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海底總動員2:多莉在哪兒》Finding Dory: 健忘魚兒的奇幻冒險

  曾經有一段期間,有滿多人擔心皮克斯會被過多的續集拖累。儘管《玩具總動員3》(Toy Story 3)叫好又叫座,但《Cars 2》就沒這麼好運了。然而,迪士尼並沒有放棄將皮克斯自家的賣座電影繼續打造為系列作;除了《玩具總動員》外,《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s)也有拍攝續作的計畫。2003年上映的《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至今仍然是皮克斯畫面最漂亮的電影之一。當年小丑魚馬林(Marlin)與藍刀鯛多莉(Dory)橫越大海,來到澳洲尋找被人類抓走的尼默(Nemo)的故事,除了展現皮克斯豐富的故事原創性,在視覺特效上也是一大進步。早在2005年,迪士尼原本就打算在皮克斯沒有參與的情況下,拍攝《海底總動員》的續集,但最後計畫胎死腹中,也因此延宕多年。時間一直拖到十三年後,小丑魚父子的海洋冒險才展開新篇章。只是這次主角換成患有短期失憶症的多莉。乍聽之下,《海底總動員2:多莉在哪兒》(Finding Dory)的片名與劇情都像是老梗新用。一開始,或許連皮克斯製作群都這麼覺得,不過最後的成品,是否遭到續集魔咒拖累,或是成為皮克斯品牌的另一大作呢?


  《海底總動員2:多莉在哪兒》由多莉的童年開始講述故事。從多莉的父母親開始,輾轉敘述到她因為失憶症,而遺忘了自己的家園所在,並飄洋過海到了世上其他地區,一直到在澳洲附近撞上焦急尋子的馬林。接著,故事迅速轉到前作事件的一年後。與馬林和尼莫同住的多莉,腦中突然出現了不少來自過往的記憶片段。想起父母的多莉,誤打誤撞地流落到了海洋公園的動物醫療區。在那裏,多莉碰上了企圖逃往克利夫蘭海洋館的章魚漢克(Hank)。劇情接著由兩方面進行:一邊是在海洋館中找尋親人的多莉與漢克,另一邊則是跟著多莉的線索追過大海的馬林與尼莫。

  皮克斯最拿手的招數,就是將成人的嚴肅主題與情感元素,溶入適合各年齡層的劇情之中。從《天外奇蹟》(Up)的流產與家庭議題,到《瓦力》(Wall.E)對科技進步的反諷,皮克斯總能在提供闔家歡樂的故事的同時,為劇情灌入深層意義。《海底總動員2:多莉在哪兒》也不遑多讓。前作的情感重點,在於親子間的誤解與情誼。親子之間的誤會導致馬林與尼莫分離,兩者的感情聯繫也推動了劇情。親情主題延續到了本作,只是這次是由與家人分離多年的多莉,來主導親情部分的主軸。無論是小魚時期的多莉,或是由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艾倫.狄珍妮(Ellen DeGeneres)配音的成年多莉,都有相當吸睛的表現。多莉的失憶症原本是片中的笑點之一,但在本作卻被轉為帶有悲劇性質的症狀。遺忘短期記憶的多莉,儘管滑稽感十足,卻在流露與親人失散時的落寞語氣時,讓本片帶了點傷感氣息。

  這次的《海底總動員2:多莉在哪兒》並沒有對較為嚴肅的成人議題作著墨,而是繼續延伸前作的親情戲碼。馬林與尼莫這次擔綱配角,不過這次兩人情誼的焦點,則轉到與多莉個性的對比之上。這次馬林對尼莫的態度,不像前作中如此具有控制性,但擔心的對象卻轉移到多莉身上。在故事的三人核心中,馬林一直扮演父母性質的擔憂者角色。本作的尼莫反而成為大哥哥般的人物,提點無法對多莉放心的父親馬林。對比前作與本片,馬林依然是需要他人開悟的執著人物。以道德教育層次來說,馬林代表觀眾的角度,對孩子般的其他角色施與擔心,卻又得學習適時放下,讓看似迷惘的多莉自由成長,發掘自身的出路。

  在背景設定上,本作不採用上集的寬闊海域,反而專注在水族館的室內場景,對視覺呈現來說,也帶來顯著差異。困在過往家園中的多莉,得仰賴自身的零碎記憶片段,以及兒時好友鯨鯊從水管中傳來的回音,來找尋出路。整場水族館中的戲碼,似乎迴響了多莉本身的心理狀態。她並不像一般的腳色,會在迷惘時陷入悲傷;她需要做的,是從連自己都摸不清的過去中找到自己的目標。從這方向來看,整部片就是一場在多莉腦海中上演的戲碼:水族館恰巧代表多莉的過去。場面格局上的縮小,無損於畫面的精緻度,反而讓角色們與觀眾有更多時間思考;多莉原本逗趣的健忘症,也被賦予了新的悲傷面貌,更提升觀眾對她的同情。儘管不像其他皮克斯名作般帶有讓人省思的議題,《海底總動員2:多莉在哪兒》依然是適合闔家觀賞的電影。


圖片來源:Pixa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