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哈利波特與詛咒之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 第一部第一幕第五場

第一幕,第五場
魔法部,哈利的辦公室

妙麗面前放了一大疊紙,人坐在哈利雜亂的辦公室裡。她正在慢慢整理文件。哈利衝了進來。他的臉頰上有道刮傷正在流血。

妙麗:情況怎樣了?
哈利:是真的。
妙麗:席奧多爾.諾特(Theodore Nott)?
哈利:被逮捕了。
妙麗:時光器呢?



哈利拿出時光器。它誘人地發出閃光。

這是真的嗎?它能用嗎?這不只是能回朔一小時的時光器──還能回到更久以前?
哈利:我們還不知道。我想要在那裏試用,但直覺阻止了我。
妙麗:嗯,至少我們現在有了。
哈利:妳確定要留下這東西?
妙麗:我不認為我們有選擇。看看它。和我曾經擁有的時光器完全不同。
哈利(諷刺語氣):很明顯的,自從我們長大後,巫術完全不一樣了。
妙麗:你在流血。

哈利在鏡中檢查他的臉。他用長袍擦了擦傷口。

別擔心,和疤痕滿配的。

哈利(咧嘴一笑):你在我辦公室裡幹嘛,妙麗?
妙麗:我很擔心席奧多爾.諾特的事──也想來檢查你有沒有信守諾言處理文件工作。
哈利:啊。結果我沒處理。
妙麗:不。你沒有。哈利,你怎麼在這團亂中工作的?

哈利揮舞魔杖,文件和書本就整齊得堆疊起來。哈利露出微笑。

哈利:不亂了。
妙麗:但還是被忽略了。你知道,這裡有些有趣的東西有山怪騎著角駝獸(Graphorns)穿越匈牙利,背上有有翼刺青的巨人跨過了希臘海域,還有行跡地下化的狼人
哈利:太好了,我們出去吧。我來組隊。
妙麗:哈利,我懂。文件工作很無聊
哈利:對妳而言不會。
妙麗:我自己的工作就夠忙了。在巫師界大戰中,有不同的人類與野獸加入佛地魔的陣營。這些生物是黑暗的同盟。這件事──加上我們在席奧多爾.諾特家發現的事──可能代表了什麼。但如果魔法法律執行部的部長沒在讀他的檔案
哈利:但我不需要看──我都在外頭,直接聽說過了。席奧多爾.諾特──是我聽到關於時光器的謠言,也是我直接處理的。妳不需要對我說教。

妙麗看著哈利──這很麻煩。

妙麗:你想吃太妃糖嗎?別告訴榮恩。
哈利:妳在改變話題。
妙麗:沒錯。來顆太妃糖?
哈利:不行。我們目前得戒糖。(敲桌一下。)妳知道,妳可能會對那東西上癮嗎?
妙麗:我該說什麼?我父母是牙醫,我遲早會叛逆的。四十歲是有點遲了,但是…你做的不錯。你沒有被罵──我只是需要你三不五時讀讀文件,如此而已。把這當作來自魔法部長的──溫和提醒。

哈利聽出她話中的暗示,便點頭。

金妮還好嗎?阿不思呢?
哈利:看來我對當父親這件事,就跟對文件一樣不拿手。蘿絲呢?還有雨果?
妙麗(咧嘴一笑):你知道,榮恩說他覺得我看到秘書以瑟(Ethel)(她指了指)的時間,比見到他還多。你覺得我們做過選擇嗎──無論是當年度父母,或是年度魔法部員工?回去吧。回到家人身邊去,哈利,霍格華茲特快要開了──享受你剩下的時間──然後帶著清晰的腦袋回來,看完這些檔案。
哈利:你真的認為幕後有問題嗎?
妙麗(帶著一抹微笑):可能吧。就算是真的,我們會有辦法處理的,哈利。我們總是如此。

她又笑了一下,把一塊太妃糖塞入口中,接著離開辦公室。哈利獨自一人。他打包行李。他走出辦公室,踏上走廊。彷彿世界的重量都壓在他肩頭。

他疲勞地踏入電話亭。他撥出62442
電話亭:再見,哈利波特。
他往上攀升,離開魔法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