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2日 星期二

《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人類與異形起源的戰慄真相

  英國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生涯中拍過不少經典,涉獵故事範圍也極廣。從黑幫電影《美國黑幫》(American Gangster)、史詩題材《神鬼戰士》(Gladiator)、到科幻經典《銀翼殺手》(Blade Runner),史考特都交出過相當不錯的成績,也將不少演員(諸如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推上奧斯卡影帝的皇位。在1979年,他計畫拍出一部可被比喻為太空版《大白鯊》(Jaws)的科幻恐怖片,讓孤立無援的一群人困在太空船中,被不知名的嗜血怪物追殺:《異形》(Alien)於焉而生。《異形》不只打造出影史上最令人難忘的異星生物,也創造了經典女英雄角色愛倫.雷普利(Ellen Ripley)。由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飾演的雷普利在《異形》系列中不只是對抗怪物的女英雄,也是不屈於男性暴力的堅強母性角色。《異形》延伸出三部續集,以及兩部與終極戰士(Predator)合演的外傳。異形本身的各種神祕特質,即便在首部電影上映後的三十幾年,也依然沒有正式的解答。異形從何而來,又為何被製造出來?連史考特本人都對探索異形的起源十分有興趣。要追朔異形的來由,勢必得回到《異形》中LV-426星球上那艘墜毀的外星太空船,以及上頭已轉為化石的駕駛員骨骸。他們是異形的創造者,或是另外一支被這些怪物消滅的種族?積欠了多年的答案,終於在2012年由史考特執導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中獲得解答。不過,史考特的野心已經從恐怖片,延伸到打造更宏偉的創世神話。


  《普羅米修斯》敘述2089年,科學家伊莉莎白.蕭(Elizabeth Shaw,歐蜜.瑞佩斯(Noomi Rapace)飾演)與查理.哈勒威(Charlie Holloway)在蘇格蘭的斯凱島(Isle of Skye)發現古代的星際地圖,其中的資訊與世界各地其他古文明遺跡中提及的天神有許多相同點。透過星圖中的資訊,衛蘭企業(Weyland Corporation)的執行長彼得.衛蘭(Peter Wayland,蓋.皮爾斯(Guy Pearce)飾演)出資贊助了太空船「普羅米修斯號」(Prometheus)的探索旅程。船上除了來自各領域的科學家外,還有衛蘭公司的高階主管梅瑞蒂絲.維克斯(Meredith Vickers,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飾演),與外表與人類無異的機器人大衛(David,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飾演)。普羅米修斯號的計畫,是前往星圖中所指出的LV-223星球,並找到蕭理論中的造物主種族:工程師(Engineer)。在蕭的理論中,工程師造就了地球的生物演化;對人類而言,他們就等於神明。抵達LV-223後,普羅米修斯號的組員成功找到了古代文明的遺跡,卻遭遇到前所未見的恐怖威脅。探索人類起源的旅程,究竟會讓人類見識造物主的偉大,或是墮入難以想像的恐懼?

  原本史考特的目標,是拍攝解釋異形起源的前傳電影。但在與編劇戴蒙.林道夫(Damon Lindelof)討論過後,史考特改變了原本的想法,讓本片著重於人類誕生的謎團,並以此延伸出創造者/親代與被創造物/子代之間的複雜關係。片名中的普羅米修斯是希臘神話中的泰坦巨人,由於盜取天火賜與人類,而遭到眾神的永世責罰。在拍攝電影開頭的創世橋段時,史考特故意避開對該地的描述。究竟這裡是亙古的地球,或是工程師灑下生命種子的其他星球?站在瀑布邊的蒼白巨人,在吞下神秘的黑色黏液後,身體徹底分解為讓新世界繁衍新生命的種子。這是個充滿神話感的沉默場景,也代表了《普羅米修斯》的故事核心:創造。人從何而來,又為何而生?片中角色探訪造物主的原因,有些為了宗教理由,有些則為了本身的自傲。當神明成為現實中的存在,人類該用何種態度重新審視自身的存在?

