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彩蛋與疑點分析

  看完【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後,大部分觀眾都能體會到,這不是一部在劇情流暢度與鋪梗上十分流暢的電影;儘管導演史奈德十分有野心想打造出完整的DC電影世界觀,卻在連結不同支線上出了差錯,更大的問題則來自插入時機唐突的【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影射片段。除了漫畫讀者外,大眾對這些戲碼肯定是一頭霧水。這當然得怪罪結構不夠嚴謹的劇本,以及急於推出續集的華納了。電影中的許多疑點,都得等到明年的【正義聯盟】與【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才能得到解答。以下就舉出幾個電影中的疑點與彩蛋,讓讀者在觀看蝙蝠俠與超人的首次大銀幕碰面時,不會被搞得暈頭轉向,以為這只是一部關於AB的電影。當然,特定的電影情節會被提及;如果還沒看電影,就先閱讀前一篇影評吧。



1.     騎士惡夢(Knightmare

          布魯斯.韋恩(Bruce Wayne)在片中經歷了不少次的惡夢橋段;從電影一開頭他的父母被殺,到後來宛如【瘋狂麥斯】的末日情境,都在暗示蝙蝠俠的未來與昔日。年幼的布魯斯和爸媽走出戲院時,觀看的電影是原版的【蒙面俠蘇洛】(The Mark of Zorro)。蘇洛原本就是蝙蝠俠的創作靈感來源之一,也都是漫畫中他父母死前看的最後一部片;而電影開場戲的整個畫面佈局,靈感也完全來自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的【黑暗騎士回歸】(The Dark Knight Returns)。瑪莎.韋恩(Martha Wayne)被殺死時散落一地的珍珠,更一直是蝙蝠俠起源中相當重要的畫面;碎裂的珍珠項鍊,也代表了他破碎的童年以及天真。

        但整部片最讓觀眾困惑的情節,莫過於被其他周邊商品稱為「騎士惡夢」的片段。在這段戲中,蝙蝠俠出現在一片荒蕪的沙漠,文明社會幾乎已完全崩毀,除了噴發的火山,地面上還有龐大的歐米茄標誌。超人儼然成為末世社會的獨裁統治者,透過納粹般的黑衣軍團,來逮捕反抗者。成為反抗軍領袖對抗超人的蝙蝠俠,除了要應付超人的手下,也遭到從天而降的有翼紅眼生物攻擊。最後,被逮住的蝙蝠俠,則被超人以破胸方式殺死,才讓他驚醒。夢醒之後的蝙蝠俠,則碰上了從未來送來警告的閃電俠(Flash)。
         
       這段戲碼的主要目的,是在暗示DC電影世界觀未來可能出現的劇情。超人以專制方式統治世界的故事,在【超人:紅子】(Superman: Red Son)與遊戲【不義聯盟:人間之神】(Injustice: Gods Among Us)都有出現類似的劇情。閃電俠從未來帶回的訊息中,也提到露易絲.連恩(Lois Lane)是一切的關鍵。在【不義聯盟:人間之神】中,超人中了小丑(Joker)的計,因而誤殺了懷孕的露易絲。憤怒的超人將小丑殺死(死法與夢中的蝙蝠俠一樣),並決定成為地球的獨裁者,消滅所有罪犯。閃電俠同時也要布魯斯找到「他們」,指的無疑就是正義聯盟的其他成員。這有可能是某種平行世界,或是其中一種可能的未來;閃電俠的能力能讓他穿越時空,他從未來送回訊息的橋段,也有些類似DC漫畫在2011大改版前的故事【閃光點】(Flashpoint)。

  有翼生物和大型歐米茄記號的部分,則到等一下的達克賽德(Darkseid)部分再講。

2.  雷克斯.路瑟檔案/正義聯盟


                  超人的死敵雷克斯.路瑟(Lex Luthor)在片中早已知曉世上有除了超人之外的超人類(metahuman)存在。超人類的概念一直是DC的主軸之一,只要是擁有特異能力的人形生物都會被歸類在這個範疇。檔案中的四個人都是未來正義聯盟的成員。在神力女超人的黑白照片中,還能看到站在她身旁的史帝夫.崔佛(Steve Trevor,由克里斯.潘恩(Chris Pine)飾演)。這張照片主要是預告明年的【神力女超人】電影,故事將會敘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首度與人類接觸的女神黛安娜公主,如何成為人類口中的神力女超人,又如何對人類失去信心。另外三人則分別是閃電俠,水行俠(Aquaman),以及生化人(Cyborg)。
    
