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舊瓶裝新酒的哈利波特世界觀

  儘管原先計畫的七本小說與電影系列已經結束,J.K.羅琳(J.K.Rowling)筆下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世界觀卻尚未結束。除了在官方網站Pottermore上持續發表巫師界的各項歷史事件。讓波特迷等了六年,羅琳才公布了創作哈利波特第八集舞台劇,與外傳《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電影版本的計畫。對資深波特迷而言,《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並不陌生。本書是羅琳為了Comic Relief基金會撰寫的小品,設定為哈利波特使用的課本,本質上屬於資料書,而非含有任何劇情的小說。但在過去五六年間,羅琳除了寫出推理新作外,也繼續延伸巫師世界的各類細節。今年除了讓《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結束哈利的個人故事外,由大衛.葉慈(David Yates)執導的《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也開始探索巫師世界的不同層次樣貌。和舞台劇一樣的是,本片同樣由羅琳本人擔任編劇,劇本完全出自原作者之手。片中除了全新角色與時代背景外,也包含了十多年前早已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原著資料書中出現的各種奇獸。電影主角則是原書的虛構作者紐特.斯卡曼德(Newt Scamander)。光是這角色的英文原名,就充滿了濃濃的動物感(特別是蠑螈)。飾演紐特的,則是這幾年人氣直升的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將背景設定在1926年的美國,也避開了與哈利波特過度重疊的時代與人物元素。少了一切熟悉的人物,《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是否能吸引死忠的波特迷?


  答案再肯定不過了。《哈利波特》不只有劇情上的演進,也看得出羅琳筆觸的變化。初期幾本書的學校生活內容逐漸無法成為故事的重心,也因此在第六集與第七集中,霍格華茲的校園生活描述被大幅刪減,改為探索巫師世界的各類秘密,以及哈利波特三人組在校外的旅程。如果將潛力如此雄厚的虛構世界觀侷限在霍格華茲中,不就太可惜了?《星際大戰》(Star Wars)系列也不會將劇情完全設定在沙漠星球塔圖因上(Tatooine)。《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與學校生活毫無關聯,劇情由奇獸專家紐特.斯卡曼德,與他皮箱中的怪獸帶出。儘管片名是「怪獸」,本片卻不將重心放在各式怪獸身上。羅琳在片中放大的,是在《哈利波特》系列中經常出現的歧視主軸。巫師對莫魔/麻瓜、人類對奇獸、平凡人對大家族、莫魔對巫師間的歧視,是整部電影的核心。儘管佛地魔(Voldemort)尚未出生,讓片中沒有《哈利波特》正傳中那股潛藏在陰影中的強大反派威脅感,美國巫師世界與莫魔社會的衝突,反倒讓本片的核心問題更加突出。由伊薩.米勒(Ezra Miller,將在《正義聯盟》中飾演閃電俠(Flash))飾演的陰鬱男孩魁登斯(Credence Barebone)則是讓片中核心問題實體化的人物。他活在強烈的外在壓力下;魁登斯畏懼抵抗身為反巫術狂熱份子的養母施予的精神虐待,卻又對魔法抱持無法實現的憧憬,讓他只能消極度日,默默承受養母的極端行徑。畏懼遭到莫魔迫害的巫師們近乎歇斯底里地處理洩密危機,在應付巫師界曝光的可能性時,對應手段並不比反巫術份子來得友善。紐特皮箱中的各式奇獸也是人類歧視的對象,擁有異能反而讓牠們成為歧視或誤解下的犧牲品,換來的則是絕種與濫殺。對未知事物的不解,進而衍生出的衝突,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處處可見。

  主角紐特.斯卡曼德與片中的幕後反派黑巫師葛林戴華德(Gellert Grindelwald,強尼.戴普飾演(Johnny Depp)),應對歧視的方式則代表了相反的兩極。主張接納異端的紐特受到大眾的輕視,但他希冀的是讓大眾接納異己,讓被誤解的奇獸能得到安全。葛林戴華德則完全相反;熟悉《哈利波特》原作的觀眾,會記得葛林戴華德曾是鄧不利多(Albus Dumbledore)的宿敵與愛人。本片除了講述紐特.斯卡曼德的美國冒險故事,也同樣在鋪陳葛林戴華德的崛起。電影中對葛林戴華德的描述,比佛地魔來得更有人性些。和紐特同樣的是,他的目的也是平權:讓巫師們不需要再躲躲藏藏,能夠在世上展現自己的光芒。但在手段上,葛林華爾德則利用激烈方式來達到目的。這點,在他與紐特在片尾與魁登斯的拉鋸戰表現得十分明顯。受到壓迫的一方,該擊潰壓迫者,或是與壓迫者共存?無論在霍格華茲的校園生活,或是對付佛地魔的冒險中,羅琳始終沒有忘卻這項元素。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延續了許多《哈利波特》系列的元素,卻又透過新角色來擴大世界觀,並展現新的生命力。羅琳筆觸的弱點仍在:主角的性格與角色特性一向薄弱,得靠更具魅力與戲劇衝擊性的配角們來襯托,以及故事觀的擴大,才能讓主角成長。這點,無論在《哈利波特》或《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同樣明顯。紐特.斯卡曼德要成為真正經典的人物,還得靠未來四部續集電影的鋪陳了。問題是,羅琳擺明了要讓這新系列講述葛林戴華德在四零年代掀起的魔法戰爭,以及他與鄧不利多間的恩怨。紐特追趕奇獸的過程儘管可愛,在未來勢必越來越嚴肅的劇情中,是否會黯然失色?


圖片來源:Warner Bro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