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馬克白】:女巫呢喃中的命定抉擇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Honor. Love. Friends. But in there’s death. Curses.”
  「生命不過是道陰影。榮譽。愛情。朋友。其中不乏死亡,以及詛咒。」

  如果要論數史上被翻拍最多版本的故事,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創作的劇本肯定名列前茅。也許你沒有看過莎士比亞的作品,但一定看過各種受到他影響的故事。別一聽到莎士比亞,就覺得是大部頭的艱澀作品而退縮了!拍攝【雷神索爾】(Thor)的導演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就有濃厚的莎劇背景,演出也執導過不同的莎翁故事。因此在【雷神索爾】中,就能看到強烈的莎士比亞敘事方式影響;儘管故事背景龐大,卻依然以家庭中不同成員間的愛恨情仇來做為故事主軸。2015年上映的【馬克白】(Macbeth),就是這幾年繼【王者逆襲】(Coriolanus)與【無事生非】(Much Ado About Nothing)後,最新版的電影版莎劇。這次的馬克白由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演出,馬克白夫人則由瑪莉詠.柯蒂亞飾演(Marion Cotillard)飾演。【馬克白】一直都是在人物刻劃和動作場面上均有細膩描寫的莎劇,光是讓法斯賓達和柯蒂亞兩名戲精扮演本劇的核心人物,可看性就不輸過去四百年的不同版本了。本片在2015年的坎城影展競逐過金棕櫚獎;導演賈斯汀.庫澤爾(Justin Kurzel)在拍攝完本片後,也繼續與法斯賓達合作,拍攝由暢銷電玩大作改編的歷史奇幻電影【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彩蛋與疑點分析

  看完【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後,大部分觀眾都能體會到,這不是一部在劇情流暢度與鋪梗上十分流暢的電影;儘管導演史奈德十分有野心想打造出完整的DC電影世界觀,卻在連結不同支線上出了差錯,更大的問題則來自插入時機唐突的【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影射片段。除了漫畫讀者外,大眾對這些戲碼肯定是一頭霧水。這當然得怪罪結構不夠嚴謹的劇本,以及急於推出續集的華納了。電影中的許多疑點,都得等到明年的【正義聯盟】與【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才能得到解答。以下就舉出幾個電影中的疑點與彩蛋,讓讀者在觀看蝙蝠俠與超人的首次大銀幕碰面時,不會被搞得暈頭轉向,以為這只是一部關於AB的電影。當然,特定的電影情節會被提及;如果還沒看電影,就先閱讀前一篇影評吧。

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告訴我,你會流血嗎?

“Next time they shine your light in the sky, don’t go to it. The Bat is dead. Bury it. Consider this mercy.”
“Tell me, do you bleed? You will.”
「下次他們在天空中打出你的訊號時,不要回應。蝙蝠已死。把一切埋藏起來。這次只是饒你一命。」
「告訴我,你會流血嗎?你肯定會的。」

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動物方城市】:毛茸茸外皮下的歧視眼光

     “Everyone comes to Zootopia, thinking they could be anything they want. But you can’t. You can only be what you are.”
  「每個人來到動物方城市時,都以為能變成任何他們想要的模樣。但那是行不通的。你只能表現出自己的本質。」
 
         有誰想過毛茸茸的兔子和狡猾的狐狸,居然可以拿來當以歧視與偏見為主題的動畫電影主角?這種事可能只有伊索寓言辦到過,不過迪士尼的新作【動物方城市】(Zootopia)倒是把可愛角色與嚴肅主題做了相當完美的結合,煮出一道跌破我眼鏡的好菜。我得承認,當初看到預告和宣傳時,對【動物方城市】一點都提不起興趣。幸運的是,本片完全證明我錯了。說它是兒童取向的毛茸茸動物卡通一點都沒錯,但它的內涵並不只如此。迪士尼自家的動畫部門這十年來努力想辦法做出不輸當年2D經典動畫的作品,但鋒頭幾乎都被皮克斯(Pixar)搶去。每年只要皮克斯推出新片,就幾乎都會拿下奧斯卡最佳動畫獎,而且不只票房高,評價也相對飛上了天。電影的別家片商也都相繼推出叫好又叫座的動畫系列;無論是夢工廠的【馴龍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和【功夫熊貓】(Kung Fu Panda),或是環球的【神偷奶爸】(Despicable Me),都打下了不錯的成績,也延伸出自己的系列。但迪士尼早就是動畫大廠,儘管不靠皮克斯,這五年來也交出了漂亮的動畫片成績單:從【魔髮奇緣】(Tangled),到改編自漫威漫畫的【大英雄天團】(Big Hero 6),一直到衝破不少票房紀錄,也讓各大商場和咖啡廳持續連播主題曲的【冰雪奇緣】(Frozen)。除了【大英雄天團】之外,其餘都是原創故事;【動物方城市】也不例外。

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超人:鋼鐵英雄】:救世主的人性矛盾

“You will give the people of Earth an ideal to strive towards. They will race behind you, they will stumble, they will fall. But in time, they will join you in the sun, Kal. In time, you will help them accomplish wonders.”
「你會帶給地球上的人們一個努力的目標。他們會跟在你身後,他們會失足,也會殞落。但凱爾,他們遲早將和你一同沐浴在陽光之下。假以時日,你將會幫助他們完成大業。」

