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0日 星期五

《魔獸:崛起》Warcraft:暴雪的野心,銀幕的失足

  暴雪遊戲公司(Blizzard Entertainment)在1994年發行《魔獸爭霸:人類與獸人》(Warcraft: Orcs & Humans)時,大概沒有想到這款即時戰略遊戲會打造出全球最受歡迎的虛擬奇幻世界之一。從一開始的戰略遊戲,到2004年上線就暢銷至今的大型線上多人遊戲《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暴雪不只成功創造自己的品牌,也透過遊戲、漫畫、和小說,讓艾澤拉斯(Azeroth)的設定不再只限於人類與獸人間的爭戰。儘管設定上非出自一人之手,魔獸系列龐大的世界觀早已不輸任何知名的奇幻小說,諸如《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或《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真人電影版的翻拍計畫早在2006年就開始,但直到十年後,暴雪公司的商標才正式躍上大銀幕。《魔獸:崛起》(Warcraft)由鄧肯.瓊斯(Duncan Jones)執導。瓊斯之前的作品《月球》(Moon)與《啟動原始碼》(Source Code)都有不錯的口碑,在劇情編排與人物刻畫上也都包含了足夠的深度。《魔獸:崛起》是瓊斯首度拍攝大成本的商業片,故事中還有數名個性明確的核心角色,再加上改編自擁有大批支持者的遊戲,自然帶來不少壓力。再者,電玩改編電影一向惡名昭彰,歷來勉強能趕得上一般電影水準的,可能只有傑克.葛倫霍(Jake Gyllenhaal)主演的《波斯王子:時之刃》(Prince of Persia: The Sands of Time),但該片也只是中庸之作。究竟《魔獸:崛起》能不能靠著豐富的背景設定與角色群,改變電玩改編電影的失敗魔咒呢?以下的討論以電影設定為主,片中情節與遊戲正史的差異就暫且不談。


  《魔獸:崛起》的劇情大致改編自第一代遊戲《魔獸爭霸:人類與獸人》。跟現在較為人所知的《魔獸世界》比起來,《魔獸:崛起》算是前傳。故事敘述居住在荒涼世界德拉諾(Draenor)的獸人部落,在術士古爾丹(Gul’dan,吳彥祖飾演)領導下,穿越了黑暗之門來到生機蓬勃的艾澤拉斯世界,打算征服新家園。霜狼部族的酋長杜洛坦(Durotan),對古爾丹能吞噬生命的詭異魔法能源「魔能」(fel)感到不信任,但依然被迫與夥伴奧格林.末日錘(Orgim Doomhammer)加入古爾丹的麾下。遭到入侵的人類國度暴風王國(Stormwind)派出指揮官安督因.洛薩(Sir Anduin Lothar)前往找尋守護者麥迪文(Medivh),打算找出獸人入侵的原因。途中洛薩碰上年輕法師卡德加(Khadgar)。卡德加在獸人攻擊中發現了魔能的跡象,決定前往警告握有強大法力的麥迪文。在此同時,意圖推翻古爾丹統治的杜洛坦,則秘密與人類安排會面,打算透過與聯盟合作,擊退古爾丹的治權。但隨著故事進展,雙方陣營的秘密紛紛被揭開,原本各族的敵友關係也不再分明。隨著戰事高漲,人類與獸人間的英雄得趕在一切都太遲前,找出推動獸人入侵的真凶。

  獸人是本片最大的優點。無論是毛髮與肌肉的動畫細緻度,或是杜洛坦的矛盾心理,都讓獸人擺脫身為醜惡反派的刻板印象。片中對杜洛坦夫妻的鋪陳,以及他對族人與妻兒的感情,都與《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中的主角凱薩(Caesar)十分相似──兩者都是動態捕捉技術下的產物。杜洛坦是個備受內心煎熬的角色;儘管希冀找到新家園,並守護自身的傳統,卻又對看似民族救星的古爾丹感到不信任。他對家庭的責任感,能輕易讓觀眾對他產生同理心。獸人的造型,在視覺上會被立刻分類為反派;但即便身為入侵者的一員,杜洛坦扮演的良心角色,卻為獸人帶來不同的詮釋。這也是《魔獸:崛起》的一大優點:觀眾無法單純以奇幻角色的傳統造型,來定義人物們的正邪取向。外型醜惡的獸人有強烈的榮譽感,看似英雄的人類也有著對彼此的不信任與猜忌。跟《阿凡達》(Avatar)與上述的《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雷同,非人角色反而觸動了觀眾心弦。看似怪獸的獸人們,是本片中最對自我身分感到質疑的角色。他們的確是入侵者,但民族傳統中的榮譽心,卻讓杜洛坦率領的霜狼部族不願仰賴古爾丹毫無道德可言的邪惡法術,或參與殘殺無辜民眾的舉動。

