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私法爭鋒》Prisoners:被害者家屬的良心衝突

    “He’s not a person anymore. No, he stopped being a person when he took our daughters.”
  「他再也不算是人。不,當他綁走我們的女兒時,他就不再是人類了。」

  人們的基本心理,都認為罪惡需要被懲罰;那是生物需求秩序的原始慾望。破壞規則的成員,會被團體驅逐,甚或殺死。但在各種道德觀念與哲學理論被建立後,人命的重要性又會被不同厚度的放大鏡嚴格檢視。罪人該被如何處置,以及定義罪人的標準,早已讓各界爭論不一。加拿大導演丹尼斯.維勒弗(Denis Villeneuve)在2013年的電影《私法爭鋒》(Prisoners),就透過綁架案來討論這種道德議題。與維勒弗另外一部作品《怒火邊界》(Sicario)類似的是,片中的角色都深陷於灰色的道德矛盾區,卻又無法脫離良心的譴責。休.傑克曼(Hugh Jackman)飾演的被綁人質父親,代表了推動整部片的人性動機,也是令人矛盾的惡之存在。英文片名中的罪犯,實則代表了劇中不同的人物;不只是被綁的女孩,還有受到被害人父親囚禁的嫌犯。為了親人,家屬該對嫌犯做出何種行為?諒解和復仇,又能帶來怎麼樣的結局?


  《私法爭鋒》的劇情由傑克曼飾演的凱勒.多佛(Keller Dover)的女兒遭到綁架開始。儘管警方迅速拘提了形跡可疑的嫌疑犯亞力士.瓊斯(Alex Jones,保羅.丹諾(Paul Dano)飾演),承辦案件的警探洛基(Loki,傑克.葛倫霍(Jake Gyllenhaal)飾演)卻在證據不足,以及瓊斯又有智力問題的狀況下將他釋放。但在離開警局當下,瓊斯卻對多佛發出挑釁言論,這讓多佛堅信瓊斯絕對與綁架案脫離不了關係。多佛隨即將瓊斯擄走,囚禁在廢棄房屋中,並對他嚴刑拷打。女兒同樣遭綁的多佛友人富蘭克林(Franklin Birch,泰倫斯.霍華(Terrence Howard)飾),也猶豫地加入拷問行列。拷問手段越變越激烈的多佛,逐漸與家人的感情產生裂隙。洛基調查其他嫌犯時,也開始對行為脫軌的多佛感到懷疑。心智越趨混亂的多佛,以及遭到上級施壓的洛基,要如何在僅存的時間內找到被綁架的女孩?神智恍惚的瓊斯,是否又真與案件有關?

  《私法爭鋒》中的最大亮點,就是傑克曼對凱勒.多佛的詮釋。多佛的角色性質,和傑克曼之前演過的角色大不相同。他並非金鋼狼(Wolverine)般的不死浪人,也不是充滿人道精神的尚萬強(Jean Valjean,《悲慘世界》主角(Les Misérables))。觀眾對多佛的觀念,會隨著自身的善惡觀而有所不同。當他為失蹤的女兒哭泣時,觀眾為他心痛;但這股心痛,卻會在他開始無情毆打心智年齡只有十歲以下的瓊斯時逐漸變質。以暴力手段刑求瓊斯的多佛,在法律上早已跨越了不該超過的界線。相同的凌虐嫌犯橋段,在連恩.尼遜(Liam Neeson)主演的動作片《即刻救援》(Taken)中也出現過不少次。但與《即刻救援》偏重娛樂性的情節不同的是,觀眾無法單純地將多佛視為英雄。開始酗酒的多佛,除了忽視因為擔憂而臥病在床的妻子葛莉絲 Grace,瑪麗亞.貝羅飾演(Maria Bello)),也忘了對兒子該展現的親情。女兒被奪走的當下,多佛的人性也隨之消失。觀眾想要看到他找到失蹤的女兒,但也不忍目睹他毆打被囚禁在窄小房間內的嫌犯瓊斯。片中其中一段良心矛盾點,是在富蘭克林的妻子南西(Nancy,薇奧拉.戴維斯(Viola Davis)演出)發現丈夫與多佛的行為時,堅持與瓊斯對談的橋段。多佛成為無情的凌虐者,妻子則保守身心煎熬之苦;南西在綁架案發生時卻保持堅強的態度,甚至自願與瓊斯對話,丈夫富蘭克林比較起來,則被動了許多。讓多佛繼續進行私刑的南西,也代表了大眾對必要之惡的容忍與接受;即便自身不願參與,也不認同,卻接受了私刑的存在,也希望這種遊走在法律邊緣的行為,能夠帶來心中期盼的結局。如果多佛是必要之惡的代表,那麼富蘭克林與南西就是縱容的一方,默許暴力存在,但卻希冀置身事外。

  觀眾終究是希望多佛找到女兒的。警探洛基的角色,便是片中的真正良心。多佛是善惡矛盾的集合點,洛基則是以局外人的角度,提供觀眾來自第三者的冷靜。儘管洛基一角並不如葛倫霍在《獨家腥聞》(Nightcrawler,影評點這裡)中扮演的冷血記者來得有趣,但他的角色確實與從心理狀態不斷惡化的多佛產生強烈對比。觀眾希望洛基成功辦案,但又不希望他逮捕失去女兒的多佛。演出瓊斯的保羅.丹諾儘管戲份不多,卻也是全片演技最棒的演員之一。光憑他失焦的眼神,以及渾噩的口吻,都讓人覺得他沒有威脅感;但也是這看似單純的個性,使得他被多佛凌虐,以及不願說出綁匪的秘密時,讓觀眾更難以痛恨或憐憫他。這也是《私法爭鋒》最成功的一點:維勒弗不斷讓扭曲觀眾對角色的認知,受害者成為施暴者,嫌疑犯轉為被害人,被害人又成為幫兇從電影開頭到結束,這類道德矛盾的變化不斷出現。導演並不願在道德議題上貼上死板的標記,而是讓觀眾做出心態上的選擇。善與惡的界線,並沒有辦法在一念之間被分辨出來。無論在影片色調,或是情感表達上,《私法爭鋒》都是一部陰鬱灰暗的作品。

  但《私法爭鋒》並非沒有缺點。由於對人性的強調,使得故事中的懸疑劇情比較起來薄弱許多。無論是洛基對綁匪的調查,或是真兇現身後對綁架理由的說明,比起多佛的內心掙扎來說都不夠強烈;反而有種魔術師做出讓大夥讚嘆的把戲後,立刻揭露幕後單調技巧的無聊感。作為對善惡標準的檢視作品而言,《私法爭鋒》十分高明,但也令人沮喪。多佛的選擇,究竟孰善孰惡?即使經歷過如此喪親之痛的人,可能也無法給出確切答案。


  題外話,本片的許多演員與人物不約而同的都與漫威有關聯。除了最明顯的休.傑克曼/金鋼狼,還有在《鋼鐵人》(Iron Man)中飾演羅德上校的泰倫斯.霍華(在續集中被唐奇鐸替換)。葛倫霍的角色名稱洛基,不也正是雷神索爾的叛逆弟弟嗎?


圖片來源:Prisoners官方Facebook

本文同步刊載於ViewMovi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