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告訴我,你會流血嗎?

“Next time they shine your light in the sky, don’t go to it. The Bat is dead. Bury it. Consider this mercy.”
“Tell me, do you bleed? You will.”
「下次他們在天空中打出你的訊號時,不要回應。蝙蝠已死。把一切埋藏起來。這次只是饒你一命。」
「告訴我,你會流血嗎?你肯定會的。」



蝙蝠俠。超人。這是兩個不需要介紹的角色。在全球,他們都是指標性的虛構人物。幾乎每個人都認得出超人胸前的S標誌,也能認出蝙蝠俠的輪廓。雙方都是美國文化與超級英雄類型的基石,即便已存在七十多年,影響力依然不減。儘管彼此的改編作品(電影,影集,動畫等等)枚不勝舉,作品改編權也一直留在華納手上,雙方卻沒有在動畫或遊戲以外的真人作品內碰面。在DC的漫畫設定中,兩人一直都有相當緊密的搭檔關係,也有許多經典故事是關於他們的合作或衝突,看到他們雙方合作的樂趣卻一直是漫畫讀者的專利。這情形一直到2012年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上映後,才有所改觀。大眾市場開始能接受將這些截然不同的特異角色放在同一個背景中的故事,這才打開了更多讓DC兩大紅人在大銀幕碰面的機會。但讓蝙蝠俠電影系列翻身一躍成為當代經典的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卻用極度寫實的方式來敘述高譚市黑暗騎士的故事。這樣一來,反而限制了DC其他人物的出場機會,包括蝙蝠俠反派中擁有超能力或科幻背景的角色(諸如毒藤女(Poison Ivy)或泥面人(Clayface))。在2013年的【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問世後,華納便正式開始著手在打造全新的DC電影世界觀。原本,在構思【超人:鋼鐵英雄】續集的故事時,製作群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蝙蝠俠是續集的反派呢?這主意一出,就回不了頭了。於是,在【黑暗騎士:黎明升起】(The Dark Knight Rises)上映的四年後,由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飾演的新版蝙蝠俠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登場了。

  導演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在DC電影世界觀中要求的,就是每部片的連續性以及後果。每部電影的情節都會影響到整個設定,也連帶影響到其他DC人物未來的系列電影。當然,這種敘事手法在漫威的系列電影中早就被用上,但受到諾蘭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史奈德與華納更打算著重在情節的後續效應。【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的一大主軸,就是【超人:鋼鐵英雄】中大都會戰役後,超人與索德戰鬥時引發的無數死傷,以及大規模破壞。延續前作的劇情,全球社會對神明般的超人又敬又畏。神話中的全能人物成為現實,不只引起社會的道德與哲學爭辯,也讓目睹超人破壞力的人們心生畏懼。儘管片名叫【蝙蝠俠對超人】,但片中兩人的交手畫面其實並不多,反而比較多著墨於兩人各自的故事線。


  從公布以來,班艾佛列克版本的蝙蝠俠就一直爭議不斷;從首張看似癡肥又鬱悶的蝙蝠裝,到三不五時就被拿來比較的劣作【夜魔俠】(Daredevil,幸好漫威現在已回收版權,讓夜魔俠在Netflix上光榮重生),艾佛列克面對的無端輿論壓力完全不輸給十年前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剛被選為新任詹姆斯.龐德(James Bond)時的慘況。幸好,最後的成品完全瓦解了所有人的擔憂;艾佛列克的版本是到目前為止,最為忠於漫畫原作的真人電影版蝙蝠俠。從蝙蝠裝到行事作風,對世態的不信任,以及對罪犯的暴力毆打,幾乎就是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的【黑暗騎士回歸】(The Dark Knight Returns)版本蝙蝠俠跳上銀幕了。由於整部片得到【黑暗騎士回歸】的強烈影響,許多片段與畫面都是對該作直接的致敬。多虧有史奈德對拍攝動作場面十分有經驗,蝙蝠俠頭一次在銀幕上展現和漫畫與阿卡漢(Arkham)系列遊戲裡一模一樣的打鬥身手;儘管黑暗騎士系列有無可抹滅的經典地位,但諾蘭終究不是一個會拍打鬥戲的導演。艾佛列克的蝙蝠俠打鬥起來的猛勁,徹底超越之前的任何真人版本;盡顯疲態的眼神,也是受到米勒作品的影響。這名蝙蝠俠是個疲於作戰,卻又堅持揹起槍炮的老兵。


