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劇情與彩蛋分析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已經被公認為漫威目前為止最成功的作品。漫威八年來的人物與故事整合已經讓世界觀發展得相當成熟;第一期的大整合《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讓觀眾首度見識到超級英雄們共存的大型世界,以及不同角色間衍生出的衝突。原本最具代表性的《鋼鐵人》系列(Iron Man),重要性目前已經逐漸轉移到《美國隊長》系列上。從《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Winter Soldier)開始,牽動漫威電影宇宙的許多關鍵情節就在該系列中發生,成為牽動與補足《復仇者聯盟》續集電影的重要部分。看過《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觀眾,可能或多或少還是會對片中連接其他電影的情節感到疑惑;以下就來看看片中的各種細節與彩蛋,讓你的漫威觀影情節更完整!



美國隊長與鋼鐵人的爭端:
兩人在片中的決定,都與兩人在過去電影中做過的事有關。史帝夫.羅傑斯(Steve Rogers)儘管身為軍事系統下的士兵,行動的初衷卻都與自身的良心有關。打從首部電影中被改造成超級士兵前,亞伯拉罕.厄金斯博士(Abraham Erskine,由史丹利.杜希飾演(Stanley Tucci))就告訴過羅傑斯良心的必要性。這番話也影響美國隊長日後的許多決定,包括違抗上級命令前往營救美軍戰俘,或對尼克.福瑞(Nick Fury)的指令動機直接感到質疑。出人意料的是,原本該聽命上級的美國隊長,骨子裡卻是時常違抗上命時的叛逆份子。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中,羅傑斯也經常被提醒選擇的重要性,特別是來自於舊愛佩姬.卡特(Peggy Carter)喪禮上的引言;妥協有其必要性,但當自知有理時,就絕對不能讓步。不與當權者妥協這點,與東尼.史塔克(Tony Stark)的個性似乎相似。但在電影中,史塔克卻出人意料地支持註冊法案。往回看《鋼鐵人》系列的三部電影,加上《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The Avengers: Age of Ultron),就會發現驅使史塔克的動機,經常都是罪惡感。對傷害他人的恐懼,以及對自己無法拯救他人的擔憂,讓史塔克做出於他平日叛逆形象截然不同的抉擇:選擇遵守規定。

幻視與紅女巫:
《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讓幻視(Vision)與紅女巫(Scarlet Witch)終於在銀幕上碰面。幻視從生命搖籃中躍出時,導演喬斯.威登(Joss Whedon)特別在紅女巫身上打了特寫;蘇柯維亞(Sokovia)被奧創(Ultron)引爆的當下,也是幻視救了紅女巫。熟悉漫畫的讀者,不難想到這是漫威正在鋪的劇情長梗;兩人在漫畫中原本就是愛侶,最後也成為夫妻。在電影世界觀中,他們倆的能力也都來自洛基(Loki)的權杖上的心靈寶石(Mind Stone)。紅女巫汪達.麥西莫夫(Wanda Maximoff)的能力在漫畫中就造成幾次難以控制的毀滅性災難過,包括讓全球變種人大量消失的M日事件(M Day);汪達一向都為自身強大又難以控制的力量所苦,目前電影中她的能力也尚未發展完全,但和漫畫中一樣的是,大眾早已發展出對紅女巫的恐懼。另一方面,身為奧創之子的幻視,無論在漫畫或電影中,都常因為自己的人造人身分,引發不少爭議。電影版本的幻視更與無限寶石(Infinity Stones)被連在一塊;儘管《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中提及無限寶石的橋段太過唐突,但在本片中,幻視對額頭上的心靈寶石與他存在的意義,卻做了簡短有力的描述。他和紅女巫一樣,對自己的能力都還不夠了解,也得面臨大眾畏懼的批判眼光。在蘇柯維亞協定帶來的政治壓力下,自然也讓兩人成為輿論批評的目標。片尾,兩人加入了不同的陣營;紅女巫與幻視的感情火花,可能還要等到《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The Avengers: Infinity War)才會有新的進展了。

