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哈利波特與詛咒之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 第一部第一幕第三場

第一幕,第三場
霍格華茲特快車

阿不思與蘿絲走在列車車廂內。

推車女巫推著車子接近。

推車女巫:需要什麼東西嗎,親愛的?南瓜麵?巧克力蛙?大釜蛋糕?
蘿絲(發現阿不思欣喜地看著巧克力蛙):阿爾。我們得專心。
阿不思:專心什麼?
蘿絲:注意我們選誰當朋友。你知道,我爸媽第一次搭霍格華茲時碰上你爸
阿不思:所以我們現在就得選一輩子的朋友?那很可怕。
蘿絲:相反的,我很興奮。我是個格蘭傑-衛斯理,你是個波特──每個人都想跟我們做朋友,我們可以自由選任何人。
阿不思:所以我們要怎麼決定──去哪間車廂
蘿絲:我們為它們打分,再做決定。



阿不思打開一道門──看到一個寂寞的金髮孩子──天蠍(Scorpius)──坐在空無一人的車廂中。阿不思露出微笑。天蠍也回以笑容。

阿不思:嗨。這間車廂
天蠍:沒人。只有我。
阿不思:太棒了。所以我們可以──進來一下嗎──沒問題吧?
天蠍:沒關係。嗨。
阿不思:阿不思。阿爾──我的名字是阿不思
天蠍:嗨,天蠍。我是說,我是天蠍。你是阿不思。我是天蠍。妳一定是

蘿絲的表情變得冰冷。

蘿絲:蘿絲。
天蠍:嗨,蘿絲。你們想吃我的嘶嘶咻咻蜂(Fizzing Whizbees)?
蘿絲:我剛吃過早餐,謝了。
天蠍:我還有一些電擊巧克力(Shock-o-Choc),胡椒小鬼(Pepper Imps),還有一些果凍蛞蝓(Jelly Slugs)。是媽的點子──她說(用唱腔):「甜點能幫你交到朋友。」(他發現唱歌是個錯誤。)可能是個笨點子吧。
阿不思:我可以來一點…媽不讓我吃甜點。你會先吃哪個?

蘿絲在天蠍視野外打了阿不思一下。

天蠍:很簡單。我認為胡椒小鬼是甜點之王。它們是會讓你從耳朵冒煙的薄荷甜點。
阿不思:太棒了,那我要──(蘿絲又打了他。)蘿絲,妳可以不要再打我了嗎?
蘿絲:我沒打你。
阿不思:你打了我,而且很痛。

天蠍的表情沉了下來。

天蠍:她是因為我才打你。
阿不思:什麼?
天蠍:聽著,我知道你是誰,所以你可能也得認識我。
阿不思:你知道我是誰,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天蠍:你是阿不思.波特。她是蘿絲.格蘭傑-衛斯理。我則是天蠍.馬份。我爸媽是亞斯特瑞雅(Astoria)與跩哥.馬份。我們的父母──他們處不好。
蘿絲:那樣說還算輕描淡寫了。你爸媽是食死人!
天蠍(有些被冒犯):我爸以前是──但我媽不是。

蘿絲撇開頭,天蠍也知道她這樣做的原因。

我知道謠言,但那是假的。

阿不思從臉色難看的蘿絲望向焦急的天蠍。

阿不思:謠言──是什麼謠言?
天蠍:據說我父母生不出小孩。還有我爸和祖父一直想要強大的繼承人,來阻止馬份家族被斷絕血脈,所以他們他們用時光器把我媽送回過去
阿不思:送她回哪?
蘿絲:阿不思,謠言傳說他是佛地魔的兒子。

出現一陣可怕的靜默。

那可能是胡說八道。我是說看,你有鼻子。

緊張情況被稍微解除。天蠍笑了,可憐兮兮地覺得感激

天蠍:和我爸的鼻子形狀一樣!我遺傳到他的鼻子,頭髮,還有他的姓氏。那不見得是好事啦。我是說──我也有父子問題。但是整體而言,我寧願當馬份,而不是黑魔王之子。

天蠍和阿不思看著彼此,雙方有某種共通點。

蘿絲:對,這個嘛,我們可能該坐到別車去。來吧,阿不思。

阿不思沉思著。

阿不思:不。(沒看著蘿絲。)沒關係。妳先走吧
蘿絲:阿不思。我不會等喔。
阿不思:我也不期待妳等。但我要留在這。

蘿絲看了他一下,接著離開車廂。

蘿絲:好!

天蠍和阿不思被留下來──不太確定地看著彼此。

天蠍:謝謝你。
阿不思:不。不。我不是──為了你留下來。是為了你的甜點。
天蠍:她滿兇的。
阿不思:是呀。對不起。
天蠍:不會。我喜歡這樣。你喜歡被叫阿不思還是阿爾?

天蠍咧嘴一笑,把兩顆糖果塞進嘴裡。

阿不思(思考著):阿不思。
天蠍(煙霧從他雙耳內冒出):感謝你為了我的甜點留下來,阿不思!

阿不思(笑了起來):哇。


圖片來源:  Amazo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