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超人:鋼鐵英雄】:救世主的人性矛盾

“You will give the people of Earth an ideal to strive towards. They will race behind you, they will stumble, they will fall. But in time, they will join you in the sun, Kal. In time, you will help them accomplish wonders.”
「你會帶給地球上的人們一個努力的目標。他們會跟在你身後,他們會失足,也會殞落。但凱爾,他們遲早將和你一同沐浴在陽光之下。假以時日,你將會幫助他們完成大業。」


  距離超人(Superman)首度面世已經78年;當年的創造者傑瑞.席格(Jerry Siegel)與喬.休斯特(Joe Shuster)絕對沒想到,他們筆下的產物居然成為美國文化中最為人所知的標誌性元素之一。超人除了成為美國的經典代表物,也直接影響了當代其他漫畫角色。除了到今日還再不斷延伸的無數某某man,一提到「超級英雄」這詞彙,一般人想到的都是超人的形象:披風、緊身衣、飛行能力還有外穿的內褲。席格和休斯特也沒料想到,這個在他們的時代相當普遍用來展現人物力量的造型,居然讓超人被後世笑了將近八十年。超人穿內褲的笑話普遍到連出版社DC本身都重視起這問題,因此在2011年的漫畫大改版「新52」(New 52)中,讓紅內褲從此脫離了超人的服裝;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的【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也採用了雷同的設計。不過,擺脫這笑點不提,無論你討厭超人與否,沒人能否定他在漫畫史上的地位。真人改拍版自然是從黑白電視時代就有了,但時至今日,最經典的超人還是由克里斯多夫.李維(Christopher Reeves)在七八零年代飾演的版本。畢竟,以外形來說,超人的形象太過知名,也太難隨著時代改變了。改了太多,就不像超人;改得太少,又無法讓當代觀眾接受。如果鋼鐵人(Iron Man)在電影裡穿上早期漫畫中的金屬緊身衣,大眾還會那麼愛他嗎?

  在2006的【超人再起】(Superman Returns)票房評價雙失利後,華納就暫緩了超人的電影拍攝計畫,畢竟當時華納的漫畫票房金童還是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系列。尼可拉斯.凱吉(Nicholas Cage)一度也極力爭取演出超人但後來演漫威的鬼騎士(Ghost Rider,台譯惡靈戰警)去了,也是一部爛片,不過在此不提。然而,在諾蘭拍攝【黑暗騎士:黎明升起】(The Dark Knight Rises)的同時,編劇大衛.哥雅(David S. Goyer)想到了用全新角度描寫超人的方式,便與諾蘭談起這點子,諾蘭自己也相當喜歡。在蝙蝠俠系列結束後,諾蘭與哥雅便著手開始處理新版超人,但並非由諾蘭親自拍攝,而是找來曾拍攝過多部視覺風格明快的電影(【三百壯士:斯巴達的逆襲】(300),【殺客同盟】(Sucker Punch),【守護者】(Watchmen))的導演,查克.史奈德。史奈德已經不是第一次拍攝漫畫類性的作品,在拍攝【三百壯士:斯巴達的逆襲】時,他就與【黑暗騎士回歸】的作者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合作過;【守護者】也是以嚴肅角度探討超級英雄成為私刑者的電影,故事中的曼哈頓博士(Dr. Manhattan)故事路線也與新版超人的敘事走向十分雷同。全新的超人,則找來英國演員亨利.卡維爾飾演(Henry Cavill)。

