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書評】《吸血鬼元年》Anno Dracula:吸血鬼伯爵統治下的大英帝國

  吸血鬼是種跟巧克力一樣的傳說生物。你可以把巧克力混在各種不同的食物裡(不是隨便亂加就好),各種烹調方式大概都沒有問題,風味依然怡人,甚至還會增添原本的食材風味。吸血鬼在各類故事中也有類似的效果。牠們正反派皆宜:可以擔任主角,也能當稱職的反派。這些羅馬尼亞妖怪擁有高貴的氣質層面,又具備令人不願直視的血腥習慣。吸血的畫面原本應該帶來恐懼,但透過不同的詮釋方式,就連吸血場景都能帶有性感氣息。吸血鬼能是高塔中孤獨的蒼白貴族,也可以是狀似蝙蝠的異界妖物。創作者們怎能不喜愛這種能夠多方發展的的怪物?英國作家金.紐曼(Kim Newman)在1992年出版的《吸血鬼元年》(Anno Dracula)就透過被吸血鬼統治的十九世紀,打造了氣氛獨特的架空歷史世界。紐曼利用布拉姆.史鐸克(Bram Stoker)的《德古拉》(Dracula)作為骨幹,再加上來自各種不同文學作品的角色以及真實歷史人物,延伸出規模龐大的世界觀。在設定上來說,《吸血鬼元年》與亞倫.摩爾(Alan Moore)的圖像小說《怪傑紳士盟》(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以及伊藤計劃的《屍者的帝國》屬於同一種類別;它們都以工業革命的變異歷史作為舞台,讓曾經在這時代發光發熱的各路虛實人馬產生互動。紐曼筆下的倫敦,是吸血鬼與人類共存的霧都;然而這座霧都並不陰森,也並非充滿妖物的魔城。當威脅到兩者生存平衡的危險人物出現時,生活習性大相逕庭的人類與吸血鬼又該如何應對?

2016年5月26日 星期四

《X戰警:天啟》:天啟與四騎士分析介紹

  從2000年開始的《X戰警》(X-Men)系列,是影史到目前為止唯一沒有被完全重拍過的超級英雄電影。然而十六年來,系列中間難免出現一些品質不均的中庸之作。但透過《X戰警:未來昔日》(X-Men: Days of Future Past),導演布萊恩.辛格(Bryan Singer)修正了不少系列作中的情節連續性問題,以及不同電影間的矛盾點。新作《X戰警:天啟》(X-Men: Apocalypse)則延續了新時空的故事線,讓之前還沒改編過的漫畫角色以更終於漫畫,也更適合目前的福斯漫威電影宇宙的形象與設定的方式出現。但《天啟》並非十全十美的漫畫電影;要在兩個多小時濃縮大量角色與不同故事線,勢必會相對減少對人物們的描寫。即便辛格一手打造了《X戰警》的電影版世界觀,卻還是難以避免在打造多重故事線時會發生的問題。以下就來看看《天啟》在兩小時內無法詳細描述的人物細節吧!

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X戰警:天啟》X-Men: Apocalypse:動機失焦的天啟末日

  現代漫威電影版圖的大成功,有大部分得歸功於2000年上映的《X戰警》(X-Men)與2002年的《蜘蛛人》(Spider-Man)。執導《X戰警》的布萊恩.辛格(Bryan Singer)在提升超級英雄電影的品質與故事深度上更是功不可沒。除了將漫威自家最受歡迎的變種人團隊搬上大銀幕,《X戰警》也捧紅了當時還沒沒無聞的休.傑克曼(Hugh Jackman),讓他連續演了十六年的金鋼狼(Wolverine)。儘管出現過《X戰警:最後戰役》(X-Men: The Last Stand)與《X戰警:金鋼狼》(X-Men Origins: Wolverine)這類差強人意的作品,當辛格在2011年的《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回歸製作團隊後,本系列的水平就再度被拉回正常水準。2014年的《X戰警:未來昔日》(X-Men: Days of Future Past),則綜合了新舊世代的X戰警成員,透過時空旅行的元素讓雙方在不同的年代合作,也達到系列作中的巔峰。今年的新作《X戰警:天啟》(X-Men: Apocalypse),則將前傳中X教授(Professor Charles Xavier)、萬磁王(Magneto)、魔形女(Mystique)三人的故事線做了收尾,並點出年輕一代X戰警在遇到金鋼狼前的起源。辛格將故事設定在《未來昔日》十年後的八零年代,並讓漫畫迷期待已久的反派天啟出場。不過,就像琴.葛雷(Jean Grey)在電影中挖苦的台詞一樣,這部《X戰警》是否也脫離不了第三集電影必爛的公式呢?(事實上,《天啟》是系列作中的第九部,不過也算是前傳中的第三部)