2016年3月21日 星期一

【書評】【黑暗騎士回歸】The Dark Knight Returns:退休蝙蝠俠與超人的經典對決

  “In all the years to come, in your most private moments, I want you to remember my hand at your throat. I want you to remember…the one man who beat you.”
  「在未來的日子裡,以及你最私密的時刻中,我要你記得我掐住你咽喉的手。我要你記住…唯一擊敗你的人。」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上映在即,以全球知名度來說,這兩大DC角色終於在螢幕上共同登場,噱頭自然不會輸給漫威的電影世界觀。無論比較出版年齡與知名度,蝙蝠俠與超人都能與漫威的任何一名角色相庭抗禮。在真人電影上映前,漫畫中的鋼鐵人(Iron Man)和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完全無法在國際聲勢上,和蝙蝠俠與超人相比擬。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黑暗騎士三部曲更是將蝙蝠俠,甚至是整個超級英雄類型電影的深度,都拉高到前所未見的境界。然而,不管是提姆.波頓(Tim Burton)的黑色歌德風蝙蝠俠,或是諾蘭版本的寫實私刑者,都是取材於已有77年歷史的蝙蝠俠漫畫。這次就來介紹一本在美漫出版史上影響力相當大的蝙蝠俠經典之作,由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在1986年編寫繪製的【黑暗騎士回歸】(The Dark Knight Returns)。

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書評】【哈利.奧古斯特的十五條生命】The First Fifteen Lives of Harry August:無限重生的20世紀時空旅人

     “The world is ending. The message has come down from child to adult, child to adult, passed back down the generations from a thousand years forward in time. The world is ending and we cannot prevent it. So now it’s up to you.”
  「世界正在毀滅。這條信息由孩童傳給成人,從一千年後的世代被傳遞回來。世界正步向滅亡,而我們卻無法阻止。現在,該輪到你出手了。」

  要用一句話來解釋【哈利.奧古斯特的十五條生命】(暫譯,The First Fifteen Lives of Harry August)並非易事。它是一個關於時空旅行的故事,但別想像某種奇特的大型時光機器──儘管【哈利.奧古斯特的十五條生命】是本科幻小說,裡面卻沒有光怪陸離的華麗科幻場景;反之,它卻是個橫跨二十世紀的時代劇。儘管說的是時空旅行以及平行世界,本書的主軸卻緊緊環繞在主角周遭的人際互動。它是一個無限輪迴的故事,卻在數百年的回首中,激發出人物間的恩仇與回憶。簡單來說,【哈利.奧古斯特的十五條生命】在講述一個無法改變過去,也無力改變未來的時光旅行者的故事。

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瘋狂麥斯:憤怒道】:浴火重生的後末日經典

  “What a lovely day.”
  末日。每個人都不願意見到它,卻也打從心裡期盼終曲到來。不知怎麼的,萬物毀滅的淒涼意象,在現實生活中給人們帶來恐懼,卻也營造出異樣的詩意與美感。打從1979開始,喬治.米勒(George Miller)的【瘋狂麥斯】(Mad Max)系列就一直是後末世(Post-Apocalyse)題材電影的典範與翹楚。蔓延到天際的荒原、破碎的文明、為了求生不計一切手段的生還者、佔地為王的土霸、孤槍上路的寡言英雄【瘋狂麥斯】不只捧紅了初出茅廬的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片中的頹廢風格更是大大影響了後世其他電影。日後其它後末世類型的作品,或多或少都有對【瘋狂麥斯】的致敬。儘管第一部電影【迷霧追魂手】(Mad Max)的評價一開始並不成功,卻打下了不錯的票房成績,也演變成邪教電影(cult film),更讓導演米勒成為澳洲最成功的導演之一。第二集【衝鋒飛車隊】(The Road Warrior)則將整個系列推向巔峰。但在第三部【衝鋒飛車隊續集】(Mad Max: Beyond Thunderdome)後,米勒卻離開了【瘋狂麥斯】的世界三十年,一直到2015年,麥斯.洛克坦斯基(Max Rockatansky)的末世旅程才重新回到大銀幕上。

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人造意識】:奧斯卡最佳特效獎光環下的人性詭辯

  科幻片最歷久不衰的其中一個主題,就是人造生物。透過自己的力量打造完美的生物,賦予它人類的外型,再要它順著創造者的意圖行動──在許多文化的創世神話中,人類都是如此被神明製造出來的。接著,人類又想扮演神的角色,製作與自身相似的形體,以及靈魂;機器人的概念應運而生。機器人與人類創造主間的關係,無論是互益或敵對,都能為故事中強烈的戲劇效果,以及不同的哲學反思。無論是【魔鬼終結者】(Terminator)的天網(Skynet),或是【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中的哈爾(HAL9000),或是【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中的大衛(David),都屬於對創造者本身產生不信任,並採取不同手段應對人類的人工智能角色。這些機器人和電腦角色儘管對人類的生理狀態有透徹的理解,對心理的認知,卻不比人類好到哪去。2015年的【人造意識】(Ex Machina),則把人類對自我的理解,透過擬真機器人的實驗搬上檯面。以獨立電影來說,它的成就相當可圈可點;不只在各大影展廣受好評,這次奧斯卡還打敗了狂掃所有技術獎項的【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拿下最佳視覺特效獎。比起其他競爭者來說,【人造意識】的特效並不怎麼閃亮,走的是細膩的設計方向。然而故事中最吸引的片段,則是對機器是否理解人性這點提出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