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瘋狂麥斯:憤怒道】:浴火重生的後末日經典

  “What a lovely day.”
  末日。每個人都不願意見到它,卻也打從心裡期盼終曲到來。不知怎麼的,萬物毀滅的淒涼意象,在現實生活中給人們帶來恐懼,卻也營造出異樣的詩意與美感。打從1979開始,喬治.米勒(George Miller)的【瘋狂麥斯】(Mad Max)系列就一直是後末世(Post-Apocalyse)題材電影的典範與翹楚。蔓延到天際的荒原、破碎的文明、為了求生不計一切手段的生還者、佔地為王的土霸、孤槍上路的寡言英雄【瘋狂麥斯】不只捧紅了初出茅廬的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片中的頹廢風格更是大大影響了後世其他電影。日後其它後末世類型的作品,或多或少都有對【瘋狂麥斯】的致敬。儘管第一部電影【迷霧追魂手】(Mad Max)的評價一開始並不成功,卻打下了不錯的票房成績,也演變成邪教電影(cult film),更讓導演米勒成為澳洲最成功的導演之一。第二集【衝鋒飛車隊】(The Road Warrior)則將整個系列推向巔峰。但在第三部【衝鋒飛車隊續集】(Mad Max: Beyond Thunderdome)後,米勒卻離開了【瘋狂麥斯】的世界三十年,一直到2015年,麥斯.洛克坦斯基(Max Rockatansky)的末世旅程才重新回到大銀幕上。



  許多電影系列的第四部經常都是狗尾續貂,但【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卻是讓整個系列浴火重生的經典之作。嚴格來說,【衝鋒飛車隊續集】並不是成功的續集;華納當時要求米勒將電影風格改得適合闔家觀賞(這其實是許多片商搞砸系列電影的問題之一,包括喬舒馬赫拍攝的蝙蝠俠續集),讓該片少了許多前兩部片的嚴苛人性元素,還加入麥斯照顧一大堆彷彿住在彼得潘故事中的夢幻島的末世小鬼頭橋段。儘管在這三十年間,米勒不斷籌資和改寫劇本,製作問題卻依然接踵而來。除了經費問題,主角梅爾.吉勃遜的名氣與醜聞也讓他與【瘋狂麥斯】越行越遠。米勒甚至考慮讓女演員擔任新版主角──這概念後來一樣被沿用到【瘋狂麥斯:憤怒道】──不過最後還是由湯姆.哈迪(Tom Hardy)飾演新版麥斯,並且由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演出在劇情重要性上甚至勝過麥斯的指揮官福瑞奧莎(Imperator Furiosa)。在選角當時,哈迪雖然已經出演過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全面啟動】(Inception),但還沒有攀上一線主角演員的地位。要接班梅爾.吉勃遜的經典角色,肯定對哈迪有不小的壓力。畢竟從八零年代到現在,瘋狂麥斯之於吉勃遜,就像印第安納.瓊斯(Indiana Jones)之於哈里遜.福特(Harrison Ford),是無法取代的演員與角色組合。幸好最後【瘋狂麥斯:憤怒道】不只票房亮眼,評價也十分突出,說它是2015年的最佳影片之一,可是一點都不為過。

  【瘋狂麥斯:憤怒道】的劇情十分簡單;不需要看過前作,也能輕易理解並接受它的劇情與設定。劇情敘述在全球核戰後,世界變得一片荒蕪。獨自漂泊的麥斯被高壓統治荒原的軍閥不死老喬(Immortan Joe)手下的戰爭男孩(War Boys)們抓住,被強迫捐血給其中一名生病的士兵納克斯(Nux)。另一方面,不死老喬手下的指揮官福瑞奧莎,則秘密帶走獨裁軍閥後宮中的女人們,逃往遠處的綠洲。為了抓回用於生育後代的妃子們,不死老喬集結了大批車隊,追殺福瑞奧莎領軍的大型裝甲改造卡車。被迫加入追殺團隊的麥斯,則因緣際會地被捲入福瑞奧莎的叛亂行動,動機不同的兩人帶領一群弱女子,往傳說中的綠洲前進,身後則有瘋狂的追兵直趕而來

  原本米勒就模糊定義本片為重拍與續集版本的混合體,當年的三部電影都在澳洲拍攝,這次的主要場景則移到奈米比亞。浩大的荒漠場景一向是【瘋狂麥斯】的重要元素;除了呈現荒蕪感,也同樣反映出生存者的不同心態。在舊世界滅亡後,自己還剩下什麼?麥斯在電影開頭的台詞,「隨著世界毀滅,每個人都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崩潰。很難判斷誰比較瘋狂是我或是其他人。」(As the world fell, each of us in our own way is broken. It was hard to know who was more crazy…me…or everyone else),闡述了整部片的精神。【瘋狂麥斯:憤怒道】中的所有角色都為了生存,而必須做出出乎常理的行為;當然,在末日後的世界,常理這詞可能反而不正常。米勒不靠台詞取勝;他徹底利用畫面來講故事。片中的人物造型成為敘述角色過往與性格的重要元素;無論是將自己塑造出神明形象的暴君不死老喬,將自己塗得全身慘白的突變男孩們,以及孤注一擲的福瑞奧莎,甚至是他們駕駛的各類車種,光靠外型,就能夠訴說自己的故事。觀眾如果將【瘋狂麥斯:憤怒道】當作默片來看,只有配樂而無對白,反而更能精準呈現米勒心中的未來崩壞世界。

  誇張的動作場景,以及Junkie XL的搖滾配樂,除了帶給麥斯的世界強烈的視覺與聽覺震撼,也成為劇情上的強烈輔助。所有人物儘管瘋狂又偏執,卻都死命地一頭栽進自己的目標:無論是自由,繁衍,存活,或是信仰。從麥斯到不死老喬,每個角色在視覺上與心理上,都看得出受過無法抹滅的強烈傷害。米勒鏡頭下的未來世界容不下鬆懈與軟弱,只有最能咬緊牙根的傷者,才能勝出。片尾的麥斯,也如同之前的版本一樣,默默消失在他幫助過的人群視線中。但莎莉.賽隆飾演的福瑞奧莎在這部片還是搶盡了主角麥斯的鋒頭,成為這幾年影史中最吸睛的女性英雄角色。如果要找尋本片中牙根咬得最緊的負傷者,就非福瑞奧莎莫屬了。儘管看似不需要大腦的動作片,【瘋狂麥斯:憤怒道】卻是2015最細膩,也最精采的電影之一。



圖片來源:Wikipedi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