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火星異種》:蟑螂是進化了,那劇情呢?

  比起歐美的漫畫改編電影,日本漫畫的改編真人版作品經常都差強人意。除了《死亡筆記本》之外,拍差的作品大有人在。許多片子都只是抓住了原著中的幾個畫面,卻無法完全還原原著中的精華;不只無法滿足本國漫畫迷,也無法在國際市場發揮功效。今年的《火星異種》除了是改編暢銷漫畫外,也找來不少大牌演員,以及以有獨特視覺風格的三池崇史來執導。三池從出道開始,就以拍攝故事風格特異的黑道電影出名。當年同樣是改編漫畫的作品《殺手阿一》,就在國際影壇上大放異彩。《火星異種》的原著漫畫,除了在視覺上有其獨特性,故事性質上也與近年來相當受歡迎的末世僵屍類型故事有很大的相似性(《進擊的巨人》也是屬於這類範疇)。光看預告中的美術設計與佈景,也能看出本片的成本以日本電影來說並不低。在宣傳方面,主演的各大演員,諸如伊藤英明或山下智久,或是在好萊塢也有發展的菊地凜子(近作為《環太平洋》(Pacific Rim)),也能吸引不少觀眾買票進場。這次的《火星異種》,能靠著大牌演員與導演的獨特眼光脫穎而出嗎?遺憾的是,這場火星探測任務,和劇情中的結局一樣失敗了。




  《火星異種》的劇情敘述人類為了因應人口暴增問題,在火星上執行了長達數百年的火星地球化計畫,將苔癬與蟑螂這兩種駔能適應新環境的生物送上火星,以求改變地表生態。在2577年,由太空船巴格茲2號載運的一支特殊小組被送往火星,要將地表上殘餘的蟑螂消滅,以供人類移居。然而,當他們抵達目的地後,小隊成員卻遭到未知生命體的攻擊。之前被放置在火星的蟑螂們,在受到火星嚴苛的環境考驗下,居然在五百年內迅速演化成人形生物,在各項物理狀態上都超越了人類。唯一能抵抗蟑螂的,只有身體受過改造,並得到不同昆蟲能力的船員們。

  無論在故事或是美術設計上,都看得出《火星異種》受到不少其他科幻電影的影響。最明顯的影響,當然是直接出自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執導的《異形》(Alien):無論是對未知的外來生物的恐懼,或太空船密閉空間的設計,甚至是觀景窗的造型,都與《異形》與它的前傳《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中的設計相當類似。蟑螂人生下的蛋,在漫畫中的造型比較類似地球上蟑螂的卵鞘;但在電影中的造型與破裂方式,都看得到異形蛋的影子。但史考特對本片的視覺影響不只在太空船與怪物上;電影開頭時,小町小吉(伊藤英明飾演)與秋田奈奈緒(武井咲演出)在二十六世紀的未來都市中逃離警察的橋段,背景與人物穿著幾乎都是來自史考特的《銀翼殺手》(Blade Runner)。小栗旬飾演的科學家本多晃所乘坐的飛行車,車首前頭的雙輪設計也能看出該片帶來的影響。由於原著漫畫中並沒有特別強調地球上的一般光景,也讓三池崇史在設計上有更多自由;只不過,地球都市上的反烏托邦設計,未免也太抄襲《銀翼殺手》了。

  《火星異種》的優點主要都集中在前半段。儘管開場戲在視覺上根本移植自《銀翼殺手》,在氣氛上依然能感覺到火星蟑螂的危險性;儘管怪物沒有出現在螢幕上,但牠們的威脅感從電影開頭就能感受到。小町小吉開場時被警察包圍的戲碼,也呼應了片尾倖存的兩人被蟑螂人包圍的畫面;警察們穿著的制服,也特意設計成擁有昆蟲般的腹部花紋。穿著黑衣的警察,從城市四面八方湧出包圍主角們的場景,也在暗示人類與蟑螂人的相似性。無論在地球或火星,主角們面對的都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活下去的關鍵,除了讓自己變強,還得有精神上的依靠。三池在後半段也加入了大量的回憶片段,交代不同角色選擇來到火星的理由,以及被政府利用的悲哀。

  但本片後半段參差不齊的情感戲,卻打亂了電影整體的步調。從佈景到角色穿著,都能看出本片砸下了不少成本,但在後半段卻缺乏力道,連在打鬥上都少了許多真實感。人類角色們變身成為昆蟲混種人的片段,還是看得出日本傳統特攝片的氛圍與設計。也許是成本上無法與好萊塢的特殊化妝比擬而使然,角色們的昆蟲妝扮看起來還是很像《假面騎士》或是《超級戰隊》中會出現的變種怪人,使得觀眾很難嚴肅看待這些有著悲慘背景的人們。步調怪異的剪輯方式,也讓角色們間的情誼變得不清不楚;山下智久飾演的武藤仁突變成沙漠飛蝗的戲碼,在情感上的表達也因此變得相當彆扭。與漫畫不同的是,三池並沒有探討武藤仁的過往故事,卻在片尾硬生生給了他三分鐘的宣洩情感戲碼──當下山下智久宅還套著蝗蟲臉的特殊化妝。或許是成本使然,讓三池得透過大量填塞情感戲的方式,來彌補動作戲的不足;但許多情節剪輯上的問題,卻容易讓正沉浸在火星任務中的觀眾出戲。大量的回憶片段,沒有辦法彌補空洞的情感戲;角色們間的情誼,也經常被一筆帶過。最糟的是,當小町小吉在結尾說出打算想再回火星的台詞時,在故事整體上卻變得非常荒謬,並且毫無意義。當然漫畫是有第二部續作的存在,電影可能也在為此鋪梗,但光憑劇情上的安排,根本看不出小町想回到火星的理由。是要陪伴愛人的墳墓?還是撲殺蟑螂?這些片段都變成大型的空白氣泡,阻礙觀眾對角色們產生任何情感連結。

  遺憾的是,《火星異種》並不成功。日系漫畫電影的原罪它一項都少不了:導演過度強調畫面還原度,卻忘了細心刻劃人物們的心態。看到蟑螂人首度現身銀幕,想必能讓漫畫迷十分開心;但這股愉悅的情緒很快就會被空洞的劇情撲滅了,消逝的速度比蟑螂人跑的速度還快。巴格茲2號的船員們上火星到底有什麼實際效用?電影版中實在看不出來。



本文同步刊載於ViewMovi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