  【超人:鋼鐵英雄】的優點,是用上了諾蘭拍攝蝙蝠俠時的深層人物個性描寫,來解釋超人自小漂流到異鄉,卻無法融入新世界的心路歷程。和諾蘭的蝙蝠俠一樣,史奈德特意避開過往版本常見的橋段,不將超人塑造為徹頭徹尾的英雄角色。前半段的【超人:鋼鐵英雄】拍攝手法,和【蝙蝠俠:開戰時刻】十分相似(Batman Begins);除了都有非流線性的敘事方式(主線敘述主角在當下的故事,中間不時穿插他童年與青少年的經歷),也都描述對自我身分抱持存疑的主角,耗盡心力找尋存在的目的。卡維爾的超人,一開始並不是穿著披風的英雄,而是對自己各種特異功能感到害怕的孩子克拉克(Clark Kent)。碰上霸凌,儘管身體不會受傷,一出手也能輕易捏扁對方,他卻毫無回擊的心力。和蝙蝠俠一樣,這版本的超人有個受創的童年;他與蝙蝠俠的差別,在於有沒有接受代理父母的愛。

  他的養父強納森.肯特(Jonathan Kent,由凱文.科斯納(Kevin Costner)飾演)教導克拉克收起自己的能力,為的是怕他被世界傷害。但他並不要克拉克灰心。他要養子記得,儘管他在天上還有另一個家庭,克拉克永遠都能在肯特家找到家的歸屬。史奈德和諾蘭在片中放入了強烈基督教救世主隱喻,在片中超人與養父和生父喬艾爾(Jor-El,由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出演)的交談中都能發現這點。他不屬於人類,卻又無法回歸已毀滅的氪星(Krypton)。那麼,他該做什麼?他該接受克拉克.肯特的地球居民身分,或是追隨前來地球的氪星軍閥索德將軍(General Zod,由麥可.夏儂(Michael Shannon)演出),讓自己恢復氪星的凱艾爾身分(Kal-El)?【超人:鋼鐵英雄】一大主軸,其實是移民對自我身分的認同感。究竟該認可母國身分,還是接受新國度所賦予的角色?畢竟對這兩個世界而言,移民本身都會是種矛盾;他不完全屬於母國,也無法真正與新國度融合。那麼,移民該做出哪種取捨?

  【超人:鋼鐵英雄】的缺點,則落在前半段角色心理塑造與後半段大都會戰役之間的磨合點。克拉克似乎太快,也太容易就接受超人這身分了。就當我們還想深入理解他的心理矛盾點時,故事重點就被切到索德將軍的入侵了。當然,這是動作片常有的缺失,也是為了商業考量;大部分觀眾來是為了看超人飛天遁地打爛壞人,而不是看他陰鬱地思考人生方向。另外一個問題,則是長度拉的頗長的動作場面;大都會戰役從索德拋下世界引擎(World Engine)去改造地球開始,到最後他與超人穿越大都會的決鬥(途中還打爛了韋恩企業的人造衛星──無怪乎蝙蝠俠要來尋仇了),中間完全沒有任何讓觀眾停下來喘息的機會,完全是變形金剛式的視覺轟炸。當然,這樣畫面看起來十分絢麗,但很容易會讓觀眾產生疲憊感。當黑零號(Black Zero)被捲進鬼魅空間時(Phantom Zone),觀眾可能會以為故事結尾的大爆炸已經出現了還沒完!還有超人和索德的打鬥!於是又得坐個十分鐘。

  史奈德拍出的新版超人,雖然出師似乎有那麼點不利,還被批評是諾蘭電影的仿效品,卻依然有可以稱讚的地方。在即將上映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中,DC電影世界觀將沿著【超人:鋼鐵英雄】所打下的奠基全面展開。覺得超人和索德把大都會炸爛後,民眾居然沒有抱怨?當然有,還惹惱了高譚市的都市傳說!索德那些散落大都會各處的氪星科技碎片,還有他的屍體呢?自然得問問超人的死敵雷克斯.路瑟(Lex Luthor, 由傑西.艾森堡(Jesse Eisenberg)飾演)了,他的雷克斯企業在新片中將會有顯著的出場機會。【超人:鋼鐵英雄】是DC電影世界觀的開端,但也是自成一格的超人側寫;你不需要把他當成英雄,他也不希望你這麼想。他屬於氪星,但也是我們的一份子。這不就是移民們最希冀的結局嗎?



圖片來源:Man of Steel官方Faceboo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