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金錢怪獸》Money Monster:外表嚴肅,內容無奇的金融醜聞

  2008的金融海嘯對全球各界都帶來不小的衝擊,後續帶來的效應也難以估計。期貨、洗錢、次貸這些對大眾來說窮極無聊的詞彙,卻在眾人不注意間掌控了社會的生活命脈。無論是投資客或一般民眾,都成為內線交易人士的陪葬品。諷刺財經醜聞的電影不在少數,無論是《華爾街之狼》(Wolf of Wall Street)或去年的《大賣空》(The Big Short),都在鞭撻透過用繁瑣金融規範來迷惑大眾,並從中獲利的投份子。茱蒂.佛斯特(Jodie Foster)今年的作品《金錢怪獸》(Money Monster)則在電視上直播的炸彈威脅案件,來批判金融體系中的汙穢面。大多數觀眾對茱蒂.佛斯特的印象,可能還停留在演技精湛的女演員;但佛斯特本身早已經常跨足監製或導演的職位,2011年就拍過由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主演的《海貍先生》(The Beaver),之後也參與過影集《紙牌屋》(House of Cards)的拍攝。除了找來福斯特執導,《金錢怪獸》的演員陣容也不容小覷:身為主角的財經節目主持人由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出演,茱莉亞.羅柏茲(Julia Roberts)則演出節目導播。但比起其他金融主題影片,《金錢怪獸》不以各式財經術語來轟炸觀眾,而是利用在直播節目中發生的人質挾持,對大型金融體系中的弊病與投機份子作出抨擊。這並不是如同《大賣空》般深入淺出的財經教學,而是以金融弊案為背景,所延伸出的道德爭議。但《金錢怪獸》的野心,是否能透過佛斯特與一眾好演員來實現?

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火星異種》:蟑螂是進化了,那劇情呢?

  比起歐美的漫畫改編電影,日本漫畫的改編真人版作品經常都差強人意。除了《死亡筆記本》之外,拍差的作品大有人在。許多片子都只是抓住了原著中的幾個畫面,卻無法完全還原原著中的精華;不只無法滿足本國漫畫迷,也無法在國際市場發揮功效。今年的《火星異種》除了是改編暢銷漫畫外,也找來不少大牌演員,以及以有獨特視覺風格的三池崇史來執導。三池從出道開始,就以拍攝故事風格特異的黑道電影出名。當年同樣是改編漫畫的作品《殺手阿一》,就在國際影壇上大放異彩。《火星異種》的原著漫畫,除了在視覺上有其獨特性,故事性質上也與近年來相當受歡迎的末世僵屍類型故事有很大的相似性(《進擊的巨人》也是屬於這類範疇)。光看預告中的美術設計與佈景,也能看出本片的成本以日本電影來說並不低。在宣傳方面,主演的各大演員,諸如伊藤英明或山下智久,或是在好萊塢也有發展的菊地凜子(近作為《環太平洋》(Pacific Rim)),也能吸引不少觀眾買票進場。這次的《火星異種》,能靠著大牌演員與導演的獨特眼光脫穎而出嗎?遺憾的是,這場火星探測任務,和劇情中的結局一樣失敗了。

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劇情與彩蛋分析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已經被公認為漫威目前為止最成功的作品。漫威八年來的人物與故事整合已經讓世界觀發展得相當成熟;第一期的大整合《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讓觀眾首度見識到超級英雄們共存的大型世界,以及不同角色間衍生出的衝突。原本最具代表性的《鋼鐵人》系列(Iron Man),重要性目前已經逐漸轉移到《美國隊長》系列上。從《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Winter Soldier)開始,牽動漫威電影宇宙的許多關鍵情節就在該系列中發生,成為牽動與補足《復仇者聯盟》續集電影的重要部分。看過《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觀眾,可能或多或少還是會對片中連接其他電影的情節感到疑惑;以下就來看看片中的各種細節與彩蛋,讓你的漫威觀影情節更完整!

