁王,【性愛成癮的男人】,以及異形前傳【普羅米修斯】等片)飾演的賈伯斯,完全是個不討喜的人物。他剛愎自用,不易近人,除了自身的的想法與成就之外,對其他人都興趣缺缺。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人當然容易招惹怨恨;但在戲劇裡,越討人厭的主角,越容易激發出劇情的層次感,以及人物的複雜度。在拍攝角度上,鮑伊與法斯賓達都參考過各界人士對賈伯斯本人的評論,進而塑造出電影中的形象。劇中的賈伯斯,其實十分類似莎士比亞筆下的悲劇領袖人物。和哈姆雷特與馬克白一樣,賈伯斯也獨斷地為了自己的偏執,掃開周遭的人,只為了達到目的。但當群眾都為他獻出掌聲時,他的心卻已飄到離開他的人們身上。

  【史帝夫賈伯斯】是非常典型的三幕劇。焦點放在賈伯斯生涯中的三場產品發表會,但著重的不是產品,而是發表會幕後的各種狀況。鮑伊特意避開了科技產品的主題,將賈伯斯在後台的情緒反應作為劇情的中心。對每場發表會,賈伯斯都展現他追求完美的工作態度,以及對他人看似扯後腿的行為,表達了明確的不齒。這樣的角色安排,當然容易讓觀眾立刻對他產生厭惡。凱特.溫斯蕾(Kate Winslet)演出的喬安娜.霍夫曼(Joanna Hoffman)正好彌補了這項缺點。身為賈伯斯的密友,以及蘋果行銷執行長的她,在片中則彌補了賈伯斯對人情的蔑視。她代表的,是人性與良心。賈伯斯是典型的領導人物:他具備獨到眼光,能看出產業未來走向,也明確知道自己的目標。但他對人情世故,或是大眾觀點,以及最親近的人,卻總是冷感又不屑。喬安娜的腳色,除了幫賈伯斯收拾人情上的爛攤子,也成為賈伯斯在人際關係上的良心。如果賈伯斯是本片的福爾摩斯,那喬安娜肯定就是華生。賈伯斯的思考速度與方向無人能及,喬安娜自然也追不上;但少了喬安娜,賈伯斯勢必無法爬回生涯巔峰,也無法挽救他與女兒間的破碎情感。溫斯蕾對喬安娜的詮釋,絕對不會輸給法斯賓達的賈伯斯。賈伯斯的冷酷,配上喬安娜的溫情,讓法斯賓達和溫斯蕾兩人在今年雙雙被提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與女配角。

  丹尼.鮑伊一向喜歡嘗試不同的故事風格。【史帝夫賈伯斯】和之前的【127小時】一樣,都是取材自真人實事。乍看之下,會以為賈伯斯的故事,是典型的鯉躍龍門型劇情:主角透過努力,進而達成目標。鮑伊想拍的,並不是勵志故事,而是隱藏在蘋果光環下的賈伯斯。一般人認為他是實業家,他卻認定自己是藝術家;工程師是他的樂團,電腦則是他譜出的樂曲。當一般人都只將電腦當作促進科技進步的工具時,他卻將電腦轉化成展現他個人想法的獨特作品。賈伯斯要的是特立獨行,而不是迎合大眾;而大眾的定義,不只是消費者,也包含了他周遭所有的親友與合作夥伴。其中一個貫穿整部片的主題,就是賈伯斯對女兒的態度。儘管他一直不願承認與女兒的血緣關係,卻無法斬斷對她的情感。在他與同事決裂後,卻依然與對方保持某種程度上的互動。儘管他待人冷漠無情,但很明顯的是,孤芳自賞的他,也極度需要他人的認可。這樣的安排,多少讓賈伯斯這角色獲得了觀眾的同情。不過,大家應該還是會認為他是個渾蛋。但麥可.法斯賓達與凱特.溫斯蕾出色的演技,以及鮑伊不失水準的拍攝方式,絕對能讓【史帝夫賈伯斯】成為今年奧斯卡中的黑馬之一。



圖片來源:Wikipedi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