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瘋狂與無序的一線之隔

  DC曾一度霸佔超級英雄電影的市場,從樹立超人經典形象的克里斯多夫.李維(Christopher Reeves),到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讓蝙蝠俠成為全球影壇注目焦點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DC旗下的兩大人物不需倚賴漫畫,就已經是全球家喻戶曉的角色。但自從漫威重整旗鼓加入電影戰局後,大型銀幕世界觀的概念就霸占了市場。在諾蘭的黑暗騎士三部曲結束後,華納也積極想加入擴充世界觀這塊大餅。從2014年由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執導的《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則成為DC電影擴張宇宙的基石。急於趕上漫威進度的華納,旋即安排了接下來幾年各部DC腳色的獨立電影,以及兩部《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然而,今年三月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卻收到極度兩極化的迴響。不只影評對該片報以大量負評,不少漫畫迷與一般觀眾也對話題性十足的《蝙蝠俠對超人》皺眉搖頭。無論對劇情陰沉調性的抱怨,或是動機不明的角色安排,都讓這兩大角色在螢幕上的首度會面少了許多光彩,在票房成績和評價上都無法與漫威2012年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相比。華納的希望,落在今年暑期接續《蝙蝠俠對超人》上映的《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身上。比起《蝙蝠俠對超人》對超人,《自殺突擊隊》中除了小丑外,幾乎全部角色都沒有大眾知名度。就算是漫畫讀者熱愛的哈莉.奎茵(Harley Quinn),對一般觀眾而言也是毫無感覺的新角色。用上漫畫中的二階角色擔任電影主角,除了為電影世界觀增添不同於其他超級英雄的調性,也明顯效法漫威用類似手法操作的《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畢竟在遭到大眾排擠的《蝙蝠俠對超人》後,華納肯定需要一劑強心針,來挽救自起頭初期就不平穩的DC電影世界觀。


  在世界觀建構方面,漫威有神盾局局長尼克.福瑞(Nick Fury)來串聯不同人物,DC則利用蝙蝠俠來擔任世界觀的連結。在《自殺突擊隊》中,幾乎一半以上的主要成員,都和蝙蝠俠有連結。哈莉.奎茵和殺手鱷(Killer Croc)是蝙蝠俠的主要敵人群,連原本只是二階反派的死射(Deadshot,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飾演),在片中也與蝙蝠俠有直接接觸。劇情方面,《自殺突擊隊》也直接連上《蝙蝠俠對超人》對超人的結局;超人死後,人類要如何自保?在蝙蝠俠一方,自然是他還在籌備中的正義聯盟。但在政府方面,則由阿曼達.華勒(Amanda Weller)端出X特遣隊(Task Force X)。X特遣部隊由來自不同背景的惡毒罪犯組成。每名成員都在脖子內被注入奈米炸彈,一有踰矩行為發生,就會立刻被炸死。所有成員受到華勒的直接監控,在戰場上則由軍官瑞克.弗萊格(Rick Flagg)管理。除了蝙蝠俠的反派外,也有身為閃電俠(Flash)的死對頭之一的迴力鏢隊長(Captain Boomerang)。這支由二階反派組成的雜牌軍,則被死射戲稱為自殺突擊隊。華勒手上的資源,還有附身在考古學家瓊.穆恩(June Moone)身上的千年惡靈魅惑女巫(Enchantress,卡拉.迪樂芬妮(Cara Delevingne)飾演)。但由於華勒的失策,狡猾的魅惑女巫脫離她的控制,在中途市(Midway City)造成莫大的超自然災難。自殺突擊隊也因此被派遣到當地,企圖阻止魅惑女巫的計畫。但成員各自心懷鬼胎,哈莉.奎茵惡名昭彰的「男友」小丑也打算將她奪回手中。腹背受敵又不被看好的自殺突擊隊,要如何以惡棍心態擊潰存在了上千年的妖魔?

  在片中加入蝙蝠俠與小丑,除了行銷層面外,也讓《自殺突擊隊》在DC世界觀上比《蝙蝠俠對超人》更加流暢。蝙蝠俠在片中的客串演出,比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突如其來的動作戲登場畫面流暢許多。很明顯,DC打算讓蝙蝠俠在電影世界觀中扮演串起所有人物的角色。讓人相當期待的新版小丑在片中的出場時間,其實也與蝙蝠俠相差不多。小丑的戲份,主要是為哈莉.奎茵的背景作鋪陳,對整部電影的劇情上幫助不大。傑瑞德.雷托(Jared Leto)的精湛演技自然無需闡述,但本作中的小丑很明顯只是對此角的預告:觀眾會看到新版小丑與希斯.萊傑版本不同的詮釋方式,更貼近原著,也帶著某種令人不適的沉靜感。千萬別把小丑認為只是發出惡毒笑聲的反派,隱含在雷托版本的小丑笑聲底下的,還有某種似乎連他本人都在壓抑的情緒。這點在他與哈莉.奎茵的互動中更為明顯。但在他們倆的關係不同的是,在《自殺突擊隊》中,小丑是哈莉.奎茵故事裡的配角。想要看到雷托版本的小丑和蝙蝠俠正面衝突,還得等到日後由班艾佛列克執導的蝙蝠俠獨立電影。但可以放心的是,蝙蝠俠與小丑在片中的存在並不會搶走自殺突擊隊的鋒頭,他們的客串反而讓DC世界觀的存在更為明顯。

