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馬克白】:女巫呢喃中的命定抉擇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Honor. Love. Friends. But in there’s death. Curses.”
  「生命不過是道陰影。榮譽。愛情。朋友。其中不乏死亡,以及詛咒。」

  如果要論數史上被翻拍最多版本的故事,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創作的劇本肯定名列前茅。也許你沒有看過莎士比亞的作品,但一定看過各種受到他影響的故事。別一聽到莎士比亞,就覺得是大部頭的艱澀作品而退縮了!拍攝【雷神索爾】(Thor)的導演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就有濃厚的莎劇背景,演出也執導過不同的莎翁故事。因此在【雷神索爾】中,就能看到強烈的莎士比亞敘事方式影響;儘管故事背景龐大,卻依然以家庭中不同成員間的愛恨情仇來做為故事主軸。2015年上映的【馬克白】(Macbeth),就是這幾年繼【王者逆襲】(Coriolanus)與【無事生非】(Much Ado About Nothing)後,最新版的電影版莎劇。這次的馬克白由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演出,馬克白夫人則由瑪莉詠.柯蒂亞飾演(Marion Cotillard)飾演。【馬克白】一直都是在人物刻劃和動作場面上均有細膩描寫的莎劇,光是讓法斯賓達和柯蒂亞兩名戲精扮演本劇的核心人物,可看性就不輸過去四百年的不同版本了。本片在2015年的坎城影展競逐過金棕櫚獎;導演賈斯汀.庫澤爾(Justin Kurzel)在拍攝完本片後,也繼續與法斯賓達合作,拍攝由暢銷電玩大作改編的歷史奇幻電影【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


  【馬克白】是莎士比亞最知名的悲劇之一,同時也是他筆下最短的悲劇。故事敘述身為蘇格蘭將軍的馬克白,在一次勝仗後碰上了三名神秘女巫。女巫預言他將成為蘇格蘭之王,因而點燃了馬克白心中的貪念與慾望。在告知妻子這項消息後,馬克白夫人則極力要求丈夫將來訪的國王鄧肯(Duncan)殺死。篡位之後的馬可白,不但沒有享受到為王的喜悅與成就,反而活在被奪權的恐懼中。在女巫的預言中,儘管馬克白登基,但未來接掌王室血脈的,卻是他的同伴班珂(Banquo);班珂無法為王,卻將成為王者之祖。害怕無法鞏固政權的馬克白,下令暗殺班珂,卻讓班珂的兒子福里恩斯(Fleance)逃脫。馬克白則被班珂的鬼魂幻象纏身,無法安心的他舉止越趨瘋狂,讓手下的貴族也紛紛逃離蘇格蘭。再度前往詢問女巫的馬克白,則依著女巫模擬兩可的新預言打擊對手,但無論他怎麼做,都無法抹去心中的恐懼與罪惡;弒君篡位的罪惡感,同樣延伸到了馬克白夫人身上,讓她完全擺脫不了手上沾血的幻象。被心魔纏身的兩人,則在眾叛親離下面對晦暗的未來。

  馬克白在劇中的性格變化,一直是相當重要的情節。然而對演員而言,最難以拿捏的就是從英雄轉為心懷恐懼的懦夫間的心態改變。故事開頭的馬克白,是戰功彪炳的軍事英雄;但聽了女巫的預言後,卻讓慾望在心中發芽。登基後的壓力不減反增,讓他在個性上逐漸萎縮,變為成天擔心受怕的瘋狂暴君。這樣的角色,很容易演得讓觀眾無法同情。法斯賓達的詮釋方式,則是讓馬克白成為始終留在戰場上的悲劇人物。馬克白眼中的鬼魂,都在戰場上徘徊,身上留著致死的傷口。這些亡魂,與馬克白有何不同?當他將匕首刺入國王鄧肯體內時,也同時刺穿了自己的良心。對權力的貪婪,以及對失去王權的恐懼,讓他在不同的地點徘徊低語,擺脫不了與自己活在同一個地獄的幽魂。在電影後半段,法斯賓達沒有把罪惡纏身的馬克白演成龜縮在城堡中的懦夫,反而是讓他成為以戰而起,也以戰而亡的悲劇角色。從刺殺君王的一刻開始,馬克白就已經是個亡魂,飄移在灰暗的城堡內,眼見末日一天天逼近,卻無計可施。

  但在馬克白的篡位計畫中,他的妻子卻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儘管馬克白夫人並沒有親手殺害任何人,但若沒有她的強力鼓吹,馬克白也無法下定決心奪取鄧肯的性命。馬克白夫人一直是莎士比亞筆下最知名的女性反派之一,柯蒂亞的表現也同樣突出。柯蒂亞一向是能用眼神說話的演員;無論是在要求丈夫下殺手時,或是當馬克白在宮廷上發瘋時,穩重維護宮廷秩序的模樣,都能看出柯蒂亞透過馬克白夫人一角所留露出的驕傲與邪氣。在許多版本中,馬克白的中後段戲分都容易被妻子壓過;當馬克白陷入猶豫或恐懼時,都由他的妻子來扮演沾染了邪惡的理智,才不至於讓兩人的計畫毀於一旦。電影中的改編,是加入了馬克白夫婦失去的孩子。子嗣的主題,也貫穿了這版本的故事。從開頭馬克白夫婦埋葬孩子,到女巫抱著的嬰孩,以及隨行在她們身旁的小女孩,一直到馬克白夫人死前看到的孩童鬼魂,都在暗示兩人對後代的渴望與絕望。沒有後代的兩人,企圖殺死其他競爭者的後裔以求自保,卻無法彌補自身失去的骨肉。無論兩人如何掙扎,王位最後終究不會待在馬克白一系手上。

  片尾,死亡的馬克白沒有像原劇中一樣被斬首,反而是頹坐在他心中從未離開的戰場上。從英格蘭歸來的王子馬康姆(Malcolm)登基,在王位上抽出長劍,往殿堂大門走去;在相似的鏡頭中,班珂的兒子福里恩斯也拔出馬克白屍首身後的的劍,轉身往紅色迷霧中奔去。【馬克白】的主軸一直是命運;代表命運的女巫對馬克白發出了登基預言,卻也預知班珂後裔為王之事。被命運纏身的福里恩斯,儘管還是孩童,卻依然揹起了馬克白般的命運,落入無法自拔的血腥泥沼中。雖然劇中沒有演出,但在莎士比亞的年代,人們普遍認為當時的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六世(日後也成為英格蘭國王詹姆斯一世)就是班珂的後代。因此,被命運糾纏的家族血脈就順著福里恩斯傳承下去。被命運擺布的人們在世上起起落落,無論是馬克白夫婦,班珂,或是馬康姆,或許都已預料自身的結局,卻在選擇與不選擇間迷惘;但到了終曲,自身的決定是否有辦法左右命運?抑或命運早已鎖住了自身的決定?【馬克白】的悲劇,不只發生在王者身上,也同樣籠罩在所有人性選擇之上。



圖片來源:Wikipedi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