2016年5月5日 星期四

《第九禁區》District 9:飛碟下的殘酷種族歧視寓言

  試想以下的畫面:城市籠罩在幅員寬廣的陰影下。無論在城市裡的哪個角落,只要一抬頭,就會看見漂浮在天空中的巨型飛碟。飛碟上毫無燈光,也沒發出聲響。日復一日,飛碟盤旋在天空,直到你習慣它的存在。這是南非導演尼爾.布隆坎普(Neill Blomkamp)在2009年的作品《第九禁區》(District 9)中最知名的場景。在許多早已落入俗套的科幻片情節中,當巨大太空船出現在人類城市上空時,免不了都是大型動作場面的開端(今年暑期會上演的《ID4星際終結者2:星際重生》(Independence Day 2: Resurgence)與其前作是這類電影的典型)。打從英國作家H.G.威爾斯(H.G.Wells)出版《世界大戰》(War of the Worlds)以來,外星人入侵的戲碼就成為科幻作品中不可或缺,但又經常被濫用的橋段。異族入侵情節原本就含有對殖民主義的恐懼,也是讓片中角色團結一致的好理由。但布隆坎普不吃那一套。想看外星人大軍傾巢而出?或城市被大型雷射炮或蟲洞破壞的災難?還是外星怪物被英勇的人類士兵打敗?《第九禁區》通通沒有!片中的外星來客與人類角色的立場,對比起其他科幻片來,則完全相反。這是一個關於難民,與不歡迎他們的新世界的故事。透過受到不平等待遇的外星人,布隆坎普在片中尖銳影射出南非當年的黑白種族隔離政策。漂浮在約翰尼斯堡上空的太空船,並非入侵者的武器,而是落難者的方舟。然而抵達異鄉的難民,得到的並非同情,而是歧視與不解。布隆坎普也透過混合偽紀錄片與傳統敘事形式,讓電影散發出獨特的真實感。《第九禁區》也受到奧斯卡四項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改編劇本、最佳視覺特效、以及最佳剪輯。對當年還是新手導演的布隆坎普來說,這無疑是成功的第一步。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書評】《末日之旅》The Passage:吸血鬼末世的孤獨女孩

  談賈斯汀.柯羅寧(Justin Cronin)的《末日之旅》(The Passage)前,先講講美國作家理查.馬錫森(Richard Matheson)在1954年出版的恐怖小說《我是傳奇》(I Am Legend)。書中敘述某種席捲全球的傳染病,讓全世界的人們轉化為晝伏夜出的吸血鬼。唯一倖存下來的人類勞勃.奈威(Robert Neville)則在白天四處找尋沉眠中的感染者,並加以撲殺。故事中的荒涼末世,以及奈威獨自一人浪跡天涯,在夜晚又得提心吊膽地抵禦外界吸血鬼的橋段,讓《我是傳奇》成為後末世類型故事的經典之一。奈威仔細檢視吸血鬼的各種習性(包括懼光,嗜血,以及害怕大蒜與十字架),也發現許多傳說中對付他們的方式,實際上都能以科學方式來解釋,並被解釋為患者的心理症狀。《我是傳奇》的影響力相當廣泛,甚至也被多次翻拍成電影過,最近的一次改編是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在2007年主演的版本。想到《我是傳奇》,對《末日之旅》的整體設定就不會太過陌生。馬錫森的《我是傳奇》,講述的是世上主角如何面對自己成為世上最後一名人類的心路歷程;《末日之旅》則是關於一名同樣身為災難倖存者的小女孩的故事。以故事長度而言,《我是傳奇》是專注在一名角色身上的短篇小說;柯羅寧在撰寫《末日之旅》時,則以永生不朽的女孩艾咪(Amy)作為出發點,透過她無法為新舊時代接受的身心特質,串聯出其餘浩劫倖存者的不同經歷。喜歡吸血鬼嗎?柯羅寧的《末日之旅》,有著《我是傳奇》的故事基因,卻又透過細膩的人物描寫,使整本書讀起來不像傳統的科幻或恐怖小說,反而瀰漫著一股沉靜的人文氣息。世界秩序的崩壞,不代表人會失去人性,但攜帶著過往回憶的人們,在見到周遭的人事物逐漸消逝時,會有怎樣的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