  瑪格.羅比(Margot Robbie)還原度極高的哈莉.奎茵扮相在上映前就受到漫畫迷廣大好評,連哈莉.奎茵在《蝙蝠俠動畫系列》(Batman the Animated Series)的創造者保羅.迪尼(Paul Dini)也對羅比的詮釋讚不絕口。成品中的哈莉.奎茵也成為《自殺突擊隊》裡最亮眼的角色,也是最明顯的優點。她代表了整體隊員的不穩定性,卻又不時顯露出來自她與小丑間病態關係的脆弱面。這是哈莉.奎茵的故事;毫無道理可言,卻又隱含著悲哀。由她帶來的戲謔性,也讓本片儘管充滿暴力角色,卻依然與《蝙蝠俠對超人》的陰暗調性產生區別。
  然而,在戲謔性這點,《自殺突擊隊》的表現就見仁見智了。不喜歡《蝙蝠俠對超人》的觀眾,可能會對本片的配樂組合,與以反派擔任主角的調性感到新奇。與漫威的《星際異攻隊》相比,《自殺突擊隊》有很多雷同性,包括不按牌理的出牌的落水狗主角群,以及音樂風格。但《自殺突擊隊》一樣受到《蝙蝠俠對超人》的負面影響:華納對《蝙蝠俠對超人》成績的緊張,導致《自殺突擊隊》的部分橋段遭到重拍,最後上演版本的調性,也比初剪版本的嚴肅效果有所不同。本片前半段的介紹角色過程,和中後段處理魅惑女巫威脅的戲份,在步調上顯得不太平衡。前半段對死射的父女情誼,和小丑與哈莉.奎茵間的過往的描寫,儘管對角色塑造有一定的幫助,卻拖累了整體電影的速度。儘管片中對燄魔(El Diablo)的悲慘背景也有一定程度的敘述,但其餘角色就幾乎成為客串:迴力鏢隊長的戲份和小丑差不多,都是為了營造世界觀而加入,儘管有不錯的戲劇化痞子性格,卻無法讓觀眾對他產生共鳴。殺手鱷除了滿足蝙蝠俠迷外,對劇情沒有顯著幫助。卡塔娜(Katana)更是不知所云的角色,尤其在最後決戰前的哭泣,原本應該感人,在片中卻顯得毫無重要性。擔任片中最終反派的魅惑女巫,外表的設計十分突出,無論在變身或是與人互動方面,都帶有強烈的恐怖片調性。然而,她在片中的反派動機,卻跟一般想毀滅世界的魔王級惡棍差不了多少。在一部專賣角色個人特質的電影來說,魅惑女巫的反派性質太過薄弱了──如果她不是被眼神勾人的名模卡拉.迪樂芬妮演出的話,這角色會比天啟(Apocalypse)還無聊。

  上映前,《自殺突擊隊》和《蝙蝠俠對超人》一樣,遭到影評無窮的打擊。DC電影世界觀中的片子,遭到影評痛批似乎已是常態。這當然得怪罪到華納急於推出自家世界觀,卻忘了統合影片的整體性,再加上對導演的大量干涉,讓成品幾乎一致地帶有步調與人物描寫的問題。影響DC電影世界觀甚劇的諾蘭的《黑暗騎士》原本並不主打黑暗調性,而是放大故事中的寫實感。《自殺突擊隊》則反其道而行,透過類似《星際異攻隊》的拍法,以諸多戲劇化的人物,與「歡樂」的角色描寫來陳述故事。但劇本路線缺乏整體性的問題依然存在。儘管滿足了部分觀眾對「黑暗」超級英雄的電影的反感,卻無法達到死侍(Deadpool)的層次。比起漫威在團隊電影中對每個角色的鋪陳,《自殺突擊隊》的隊伍重心很明顯被擺在哈莉.奎茵與死射。在行銷中大量出現的小丑,戲份也只是客串為主。DC明年的電影《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與《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如果又出現此類問題,DC電影世界觀的未來就不太樂觀了。


圖片來源:Warner Bro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