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X戰警:天啟》X-Men: Apocalypse:動機失焦的天啟末日

  現代漫威電影版圖的大成功,有大部分得歸功於2000年上映的《X戰警》(X-Men)與2002年的《蜘蛛人》(Spider-Man)。執導《X戰警》的布萊恩.辛格(Bryan Singer)在提升超級英雄電影的品質與故事深度上更是功不可沒。除了將漫威自家最受歡迎的變種人團隊搬上大銀幕,《X戰警》也捧紅了當時還沒沒無聞的休.傑克曼(Hugh Jackman),讓他連續演了十六年的金鋼狼(Wolverine)。儘管出現過《X戰警:最後戰役》(X-Men: The Last Stand)與《X戰警:金鋼狼》(X-Men Origins: Wolverine)這類差強人意的作品,當辛格在2011年的《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回歸製作團隊後,本系列的水平就再度被拉回正常水準。2014年的《X戰警:未來昔日》(X-Men: Days of Future Past),則綜合了新舊世代的X戰警成員,透過時空旅行的元素讓雙方在不同的年代合作,也達到系列作中的巔峰。今年的新作《X戰警:天啟》(X-Men: Apocalypse),則將前傳中X教授(Professor Charles Xavier)、萬磁王(Magneto)、魔形女(Mystique)三人的故事線做了收尾,並點出年輕一代X戰警在遇到金鋼狼前的起源。辛格將故事設定在《未來昔日》十年後的八零年代,並讓漫畫迷期待已久的反派天啟出場。不過,就像琴.葛雷(Jean Grey)在電影中挖苦的台詞一樣,這部《X戰警》是否也脫離不了第三集電影必爛的公式呢?(事實上,《天啟》是系列作中的第九部,不過也算是前傳中的第三部)


  《X戰警:天啟》敘述在《未來昔日》中的哨兵事件過後十年,萬磁王艾瑞克.蘭歇爾(Erik Lehnsherr)隱姓埋名躲到波蘭,並組織了新的家庭。魔形女雷雯(Raven Darkholme)被全球變種人視為英雄,但她也消失在大眾的目光中,不斷秘密幫助受到壓迫的變種人。X教授的學校則正常營運了十年,他也剛收了新進學生史考特.桑默斯(Scott Summers,日後的X戰警隊長獨眼龍((Cyclops),泰.謝里丹飾演(Tye Sheridan))。此時,世上首位變種人天啟在開羅復活;他在古埃及就已經以神明的身分存在,擁有各種不同變種能力的他,企圖對處於冷戰的人類社會進行改造,讓變種民族成為統治世界的主要勢力。當X教授的學校受到天啟襲擊後,剩餘的年輕變種人必須仰賴魔形女的帶領,並想辦法奪回被天啟帶走的X教授;魔形女,萬磁王,與X教授三人也得面對過去二十年間的恩怨與歧見,在天啟末日降臨前挽回彼此間的關係。

  由布萊恩.辛格一手打造的《X戰警》電影系列,是目前所有超級英雄電影中唯一沒有被重拍成不同版本過的故事。儘管《未來昔日》對整個系列的劇情時空做了大改造,但整體世界觀還是由2000年的《X戰警》一脈相傳下來,其中也包括金鋼狼的兩部外傳電影,以及今年二月上映的《惡棍英雄:死侍》(Deadpool)。早在漫威建構出自家的電影世界觀前,辛格就已為《X戰警》量身打造了串連各部片的情節,並以變種人作為社會上弱勢族群的隱喻。《天啟》直接延續《第一戰》與《未來昔日》中的不同角色故事支線;在系列上來說,本片是承先啟後的篇章。除了交代上一代角色群在X教授的特殊學校創立前後二十年內發生的種種,也交代了2000年的《X戰警》中,由獨眼龍領軍的團隊是如何被成立的。和《黑暗騎士:黎明升起》(The Dark Knight Rises)與《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一樣的是,《天啟》的角色情感都來自整個系列作的情節;續集包袱一個都不少,肯定會讓首度接觸本系列的觀眾一頭霧水。但對看了《X戰警》十六年的影迷來說,自然能發現辛格在人物出場編排上的巧思,以及從前作延續到本集的支線。漫畫迷們熟悉的黑鳳凰(Dark Phoenix),與在《未來昔日》中就隱約暗示過的武器X計畫(Weapon X,在《X戰警:金鋼狼》與《死侍》中都有出場),在片中都有一定程度的戲份,卻又不干擾主線劇情的進行。早在漫威端出《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前,辛格就已展現他在拍攝這類大團隊電影上的導演技巧。他在《X戰警2》(X2)中,就同時掌握多名角色故事線,卻又不會讓故事流於冗長或曖昧不清。

