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動物方城市】:毛茸茸外皮下的歧視眼光

     “Everyone comes to Zootopia, thinking they could be anything they want. But you can’t. You can only be what you are.”
  「每個人來到動物方城市時,都以為能變成任何他們想要的模樣。但那是行不通的。你只能表現出自己的本質。」
 
         有誰想過毛茸茸的兔子和狡猾的狐狸,居然可以拿來當以歧視與偏見為主題的動畫電影主角?這種事可能只有伊索寓言辦到過,不過迪士尼的新作【動物方城市】(Zootopia)倒是把可愛角色與嚴肅主題做了相當完美的結合,煮出一道跌破我眼鏡的好菜。我得承認,當初看到預告和宣傳時,對【動物方城市】一點都提不起興趣。幸運的是,本片完全證明我錯了。說它是兒童取向的毛茸茸動物卡通一點都沒錯,但它的內涵並不只如此。迪士尼自家的動畫部門這十年來努力想辦法做出不輸當年2D經典動畫的作品,但鋒頭幾乎都被皮克斯(Pixar)搶去。每年只要皮克斯推出新片,就幾乎都會拿下奧斯卡最佳動畫獎,而且不只票房高,評價也相對飛上了天。電影的別家片商也都相繼推出叫好又叫座的動畫系列;無論是夢工廠的【馴龍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和【功夫熊貓】(Kung Fu Panda),或是環球的【神偷奶爸】(Despicable Me),都打下了不錯的成績,也延伸出自己的系列。但迪士尼早就是動畫大廠,儘管不靠皮克斯,這五年來也交出了漂亮的動畫片成績單:從【魔髮奇緣】(Tangled),到改編自漫威漫畫的【大英雄天團】(Big Hero 6),一直到衝破不少票房紀錄,也讓各大商場和咖啡廳持續連播主題曲的【冰雪奇緣】(Frozen)。除了【大英雄天團】之外,其餘都是原創故事;【動物方城市】也不例外。


  片名的Zootopiazoology(動物學)與utopia(烏托邦)結合在一起,成為故事的中心設定:一個能讓各種動物共存的完美世界。故事講述掠食動物和草食動物兩者在多年前達成互不相害的和平協議,並打造了動物方城市,讓各種動物都能有發揮自己長才的安身之所。茱蒂(Judy Hopps)是來自鄉間的兔子,家裡務農維生;但茱蒂從小就想當維護治安的警察,完全和一般人對兔子的乖巧印象不同。長大後,努力當上警察的茱蒂被派至動物方城市,卻不被上級重用。此時,城市裡出現動物失蹤案,茱蒂和因緣際會碰上的騙徒狐狸尼克(Nick Wilde)開始著手調查。但無論在社會或調查上,茱蒂都遇到極大的偏見與壓力,就只因為她是隻弱小的兔子。

  光看視覺設計,會覺得【動物方城市】只是一部畫風可愛的輕鬆動畫。但一開頭的小動物學校表演中,光是提到身分認同與職業選擇,以及強調平等的種族大融合都市,就已經暗示故事中的隱喻意涵;只要是劇情中一開始乍看完美的事物,都必然是會被編劇與導演顛覆的主要元素之一。茱蒂從小到大被灌輸的價值觀,都教導她保守地停留在原處,不要做出超越自己本分的事。但本分的定義是由誰訂的?故事中分成掠食者與獵物兩群(基本上就是肉食與草食動物),儘管兩者都已進化成高級物種,也簽訂了協議,在意識上對彼此卻依然有顯著的偏見。小題外話:茱蒂在警局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其實和【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中的主角克蕾瑞絲.史達琳(Clarice Starling)相當雷同;同樣是抱持野心進入全男性環境的女性角色,也同樣遭受到不平等的性別歧視與對待。另外還有羔羊的隱喻在此就不爆雷了。但這點可能是我多心,因為本片出人意料地放了對許多不相關電影的影射,不過和【沉默的羔羊】實際上應該是沒有關聯的。回到正題,被歧視的對象不只茱蒂,幾乎整部片中的所有角色,都活在其他物種的異樣眼光之中,只是程度不盡相同。狐狸代表狡猾,兔子代表愚蠢,肉食動物代表危險,草食動物則溫馴無野性天性,外表,與個人本質被畫上了等號。無論自身如何企圖改變,卻難以影響大眾的刻板印象。毛茸茸的可愛動物,卻在對話中,對彼此投射出霸凌般的鄙視眼神。

  除了迎合兒童的可愛造型,與情節深深緊扣的偏見與歧視主題,【動物方城市】更讓人驚喜的則是片中對不同電影的致敬與揶揄。當伊卓瑞斯.艾巴(Idris Elba,曾演出【環太平洋】(Pacific Rim)與【雷神索爾】系列(Thor))用招牌的磁性嗓音演出警察局長波哥(Bogo)時,其中一段台詞就是嘲諷漂亮兒歌對真實人生毫無用處,也直接拿【Let it Go】來開玩笑。片中的盜版光碟小販兜售的影片,也都是迪士尼這幾年的作品──從【無敵破壞王】到【大英雄天團】都有──只不過改成了動物版本。另外兩段非常明顯,但台灣觀眾可能感到陌生的大笑點,則是言行舉止完全來自【教父】(Godfather)的黑道大先生(Mr. Big),以及穿戴隔離衣與防毒面具製造藍色禁藥的綿羊,手下還有兩名叫做華特(Walter)與傑西(Jesse)的打手──想當然爾,這情節完全在影射知名影集【絕命毒師】(Breaking Bad,日後再來專文介紹這部經典之作)。這些對大眾文化作品的致敬,反而讓【動物方城市】多了許多大人間才懂的笑話;當然不是低級的玩笑。

  整體而言,【動物方城市】肯定是2016上半年的動畫片黑馬之一。無論在動畫技術方面,或是故事深度層面,以及娛樂效果,都有相當優越的表現。想必過幾年後,【動物方城市】就會系列化;迪士尼又有一塊金礦可以開挖了。撇開商業化而言,這其實不失為一件好事。能把深度議題貫穿在娛樂中,才是電影最佳的用途吧?


圖片來源:Wikipedi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