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正宗哥吉拉》Shin Godzilla:日本 vs 哥吉拉

  上一次日本拍攝哥吉拉電影,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了。千禧世代的最終作《哥吉拉:最後戰役》(Godzilla Final Wars)無論在票房或評價上,都無法重現哥吉拉系列過往的社會批判性,或是劇情上的成熟度。這隻代表核災的水爆怪獸,也因此沉眠在東寶的倉庫中,和劇情中一樣蟄伏在黑暗之中,逐漸被世人淡忘幸好這件事並沒有發生。2014年由美國傳奇影業製作,蓋瑞斯.艾德華(Gareth Edwards)執導的《哥吉拉》(Godzilla)讓牠重獲新生,並且在全球各地都打下不錯的票房口碑。傳奇影業接下來也即將透過哥吉拉,打造自己的電影世界觀,讓金剛和哥吉拉系列中的其他怪獸登場;光是預計在2019年上映的《哥吉拉2》,就已經公佈將有魔斯拉與王者基多拉出現。美國版本的成功,讓東寶對哥吉拉重拾信心。十年的休息,讓市場不再對當年每年一部的哥吉拉感到麻痺,也讓製作人員發掘出更多的新意。日本在過去十年內遭遇的問題,從311海嘯,到日後延伸出的福島核災,以及政府處理災難時的緩慢態度,都讓東寶在拍攝新版哥吉拉上得到許多靈感。東寶旋即在美版哥吉拉上映後,立即宣佈重啟哥吉拉的拍攝,成品也在今年七月於日本首映。《正宗哥吉拉》(シン・ゴジラShin Godzilla)由以《新世紀福音戰士》(Neon Genesis Evangelion)聞名的庵野秀明執導,樋口真嗣擔任特效總監。日文片名除了有「新」的意思外,也包含了「神」與「真」的涵義。新版本的宣傳詞「日本vs哥吉拉」恰如其分地代表了本片的意涵;這是一部模擬哥吉拉出現在真實世界的電影。



  《正宗哥吉拉》是本系列的重啟作品。東寶並非首度用重啟方式拍攝哥吉拉;1984的平成系列首作就忽略了昭和時期的二代哥吉拉故事,只與1954年的原版有連結。千禧世代的每部作品,除了機龍二部曲外,在世界觀上也與其他作品沒有關聯,或是稍微改變1954年的原版背景。劇情由對東京灣上的神祕漂流船隻的調查展開。在無人船隻被發現後,東京灣立刻出現海底隧道坍塌事件,海面上也出現巨型水柱。政府原本以海底火山噴發作為解釋,卻在民眾上傳的網路影片上發現巨型生物。驚慌失措的內閣高層緊急動員,找尋各路專家研究不明的巨大生物。就在政府高層爭執之際,巨型生物急速登陸鎌倉,打破專家們對牠的習性臆測。緊急出動的自衛隊,卻又在總理的惶恐舉動下,延誤攻擊時機。各國也對巨大生物的出現表達關切,美國也派出特使要求日本政府做出制約措施。急速進化的巨獸被命名為「哥吉拉」,也不斷突破自衛隊設下的各種防線與武力封鎖。政府除了得面對哥吉拉的龐大威脅,還有面臨內部成員的政治壓力,美國的外交施壓,以及巨獸登陸後所造成的各項社會問題。

