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正宗哥吉拉》Shin Godzilla:日本 vs 哥吉拉

  上一次日本拍攝哥吉拉電影,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了。千禧世代的最終作《哥吉拉:最後戰役》(Godzilla Final Wars)無論在票房或評價上,都無法重現哥吉拉系列過往的社會批判性,或是劇情上的成熟度。這隻代表核災的水爆怪獸,也因此沉眠在東寶的倉庫中,和劇情中一樣蟄伏在黑暗之中,逐漸被世人淡忘幸好這件事並沒有發生。2014年由美國傳奇影業製作,蓋瑞斯.艾德華(Gareth Edwards)執導的《哥吉拉》(Godzilla)讓牠重獲新生,並且在全球各地都打下不錯的票房口碑。傳奇影業接下來也即將透過哥吉拉,打造自己的電影世界觀,讓金剛和哥吉拉系列中的其他怪獸登場;光是預計在2019年上映的《哥吉拉2》,就已經公佈將有魔斯拉與王者基多拉出現。美國版本的成功,讓東寶對哥吉拉重拾信心。十年的休息,讓市場不再對當年每年一部的哥吉拉感到麻痺,也讓製作人員發掘出更多的新意。日本在過去十年內遭遇的問題,從311海嘯,到日後延伸出的福島核災,以及政府處理災難時的緩慢態度,都讓東寶在拍攝新版哥吉拉上得到許多靈感。東寶旋即在美版哥吉拉上映後,立即宣佈重啟哥吉拉的拍攝,成品也在今年七月於日本首映。《正宗哥吉拉》(シン・ゴジラShin Godzilla)由以《新世紀福音戰士》(Neon Genesis Evangelion)聞名的庵野秀明執導,樋口真嗣擔任特效總監。日文片名除了有「新」的意思外,也包含了「神」與「真」的涵義。新版本的宣傳詞「日本vs哥吉拉」恰如其分地代表了本片的意涵;這是一部模擬哥吉拉出現在真實世界的電影。

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瘋狂與無序的一線之隔

  DC曾一度霸佔超級英雄電影的市場,從樹立超人經典形象的克里斯多夫.李維(Christopher Reeves),到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讓蝙蝠俠成為全球影壇注目焦點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DC旗下的兩大人物不需倚賴漫畫,就已經是全球家喻戶曉的角色。但自從漫威重整旗鼓加入電影戰局後,大型銀幕世界觀的概念就霸占了市場。在諾蘭的黑暗騎士三部曲結束後,華納也積極想加入擴充世界觀這塊大餅。從2014年由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執導的《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則成為DC電影擴張宇宙的基石。急於趕上漫威進度的華納,旋即安排了接下來幾年各部DC腳色的獨立電影,以及兩部《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然而,今年三月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卻收到極度兩極化的迴響。不只影評對該片報以大量負評,不少漫畫迷與一般觀眾也對話題性十足的《蝙蝠俠對超人》皺眉搖頭。無論對劇情陰沉調性的抱怨,或是動機不明的角色安排,都讓這兩大角色在螢幕上的首度會面少了許多光彩,在票房成績和評價上都無法與漫威2012年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相比。華納的希望,落在今年暑期接續《蝙蝠俠對超人》上映的《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身上。比起《蝙蝠俠對超人》對超人,《自殺突擊隊》中除了小丑外,幾乎全部角色都沒有大眾知名度。就算是漫畫讀者熱愛的哈莉.奎茵(Harley Quinn),對一般觀眾而言也是毫無感覺的新角色。用上漫畫中的二階角色擔任電影主角,除了為電影世界觀增添不同於其他超級英雄的調性,也明顯效法漫威用類似手法操作的《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畢竟在遭到大眾排擠的《蝙蝠俠對超人》後,華納肯定需要一劑強心針,來挽救自起頭初期就不平穩的DC電影世界觀。

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哈利波特與詛咒之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 第一部第一幕第二場

第一幕,第二場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月台被霍格華茲特快車冒出的濃密白色蒸汽覆蓋。

月台上的人群十分忙碌──上頭並不是穿著西裝上班的人們──而是想對自己的愛子們道別的長袍巫師與女巫。

阿不思:這就是了。
莉莉:哇!
阿不思: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莉莉:他們在哪?他們到了嗎?或許他們沒來?

2016年8月1日 星期一

《哈利波特與詛咒之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 第一部第一幕第一場

第一幕,第一場
王十字車站

車站忙碌又充滿人潮,擠滿了前往各處的乘客。在繁忙的人潮中,有兩台推車上的籠子嘎嘎作響。兩名男孩,詹姆.波特(James Potter)與阿不思.波特(Albus Potter),正推著推車;他們的母親,金妮(Ginny),隨後跟上。三十七歲的哈利肩上扛著他的女兒莉莉(Lily)。

《哈利波特與詛咒之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劇本書封介紹

霍格華茲戰役的十九年後
身為哈利波特並不容易,當他身兼魔法部的過勞員工、丈夫、以及三名學齡子女的父親後,事情就更難過了。

當哈利受到一段不願消逝的過往纏身時,他的小兒子阿不思則得處理他從來不想接受的家族歷史。當過去與現在詭譎交錯時,父子兩人都得面對令人不安的真相:有時候,黑暗會從意想不到的地方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