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漫威電影宇宙八年來的情感結晶

  “I know we are not perfect, but the safest hands are still our own.”
  「我知道我們並不完美,但能信賴的人只有我們自己。」

  一晃眼,漫威電影宇宙已經來到系列作中的第十三部電影。對漫畫迷來說,《內戰》(Civil War)能被翻拍成真人電影,在十年前根本是不會發生的美夢。十年過去,漫威的電影世界觀已經發展地十分成熟,以前書中的二階角色(例如蟻人(Ant-Man)或酷寒戰士(Winter Soldier)),現在反而成為眾人皆知的銀幕人物。以故事性質而言,《內戰》肯定不是能在世界觀初期就端出的事件。無論在漫畫或電影中,《內戰》都是長期以來的各種事件所累積出來的結晶。《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改編了漫畫中的骨幹大綱,但在劇情鋪陳與角色塑造上,則和漫畫不大相同。這點和前作《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類似,導演羅素兄弟(Russo Brothers)也都以原著做為參考,將劇情依目前漫威電影宇宙的走向作調整。今年的超級英雄作品主流是盟友決鬥,諸如《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或漫威自家的影集《夜魔俠》(Daredevil),都以兩派人馬意見不合而起內鬨為主軸。《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自然也不例外,但與同樣主打兩大主角對決的《蝙蝠俠對超人》相比,漫威的敘事手法高明圓滑多了。畢竟,漫威的世界觀八年來已經演化得相當成熟,無論在角色編排,或是故事走向方面,都能拿捏得宜。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接續《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與《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The Avengers: Age of Ultron)的主線劇情,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Steve Rogers)組織的新復仇者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但各國政府在過往的不同災難性事件後,卻對復仇者的行為正當性產生質疑。聯合國訂定了蘇柯維亞協定(Sokovia Accords,名稱來自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中被奧創當作隕石連根拔起的東歐小國),內容要求復仇者得在國際政府監督下行動,不再是私人組織。羅傑斯反對法案,認為法案內容反而會侷限復仇者的行動,使他們無法及時處理緊急事件。鋼鐵人東尼史塔克(Tony Stark)則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線,對過往的事件抱有罪惡感的他,覺得必須讓團隊在公眾監督下行事,否則會帶來無法預期的破壞。復仇者成員也逐漸對此發展出歧見,但在聯合國簽署協定前,酷寒戰士又再度現身,並被認定為進行了恐怖行動。當酷寒戰士成為國際通緝犯的情況下,美國隊長依然堅持要前往找尋他失蹤多年的好友,這也讓他與支持政府的史塔克關係惡化。兩人對各自主張的堅持,也逐漸撕裂了整個復仇者團隊,內戰因此展開。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與漫畫原著差異非常大。酷寒戰士巴奇.巴恩斯(Bucky Barnes)的過往身世與劇情,都是沿襲自前作;羅傑斯與巴奇的情誼,也是左右他決定的要素之一。漫畫原作中最令人詬病的問題,就是許多角色的言行舉止,和之前的漫畫設定有很大的出入;包括美國隊長言詞變得過於偏激,鋼鐵人的手段也轉趨專制,或是雙方陣營都用上相對暴力的手段對付彼此等等。電影版本則改去了這個問題,但也在角色描寫上做了有趣的轉折。身為軍人的美國隊長,原本應該要習慣指令下的系統,但在經歷過神盾局(SHIELD)遭到九頭蛇(HYDRA)滲透的事件後,羅傑斯反而失去對當權者的信任,認為只有靠自己與同伴的雙手,才能拯救無辜人民。史塔克在過往電影中一直扮演叛逆角色,尖酸刻薄地諷刺想控制他手下科技產品的政府,然而在《鋼鐵人》(Iron Man)系列電影中,驅使史塔克做出改變的要素,一直都是他對自身行為感到的罪惡感,以及對傷害他人的可能性所感到的恐懼;電影中也特別強調了史塔克女友小辣椒.波茲(Pepper Potts)與他越行越遠的事件,起因也是他背棄了《鋼鐵人3》(Iron Man 3)結尾時摧毀鋼鐵盔甲的承諾,加上日後的奧創事件,讓他幾乎要失去了心愛的女人。層層相疊的心理壓力,讓史塔克做出改變,選擇靠攏政府的決策。雙方爭論的理由與漫畫不同,少了些政治性,卻多了情感上的矛盾。