  機器人大衛的角色,則提供不同於人類的外人視角。大衛是尖端科技的結晶,也明白自身的創造者身分。但他卻不認為人類有任何讓他佩服的特點,也因此無法理解科學家們尋找造物主的意義。冷眼旁觀這場探險的大衛,遵照人類的命令行事,心中卻無法找到對創造者的認同。法斯賓達將大衛詮釋為冷酷卻又充滿好奇心的角色。他不是殺手,在片中也從未傷人,卻能在言行中莫名地讓觀眾與片中人物感到冷冽。他人認為大衛缺乏人性,大衛也不覺的人性是他需要的特質。讓他感到好奇的,是為何創造他的人類對自身的創造者如此著迷。子代對親代的景仰與崇拜,在蕭、衛蘭、維克斯身上都看得到;但大衛完全沒有這種情感。哈勒威嘲諷他缺乏的人類情緒,卻也是大衛最鄙視的事物。他是個瞧不起父母的冷冽孩童,卻又想了解讓上一代魂牽夢縈的因素。

  整部《普羅米修斯》充斥著親代與子代間的衝突與渴望。身為被創造物的人類,渴求工程師種族的知識與認同,卻又不明白為何造物者居然企圖毀滅我們。自認擁有與天神並駕齊驅的能力的衛蘭,也冷落了自身的子代:無論是親生女兒維克斯,或是自己打造出的機器人大衛。維克斯用盡心機,卻得不到父親的關注;大衛儘管事必躬親地照料衛蘭,卻只被衛蘭當作炫耀自身技術用的標誌,是不配擁有人類權力的工具。極力找尋工程師存在的蕭,也為了證明自身信仰,以及父親死亡的意義,不惜為研究投入一切,換來的卻是天罰般的危難。但恐懼不只來自親代,子代也同樣為親代帶來不可測的威脅。在初期的劇本中,原本會講述工程師決定在兩千多年前毀滅地球生物的原因,是因為羅馬帝國處決了工程師派到人類世界的使節,也就是耶穌基督;但史考特覺得這樣的編排,會讓劇情的宗教感變得過度強烈,因此刪除了這個橋段。在正片中,史考特刻意模糊化工程師企圖消滅人類的理由,除了增加神秘色彩,也讓蕭對工程師/親代的意圖更加不解。為何創造者想毀滅我們?身為子代的我們,究竟犯下何種滔天大錯,讓造物主如此憎恨人類?工程師用於改造世界的黑色液體,能夠創造嶄新的生命型態,卻也衍伸出毀滅親代的異形。異形代表的,是難以控制的下一代威脅,也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恐怖力量。身為異形親代的人類與工程師,雙雙遭到子代的反撲。在《異形》系列中,角色們經常將異形比喻為完美的生物;但這完美的子代,卻造成親代的滅亡。

  《普羅米修斯》儘管刻意在劇情主軸上與《異形》保持距離,卻依然是《異形》世界觀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作品。和首部《異形》一樣,史考特丟出大量謎團,讓觀眾去深思片中的宗教與哲學意涵,卻又讓工程師與異形保留著神祕氣息。然而,或許是為了延伸《異形》中的恐怖元素,片中對許多配角科學角的詮釋都相當平板,甚至做出一些典型恐怖片人物才會做出的蠢事,諸如碰觸擺明危險的不知名外星生物。但片中的中心人物,蕭與大衛,則妥善地表達出史考特想透過《普羅米修斯》表達的主題。目前史考特已經著手拍攝續集《異形:聖約》(暫譯,Alien: Covenant),劇情除了將逐漸引進《異形》世界觀的主軸,也將對工程師的謎團做出更多解釋。如果說《普羅米修斯》企圖解釋人類的起源,那麼續集就將專注在異形的創造初始上。期待看到外星生物大戰的觀眾,大多會對《普羅米修斯》高概念的劇情感到不解;但《普羅米修斯》的精華,在於它對親子代關係的描述,以及人為何為人的議題探討。當然,如果是《異形》的老影迷,就更不能錯過本片了。


圖片來源:20th Century Fox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