  這是十多年來,第一部真正帶來恐懼的哥吉拉電影。2014的美國版對哥吉拉的強韌性質致敬,也像昭和與平成時期一樣,將牠詮釋為無人能敵的自然界力量;片尾,人們在擊敗穆透(M.U.T.O.)的哥吉拉身上看到敬畏與希望。但在庵野秀明的執導下,新哥吉拉則完整重現了1954年原版中的恐怖景象。哥吉拉和金剛不同,恐龍型的外表無法讓觀眾抱持同理心;牠是與我們不同的異類,這也是1954年原版表達的元素之一。昭和與平成時期的擬人化詮釋中,則賦予了哥吉拉人性化的特徵:牠有了需要保護的孩子,也曾保護過二戰中的日本士兵。新哥吉拉則與過往的版本完全不同。牠不是打擊外星怪獸的英雄,也不為了保護同類而登陸日本:在生態習性上,牠也並非受到核能汙染的突變恐龍。要比較的話,新哥吉拉較為類似污染怪獸黑多拉,與《哥吉拉vs戴斯特洛伊亞》(Godzilla vs Destroyah,台譯《恐龍帝國》)中的戴斯特洛伊亞,都是由海洋微生物突變而成。除了片中的四種型態,劇情中也暗示新哥吉拉能夠繼續演化,擁有無性生殖能力的牠,甚至還能分裂成不同個體。庵野秀明將牠設定為位居生態鏈頂點的完美生物;這樣的比喻方式,難免讓人聯想到《異形》(Alien)中對外星生物的詮釋。庵野執導下的新哥吉拉,也確實符合這種恐怖完美的標準。醜惡的外表,不但無法讓人類對牠產生同理心,也讓牠的登陸行動擁有異於人類的特徵。牠不只是人類無法理解的生物,也是無可抵禦的荒神。從原版開始,哥吉拉就代表了天災與核能威脅。新哥吉拉也延續此傳統,牠的攻擊行動中,也看得到各種日本近年來的災難影子:海嘯、核災、地震,以及隨之而來的難民與經濟問題。

  本片的故事性質,也與新哥吉拉的體態一樣,在系列中前所未見。這大概是除了1954年原版外,最與真實世界產生連結的作品。片中的主角群不是平民,而是政府人員。與其說《正宗哥吉拉》是怪獸電影,不如形容它為政治驚悚片。政府對巨獸的放任與拖延,導致問題無法在初期就被妥善處理。在後續的災難應變上,層層疊疊的官僚系統也延宕了救災。出現如此龐大的巨獸天災時,政府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發明某種超級武器(這是以往哥吉拉電影的老招,諸如端出殺獸光線車或機龍),而是想辦法草擬新的法案,來解決難民撤遷與自衛隊出兵問題。片中大量的此類開會情節,會受到不少想單純看怪獸互毆的觀眾側目,然而,這也是《正宗哥吉拉》的主旨所在。在現實中,政府會如何應對天災?日本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透過庵野的詮釋被表達出來。他要求觀眾嚴肅看待這件虛幻的真實實件。哥吉拉吐出熱線的場景,呈現出和《福音戰士》中初號機暴走時同樣的恐怖感。哥吉拉是人類無法抵禦的天災,而政府的因應方式又是什麼?除了批判日本政策外,美國對日本的各項政經干預也被庵野大肆批判了一番。片中的日本政府,除了被自身的官僚系統拖累,也受到國際政局的壓迫;即便有亟欲挽救頹勢的官員存在,卻依然得應付虎視眈眈的外國勢力,以及各類國內的政治對手。主角群不只應付哥吉拉的威脅,還得面臨各界的政治壓力。這樣的問題,在以往的哥吉拉中儘管偶有提及,在本作中成為主要元素,讓《正宗哥吉拉》充滿濃濃政治諷刺味,說它是日本版的《紙牌屋》(House of Cards)也不為過。

   熟悉《福音戰士》的觀眾,也能對庵野在片中置入的各類彩蛋感到熟悉。光是配樂,庵野就放入了不少《Decisive Battle》的段落。不斷進化的哥吉拉帶來的未知恐懼,也與使徒相當雷同。片中沉重的末世氣氛,以及高層施壓,讓基層綁手綁腳的情節,也是庵野在《福音戰士》中常見的設定。由石原聰美飾演的美國特使,在個性設定上和《福音戰士》中的明日香也有不少雷同處:日本混血,有西方國家血統,傲嬌的個性觀眾對這點的接受度,就見仁見智了。

  整體而言,《正宗哥吉拉》(中文片名的行銷味實在太濃了,翻譯成《真哥吉拉》不好嗎?)帶回了原版的絕望感,也確實表現出日本社會對政府的災害應變能力不足,所帶出的殘酷現實問題。當災難來臨時,應該保護人民的政府卻依然將天災當作政治籌碼。甚至對片中的特定角色而言,哥吉拉的出現,反而成為讓他們登上高位的重要事件。庵野秀明確實端出了繼1954年版本後,最有政治批判意味,也最貼近現實的哥吉拉電影。這也讓本片成為難得以「人」作為本位的哥吉拉作品。


圖片來源:Toh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