  可惜的是,無論在大眾關注度,或是片商支持度上,超人都輸了蝙蝠俠一大截。比較起蝙蝠俠陰沉的故事線,超人的故事則著重於他為善卻被誤解的心理。即便他毫無惡意,害怕他的大眾要不把他當成偶像,要不將他當成人類的敵人。片頭的大都會戰役從蝙蝠俠與一般民眾的角度而言,是場猶如外星恐怖攻擊的災難。當時的超人沒有歷練,而現在的他卻無法不承受他人的論斷。他救了一個人,卻要為其餘被波及死亡的十個人負責。片中的新聞評論員也問道,我們究竟需不需要超人?同樣的議題,在史奈德的【守護者】(Watchmen)中也曾出現;我們需不需要神?祂該是無形的存在,還是隨時會出現在我們周遭的具體人物?我們有權干涉神明的決定,抑或神明該接受社會規範?兩部片中抗議群眾也異曲同工地焚燒了超人的布偶,英雄的形象蕩然無存。他是英雄?還是擁有無上權力的外來者?

  作為漫畫迷,【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自然是不能錯過的電影;但作為評論者,卻無法忽視本片中的缺點。華納很明顯想趕上漫威早已超前八年的電影世界觀進度,也急著把人氣角色蝙蝠俠再次拉出來挽救票房,卻忽略了不該這麼快就要觀眾接受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的存在。如果華納按照原定計畫,將【蝙蝠俠對超人】拍攝為有蝙蝠俠登場的超人續集,本片劇情就會流暢的多,蝙蝠俠的戲份可能也不會凌駕於超人之上太多。然而,儘管我自己在看到片中對正義聯盟直接的暗示時感到興奮(詳細片段就先不提及,但閃電俠(Flash),水行俠(Aquaman),以及生化人(Cyborg)都有直接露面的客串橋段),卻無法忽視這些橋段其實無助於整部片的敘事流暢度。對大眾來說,這些看似酷炫的橋段反而會給他們很多疑惑。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的現身,以及片尾DC三巨頭的聚首,對我們漫畫迷來說,當然是拍手叫好的片段。但整體而言,在本片加入神力女超人,對劇情卻沒有顯著的幫助;頂多又是一個對正義聯盟的連結。片中不同支線的合併點,也有前作【超人:鋼鐵英雄】中,故事連接度不好的同樣弱點;彷彿一條支線還沒解決,就立刻連接到另一個橋段,導致整部片似乎塞了不同的故事。儘管整體敘事還算流暢,但很多能用單人電影細講的深入情節,就少了被敘述的機會。

  電影上映前,歐美影評就給了這部片相當多的負面評價。其中不外乎是抱怨劇情過度陰沉──這實在是相當虛偽的評論。如果電影陰鬱嚴肅是缺點,那【怒火邊界】(Sicario)或【私法正義】(Prisoners)不就是大爛片了?這也讓本片的評價在影評與觀影者間變得相當兩極。以嚴肅角度來探討蝙蝠俠或超人這類人物存在的本質並沒有錯,難道到現在還得拿緊身衣這種老梗開玩笑?【蝙蝠俠對超人】的真正錯誤,是在於它太急著作出對正義聯盟的宣告,以及沒有確切連結不同的支線,導致整體敘事上出了些不該出的毛病。華納這步棋,下的太急了。整部【蝙蝠俠對超人】,感覺像是【黑暗騎士回歸】加上【新52】(New 52),再加上一本十分著名的超人故事礙於爆雷,就先不說它的書名了,之後的全片重點分析再提。史奈德是拍攝漫畫電影的首選導演;他的電影畫面都像是活過來的漫畫場景,也相當細膩地捕捉所有原著中的各種細節。光是蝙蝠洞的各種細節,以及直接出自【黑暗騎士回歸】的場景與台詞,就能看出史奈德的用心。【蝙蝠俠對超人】不是一部完美的電影,也無法趕上【黑暗騎士】的經典程度,但仍不失為一部佳作。它的瑕疵明顯,但仔細想想它想表達的英雄崇拜問題,或許能給觀眾更多思考機會。蝙蝠俠的暴力手段,是否意味他也是罪犯之一(電影中的布魯斯.韋恩也確實提過這點)?超人的能力,是否代表他得義無反顧地保護地球居民?如果華納在拍攝【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時能改善這些缺點,DC的電影世界觀就會更趨完善了。



圖片來源:蝙蝠俠對超人官方Faceboo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