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

《長城》The Great Wall:失敗的動畫大混戰

  當張藝謀的新作《長城》(The Great Wall)首支預告上線時,網路上就罵聲不斷。除了完全不造任何史實改編的劇情,找來麥特.戴蒙(Matt Damon)飾演主角,更是招來一片謾罵。故事看似不中不西,角色群的定位也十分模糊。把中國歷史上富有極大重要性的萬里長城,改編為抵禦妖獸饕餮的防護牆,除了不應對歷史,似乎還那有那麼一點抄襲《冰與火之歌》(Game of Thrones)的味道。除了視覺上的大規模戰爭場面外,《長城》看似一般常見的好萊塢大型特效電影,乍看之下,似乎也沒有特別吸引人的部分。但《長城》幕後的催生人物,卻是《末日之戰》(World War Z)的原著小說作者麥斯.布魯克斯(Max Brooks)。傳奇影業的老闆湯瑪斯.塔爾(Thomas Tull)跟他共同構思,用西方敘事角度來講述關於萬里長城的奇幻故事。傳奇影業之前就已經被萬達集團併購,受到大量中資的贊助也不意外。找來張藝謀執導,在打造以古代中國為背景的奇幻大片上,用商業角度來看,也不是件怪事。對華人觀眾看似無厘頭大雜燴的《長城》,就這樣躍上大銀幕。最後的成品究竟是場災難,還是華人奇幻電影與大型商業片的救贖?

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

《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近年最平淡無奇的時空歷險

  電玩改編電影普遍被認定是爛片的保證。從今年終於要暫時結束的《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系列,到《沉默之丘》(Silent Hill)或《生死格鬥》(Dead or Alive),由知名遊戲改編的電影一向沒有好下場。去年暑期的《魔獸爭霸》(Warcraft)原本用上大量資金,打算成為第一部得到觀眾好評的遊戲電影。雖然成品比起之前其他劣作來得有品質,但評價與劇情依然流於平庸。儘管《魔獸爭霸》與《波斯王子:時之刃》(Prince of Persia: Sands of Time)都算是電玩改編中比較好的作品,整體素質卻無法趕上一般電影。少了《魔獸爭霸》的助力,電玩電影的復興希望就落在去年年底的《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身上。相較起往年的其他遊戲改編作品,《刺客教條》和《魔獸爭霸》的遊戲在劇情與設定上都有足夠的水準。遊戲公司Ubisoft在拍攝真人電影版上,也下了不少功夫。除了找來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與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擔綱男女主角,法斯賓達自己還身兼製片。導演則是曾與法斯賓達與柯蒂亞合作過莎士比亞劇作《馬克白》(Macbeth)的賈斯汀.克佐(Justin Kurzel)。本作也並非改編任何一代遊戲,而是直接共同存在遊戲世界觀中。Ubisoft也極力在片中加入各時代刺客的影射,同時不讓這些彩蛋干涉劇情,讓電影能以最原汁原味的方式呈現《刺客教條》系列中恢弘的世界觀。在各家努力下,《刺客教條》是否成為了電玩電影的救星呢?

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同盟鶼鰈》Allied:魅力十足,卻略顯空洞的間諜劇

  在勞勃.辛密克斯(Robert Zemeckis)的作品中,除了大型特效場面外,另外一個強烈特色就是復古風。無論是讓他成名的《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三部曲,或《阿甘正傳》(Forrest Gump),復古與特效總是他善於融合的兩種元素。在去年底的新作(台灣於2017上映)《同盟鶼鰈》(Allied)中,辛密克斯則首度嘗試拍攝二戰間諜電影,而不主打他經常使用的電腦特效。這部由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與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主演的二戰浪漫驚悚片,則專注在兩名身為間諜的主角間的情愫與猜忌上。在二戰類型的電影中,《同盟鶼鰈》的劇情走向相對簡單得多。儘管背景充滿政治陰謀,辛密克斯卻不著重於同盟國與軸心國之間的政治鬥爭。片名中的allied(同盟),除了代表歐美的同盟國,也暗指男女主角之間的關係。是誰與誰組成聯盟?同盟一字,只象徵了兩者的協力,並不代表兩者完全同心。猜疑是《同盟鶼鰈》整部電影的核心。堆疊在信任後的不信任,以及刻意用不信任掩飾的信任,讓片中的懸疑氣氛變得更為濃烈。柯蒂亞飾演的女間諜瑪麗安娜.波魯賽爾(Marianne Beausejour),則是縱貫整片中最神秘的人物。視覺設定上,本片也對1942年的經典電影《北非諜影》(Casablanca)做出不少致敬。交雜在戰火下的懸疑愛情,添加了間諜電影的因子後,便催生出外觀相當有經典老片風味的《同盟鶼鰈》。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樂來樂愛你》La La Land:不完美的完美

  音樂劇是好萊塢相當傳統的電影類型,但舊式的歌舞片絕跡已久。現在還會推出傳統音樂劇類型電影的片商,大概只剩下迪士尼了。雖然偶爾會有《曼哈頓奇緣》(Enchanted)或《魔法黑森林》(Into the Woods)之類的作品出現,但在現今的主流市場上,傳統音樂喜劇電影是幾近絕跡的題材。達米恩.查澤雷(Damien Chazelle)今年的作品《樂來樂愛你》(La La Land),則是打著復古大旗拍出的音樂喜劇。查澤雷上一部作品,是2014年的《進擊的鼓手》(Whiplash)。無論是《進擊的鼓手》或《樂來樂愛你》,音樂都是查澤雷推動劇情的重要工具。查澤雷對《樂來樂愛你》的想法,是拍攝一部復古但又不失現實元素的音樂劇,並在其中讓充滿戲劇化想像力的角色碰撞出強烈火花。片名的La La Land,除了代表洛杉磯,也影射了如夢似幻的歌舞世界。跟《進擊的鼓手》雷同的是,本片也大量運用爵士樂來連結片中人物,與詮釋角色們的心境。但比起強調執著心境的《進擊的鼓手》,調性不同的《樂來樂愛你》則是對好萊塢舊式歌舞片的致敬。發展在洛杉磯的故事,加上主演的艾瑪.史東(Emma Stone),讓本片帶了點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藝術感與趣味風格。洛杉磯的獨特風情,也讓查澤雷放棄原本在波士頓的背景設定,轉為專注在洛城的時代感與戲劇性上。在主軸上,《進擊的鼓手》與《樂來樂愛你》也都是關於追夢人的故事。配上爵士樂,與紫色和粉紅交錯的色調,就打造出La La Land的虛實交錯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