                    這版本的閃電俠與在CW頻道播出的電視版閃電俠是不同的版本,目前DC讓電影與電視的世界觀都共存在一個大型多重宇宙中,因此他們都活在平行世界;但由於閃電俠的穿越時空能力,未來是有可能讓兩個閃電俠碰頭。由傑森.莫莫亞(Jason Momoa)出演的水行俠則一甩漫畫中的橘色緊身衣,造型改為海怪般的深海戰士。生化人(台譯「鋼骨」,不知道哪個天才翻譯的?)的片段,也是對達克賽德的影射。在新52的正義聯盟故事開頭,受重傷的維克多.史東(Victor Stone,由雷.費雪(Ray Fisher)演出)被科學家父親用來自外星入侵者達克賽德的傳送門機器改造,因而在首次擊退達克賽德的過程中扮演顯著的角色。電影中的盒子,就是來自漫畫的傳送門機器。導演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也說明,【正義聯盟】將會受到黑澤明的【七武士】影響;讓蝙蝠俠擔起找尋其他聯盟成員的責任,召集他們以便對付即將來臨的大敵。
   
                 路瑟在氪星人太空船上讀取的外星資料,則是對克里斯多夫.李維(Christopher Reeves)版本超人電影的致敬。之前由金.哈克曼(Gene Hackman)和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飾演的路瑟,都曾潛入超人位於北極的孤獨要塞(Fortress of Solitude),偷取氪星的重要機密。

3.     “The bell has rung.” 「喪鐘已然響起。」


              在騎士惡夢橋段中,就已暗示了【正義聯盟】片中的大反派達克賽德。歐米笳是他的標誌,惡夢中的有翼生物則是他的手下軍團異域惡魔(暫譯,Parademon)。達克賽德是來自天啟星球(Apokoplis)的新神之一(New Gods),在DC世界觀中是相當高階的反派,一向都與超人或正義聯盟作對。片尾中,警方在搜索路瑟的房間時,牆上的天使與惡魔畫像被倒了過來,轉為惡魔從天上降臨;配上看過氪星檔案,而對蝙蝠俠發出威脅的路瑟台詞「喪鐘已然響起。」,影射就已十分明顯:達克賽德將會是正義聯盟要面對的敵人。

4.     黑暗騎士回歸

       在視覺設計上,整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都有著來自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所著的【黑暗騎士回歸】(The Dark Knight Returns)影響。好幾個場景都是直接來自漫畫,從開頭的韋恩夫婦之死,以及被核彈擊中的超人吸收太陽能復活的場景,和管家阿福(Alfred Pennyworth)抱怨布魯斯的酗酒問題,到蝙蝠俠拯救超人養母瑪莎.肯特(Martha Kent)時的雙槍對峙,都能讓米勒的書迷會心一笑。另外,班艾佛列克的蝙蝠俠,也是真人電影版中最為殘忍暴力的版本。除了會烙印罪犯,同時還毫不顧忌殺人行為;在騎士惡夢橋段中,不只拿起機槍掃射,還扭斷了幾個超人手下的脖子。在追擊氪星石時,蝙蝠車也間接撞死或射死了數名路瑟的手下。這種對蝙蝠俠行為與心理更為冷酷的描寫,也是來自【黑暗騎士回歸】。

5.     超人之死

       整體來看,【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可以說是【黑暗騎士回歸】,加上【新52】,以及【超人之死】(Death of Superman)。末日(Doomsday)在漫畫中的首次登場,就是【超人之死】。當【蝙蝠俠對超人】的第二段預告曝光時,許多人都對末日的出現感到不解,以為DC三巨頭會合力打敗末日,讓原本應該在超人的結局隆重出場的氪星怪獸在畫面上變得極弱;但沒想到的是,史奈德完全遵循【超人之死】的故事路線,讓超人與末日同歸於盡。這樣的安排,除了遵循原著,也有引導未來故事走向的用意。史奈德認為,如果讓超人與蝙蝠俠共同尋找正義聯盟的其他成員,其他人可能一下子就會因為超人的關係而答應組隊;但如果是讓毫無超能力的凡人蝙蝠俠去找尋這些「七武士」,反而更能呈現出故事的戲劇性。關於讓超人死亡這點,原本史奈德與身為製片的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意見相左,但最後諾蘭還是被史奈德說服,同意了超人在片尾死亡的重要性。沒有了超人,正義聯盟就少了一個重砲,也會讓他們在面對達克賽德入侵時,更需要超人再度重生。如果用【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來比喻,超人就好比浩克(Hulk),是能左右戰局的重要武器。



  圖片來源:DC Comic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