  《天啟》讓魔形女放下過去二十年的心理重擔,也是萬磁王對一生中所有苦難的回溯。萬磁王原本就是漫威故事中最有悲劇色彩,卻又最有破壞性的反派。從《第一戰》開始在他身上發生的憾事,在《天啟》中又再度重演;在前傳三部電影中,萬磁王連續失去了父母、摯友、自由、與妻女。不向命運低頭的他,在本片中的悲傷啜泣橋段,代表了整部系列作中所有弱勢族群的痛。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不愧是這個世代演技最高明的演員之一;他的萬磁王從《第一戰》中的年輕叛逆,到《未來昔日》中的反動領袖,一直到《天啟》中的悲傷復仇者,都展現出萬磁王難以逃脫的悲劇命運。儘管擁有最強大的控制磁場能力,本作中的萬磁王卻是全片內心最脆弱的人物。受到天啟增幅能力的他,依然沒有辦法平復內心的傷痛;再多的破壞,也止不住他眼眶中充滿喪親之痛的淚水。何時奧斯卡才要頒給法斯賓達一座小金人?

  對漫威影迷來說,《天啟》會讓他們看得十分開心,臉上也會不時露出知曉情節的興奮笑容;但《天啟》是部優缺點明顯的電影。天啟本身在漫畫中的性質,原本就是和薩諾斯(Thanos)與奧創(Ultron)一樣的終極頭目。這類角色儘管戲劇張力十足,也能把主角們打得落花流水,卻老是搬弄毀滅世界的把戲。想毀滅世界?不要緊,但至少把理由說清楚。儘管片中天啟不斷強調他將摧毀人類世界,讓新秩序君臨天下,卻很難看出他征服世界外的動機。比起情感色彩濃厚的X教授三人組,天啟則比較像是個性平板的自然力量;他帶來毀滅,卻沒有真正的動機可言。就連他與四騎士間的關係,似乎也只是利益關係使然,而非和漫畫中一樣對他們精神洗腦;當然,在改編上這不是大問題,但片中天啟與四騎士的互動並無法展現死忠信徒面對神明的感受。大天使(Archangel)與靈蝶(Psylocke)儘管能在視覺上滿足酷愛原著漫畫《天啟紀元》(Age of Apocalypse)的漫畫迷,在片中卻只是作為打手用的平板角色;靈蝶則更不用多說,她的存在擺明只是為了對未來的《X特攻隊》(暫譯,X-Force)鋪梗。等到日後她和金鋼狼與死侍合作時,才能看出她的角色特點吧。

  就如琴.葛雷說的,《X戰警:天啟》終究逃不過第三集的失敗魔咒;當然,片中這段台詞的原意可能是用於諷刺《X戰警:最後戰役》與《X戰警》一二集的品質差距,但在某種程度上依然適用於《天啟》。相較之下,前作《未來昔日》還比較像是豪華終曲。但這並不代表《天啟》是失敗之作;拿去和前面提過的兩部本系列劣作比較,立刻就能分出高下。由於天啟本身較為薄弱的反派性質,不但影響表現相當傑出的演員們,也拖累整體劇情的發展。《X戰警》九部系列作中,《天啟》無法超越《未來昔日》的成就,也追不上《第一戰》的年輕氣息,但整體而言並不失為中上階的佳作。喜歡漫威與《X戰警》系列的觀眾,勢必不會對本片感到失望;但別期待片中帶給你《未來昔日》中的感動了。


圖片來源:X-Men官方Facebook
本文同步刊載於ViewMovi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