  羅素兄弟將《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拍成政治驚悚片,對於《英雄內戰》,導演倆則將重點放在人物間的心理衝突。儘管片中確實有反派荷姆特.奇墨(Helmut Zemo,奇墨男爵是漫畫中穿戴紫色面具的美國隊長反派)的存在,卻也刻意營造出奇墨本身的悲劇性。然而奇墨也是電影中的缺點之一;由於故事主軸專注在美國隊長與鋼鐵人雙方的衝突之上,奇墨的詭計與動機也相對被比了下去。劇情上來說,他催生兩人衝突的動機是合理的,但在兩小時的敘事過程內,奇墨的重要性相對被沖淡很多。《英雄內戰》的優點,是讓兩派人物表達出彼此的歧見,並讓觀眾陷入難以選擇任何一方的困境;在第二幕的高潮戲中,雙方英雄在德國機場決戰時,儘管各路人馬各自搬出絕招(蜘蛛人(Spider-Man)現身!),但卻並非要置對方於死地。鋼鐵人與美國隊長的最終對決,也並非意圖殺死對方;兩人的爭端好比爭吵中的兄弟姊妹,儘管痛罵彼此,事實上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為對方著想,才發怒揮拳想給對方教訓,而不想痛下殺手。

  《英雄內戰》拍攝時,就有很多人擔心塞了這麼多角色的電影,是否會重蹈《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中故事線雜亂的覆轍。然而漫威在長篇敘事的經驗老到,比起剛起步中的DC世界觀流暢多了。新角色黑豹(Black Panther)相當自然地融入漫威宇宙,加入內戰的情感理由也十分充分,除了為他自己的個人電影鋪路,也讓他在主打美國隊長的電影中佔有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重返漫威娘家的蜘蛛人也是後半段的亮點之一;漫威很明顯在本片中刻意為蜘蛛人保留了一塊位置,雖然和蟻人一樣在片中同為打手型的角色,但看得出來片商為他打造的銀幕聚焦性。這次的蜘蛛人的確是最接近初期漫畫的詮釋版,除了只是個高中生,喋喋不休的個性更是完全被展現出來,多嘴程度比安德魯.加菲德(Andrew Garfield)的版本還要強烈。招募他加入復仇者的鋼鐵人,也會在明年的《蜘蛛人:重返家園》(Spider-Man: Homecoming)出場,想必也是和本片中一樣擔任訓練彼得.帕克(Peter Parker)的導師角色。

  但這終究是一部屬於美國隊長與鋼鐵人的電影。電影的第三幕戲比起第二步的機場大戰冷了許多,但卻更強調衝突的矛盾情緒。雙方都有不可或缺的好友,也都目睹好友受到身體或心靈上的創傷,同時又得在彼此手段變得更激烈前阻止對方。這是沒有對錯的決鬥,撕裂的不是對方的身體,而是整體隊伍的情感與主張。復仇者並非被外來敵人擊潰,而是從中崩壞。《英雄內戰》刻意避開了神或外星人的科幻主題,而是著重於各個角色間的情感恩怨。內戰是無可避面的兄弟鬩牆,但這塊情感上的漏洞,該怎麼修補?答案要等到2018年的《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上集》(Avengers: Infinity War Part 1),才會揭曉了。如果你也是看著漫威八年來風風雨雨的影迷,《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成熟的敘事技巧與角色安排絕對不會讓你失望;但如果你本身對超級英雄無感,或是沒有接觸過任何前作的話,就盡量避開本片吧。觀眾得了解這些角色在過往故事中的來龍去脈,才能真正理解劇情中的恩怨糾葛,以及人物們出招前的猶豫心態。


圖片來源:Marvel.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