黑豹:
統治非洲小國瓦坎達(Wakanda)的黑豹(Black Panther)也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中首度登場,不過在漫威電影宇宙中,早已出現過不少次關於黑豹的彩蛋。早在《鋼鐵人2》(Iron Man 2)的結尾中,神盾局的電腦螢幕上就出現過瓦坎達的資料。漫畫中的瓦坎達以出產特殊金屬泛合金(vibranium)聞名,該金屬最有名的產品就是美國隊長的盾牌。黑豹外衣上的爪子也是泛合金材質,因此在電影中能夠對美國隊長的盾牌造成直接損傷。《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裡,奧創帶著快銀(Quicksilver)與紅女巫前往南非,找尋軍火販子尤里西斯.克勞(Ulysses Klaue)以購買從瓦坎達走私出來的泛合金;漫畫中的克勞是黑豹的死敵,飾演他的安迪.賽奇斯(Andy Serkis)也會在黑豹的獨立電影中現身。漫畫中克勞使用的武器,是裝置在右手上的音波發射器;電影中也為此鋪下暗梗,讓奧創切斷克勞的右前臂。《英雄內戰》中聯合國為了管制復仇者而設立的緊急應變小組,由埃佛瑞特.羅斯(Everett Ross,由馬丁.費里曼演出(Martin Freeman))率領。儘管在片中沒有特別突出的戲份,羅斯在漫畫中卻是黑豹重要的同盟角色之一。《英雄內戰》不動聲色地鋪下不少應對2018年黑豹獨立電影的劇情支線,除了黑豹本人與他的主要配角外,也暗示黑豹自己的電影將對漫威電影宇宙帶來潛在的新影響。片尾由美國隊長帶領的復仇者(在漫畫中成為新復仇者(New Avengers)與秘密復仇者(Secret Avengers))們潛逃到瓦坎達尋求庇護,巴奇(Bucky Barnes)也自願進入冬眠。這樣的劇情安排,也為黑豹在銀幕上的未來撒下安全網;和《美國隊長》系列一樣,黑豹在獨立電影中也能有其他的復仇者配角支援。除了拉抬影片聲勢,也創造出不同的戲劇性衝突。

蜘蛛人: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有不少直接對漫畫致敬的台詞或鏡頭,包括美國隊長與鋼鐵人片尾的對峙畫面,或是蟻人(Ant-Man)站在鷹眼(Hawkeye)的箭矢上被發射出去;但最明顯的"彩蛋",莫過於在第二段的機場戰役內大放異彩的蜘蛛人了。在《蜘蛛人:驚奇再起》(Amazing Spider-Man)於票房與評價雙失利後,Sony終於與漫威合作,讓蜘蛛人返回他的老家(因此他明年的新電影也被順勢命名為《蜘蛛人:歸鄉》(Spider-Man: Homecoming))。這也讓《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中的蜘蛛人成為片中最大的彩蛋之一。未來漫威將擁有蜘蛛人的設定權,也能讓自家角色在蜘蛛人電影中出現(鋼鐵人已經確定在明年加盟)。由湯姆.荷蘭德(Tom Holland)飾演的彼得.帕克(Peter Parker),是和漫畫早期一樣的高中生,不同於以往的攝影師與大學生設定。硬要在雞蛋裡挑骨頭的話,帕克在片中的首度出場戲其實有些突兀;但編劇依然讓帕克對史塔克說出類似「能力越大,責任越重」的台詞,來彰顯史塔克與羅傑斯之間的意見衝突,多少讓篇幅略長的蜘蛛人出場畫面與電影主線有了些連結。儘管蜘蛛人的戲分其實可以從片中完全移除,也不影響劇情,但他的存在確實讓畫面上多了全新的年輕氣息。漫畫中的碎嘴習性也完全被展現出來,甚至還加上了蜘蛛人與其他飛行角色合作時,用蜘蛛絲黏在對方身上的橋段(片中他和戰爭機器(War Machine)演出過這部分)。史塔克招募蜘蛛人的原因,也是認為這小傢伙大概是全世界最強的非殺傷性武器;內戰並不是為了消滅彼此,只是壓制對方。讓蜘蛛人參戰,多少能有效打擊羅傑斯,而不至於殺死他。以行銷上而言,讓蜘蛛人加入內戰也是個為明年新電影鋪路的好決定;片中對他和史塔克間的師生情誼的描述,也將在他的獨立電影中被放大討論──我們最希望在未來看到的,當然是鋼鐵人在漫畫中為蜘蛛人打造的鋼鐵蜘蛛裝(Iron Spidey)!

  故事結尾的復仇者雖已分裂,但片尾的兩項彩蛋卻又帶來某種圓滿的和諧感:黑豹與蜘蛛人的橋段,除了流暢地對觀眾宣告這兩名新角色的加入,也讓片尾破碎的漫威家庭留下些許希望。等到星際暴君薩諾斯(Thanos)在《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入侵時,史塔克除了必須抵禦外星大軍,還得想辦法招募流離失所的同袍;在無限之戰開打前,內戰對情感破壞是必要的。漫威的大型連續劇目前在人物情誼上跌到谷底,卻又將劇情深度推向另一個高峰。對超級英雄類型電影嗤之以鼻,或不求了解的觀眾,自然會認為《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又是一部無腦的動作片。但《英雄內戰》要表達的情感主題並不會輸給其他影片。這是一部毫無英雄色彩的超級英雄電影;當他們拯救世界時,其實是在找尋自我的救贖,以及修補心中無法平復的過往傷痛。



圖片來源:Captain America官方Facebook
本文同步刊載於ViewMovi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