  儘管模糊了正邪間的界線,《魔獸:崛起》在世界觀上的設定也十分淺顯易懂。即便是沒接觸過魔獸的觀眾,也能迅速接受電影中的奇幻世界。玩遍系列作超過十年以上的觀眾,肯定會在許多稀奇古怪的奇幻地名與人名被提及時感到開心。瓊斯相當注重翻拍時的各項細節,魔獸系列的長期愛好者對這點會有很深的感受。從台詞中的影射,到電影中的許多彩蛋(例如一句台詞都沒有的葛羅瑪許.地獄吼(Grommash Hellscream)或河邊的魚人(Murlock)),到服裝與美術設計,都能看出瓊斯所要求的強烈還原度。但對新觀眾來說,這些影射毫無意義,也多少影響到觀影感受。瓊斯打造的《魔獸:崛起》,是一部為遊戲迷所量身打造的電影。然而,就跟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一樣,大量的原著影射反而阻礙了大眾的觀影樂趣。魔獸系列遊戲的美術設計原本就走美式漫畫風格,電影版本也遵照遊戲傳統,讓角色們套上各式幾乎完全來自遊戲的服裝與武器。獸人的身材比例自然沒有問題,但當人類演員們拿起誇張的巨大武器,在螢幕上的觀感反而有那麼一絲不真實。原本應該帶有強烈動畫感的獸人,在螢幕上的細膩視覺效果,卻比穿著華麗盔甲的人類角色還來得強烈。

  劇本與剪輯是《魔獸:崛起》最薄弱的部分。比起獸人的心理矛盾戲份,人類方的劇情相對薄弱許多。瓊斯之前表明過,劇院版本的《魔獸:崛起》刪去了四十分鐘的戲碼,也會收錄在日後的導演加長版DVD中。剪輯上的問題在影片中後段特別明顯,許多橋段都彷彿是角色說了兩句話,還來不及完整表達當下的氛圍,畫面就切換到別的場景。遊戲迷或許能理解這些片段的涵義,但對大眾而言,許多解釋不清的片段反而讓人一頭霧水。片中洛薩、混血女獸人迦羅娜(Garona Halforcen與卡德加三人在營火旁的談話,原本應該讓觀眾對迦羅娜與卡德加兩人的過去產生同情,卻在洛薩的一句戲謔嘲諷後被迅速跳過。到底該對這兩人感到憐憫,或將他們的痛楚當成玩笑?麥迪文是遊戲中最受歡迎的人物之一,但在片中的動機也同樣不明。一開始就對人類王國不理不睬的他,與萊恩王(King Llane Wrynn)和洛薩到底有什麼過往?他又為何突然倒戈,並成為惡魔?遊戲迷當然會大喊薩格拉斯(Sargeras)萬歲了,但一般觀眾只對他模糊的行事動機感到困惑。他是自願幫助古爾丹的罪人?還是被惡魔附身?還是他就是惡魔?這些遊戲迷能輕易回答的問題,電影版中卻沒有妥善交代。

  《魔獸:崛起》和《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遇到了同樣的問題:上映前就遭到不少影評臭罵。但負評的許多原因都是來自對作品改編來源的偏見。對電玩或奇幻故事無感的影評人或觀眾,事前就已帶有歧視眼光,在碰上一連串遊戲影射時,便開始無的放矢。的確,比起瓊斯的前兩部傑出作品,《魔獸:崛起》只在及格邊緣,但這並不代表本片徹底失敗。他打造出明確的世界觀,也忠實呈現遊戲中的豐富視覺內容;對原本難以呈現的獸人部落,更賦予對情感的深度描寫。然而,為了讓大量主要角色在銀幕上有一席之地,每個角色的細膩度也因此被削弱。觀眾能對電影開頭中,杜洛坦與妻子德拉卡(Draka)的溫情對話感到溫馨,也會在他們的獨子被放進河中漂流時覺得難過;但洛薩痛失愛子的戲份,在情感層面的描寫上卻差了一大截。片尾中獸人與人類間的大戰,儘管也是氣勢磅礡的戰爭場面,卻少了彼得.傑克森(Peter Jackson)執導《魔戒》時,在大場面拿捏的情感重心。《魔獸:崛起》野心龐大,卻在劇本編排上滑了個跤。儘管在各式細節上,都看得出瓊斯與製作團隊的細心,但故事的整體呈現卻不夠完美。《魔獸:崛起》並不純粹為了重現電玩畫面而拍,它的計畫是打造一個全新的大銀幕奇幻世界。可惜,下歪了第一步棋,導致整部片成了中庸之作。假若傳奇影業與暴雪在續作中改善本作的毛病,電影第二集就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既然獸人已成為本作的優點,那何不好好利用片尾被人類撿起的杜洛坦之子呢?索爾(Thrall),全世界的魔獸迷需要你!

  當然如果下一集出現阿薩斯(Arthas Menethil)就更好了。


圖片來源:Warcraft官方Fan Pag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