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同盟鶼鰈》Allied:魅力十足,卻略顯空洞的間諜劇

  在勞勃.辛密克斯(Robert Zemeckis)的作品中,除了大型特效場面外,另外一個強烈特色就是復古風。無論是讓他成名的《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三部曲,或《阿甘正傳》(Forrest Gump),復古與特效總是他善於融合的兩種元素。在去年底的新作(台灣於2017上映)《同盟鶼鰈》(Allied)中,辛密克斯則首度嘗試拍攝二戰間諜電影,而不主打他經常使用的電腦特效。這部由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與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主演的二戰浪漫驚悚片,則專注在兩名身為間諜的主角間的情愫與猜忌上。在二戰類型的電影中,《同盟鶼鰈》的劇情走向相對簡單得多。儘管背景充滿政治陰謀,辛密克斯卻不著重於同盟國與軸心國之間的政治鬥爭。片名中的allied(同盟),除了代表歐美的同盟國,也暗指男女主角之間的關係。是誰與誰組成聯盟?同盟一字,只象徵了兩者的協力,並不代表兩者完全同心。猜疑是《同盟鶼鰈》整部電影的核心。堆疊在信任後的不信任,以及刻意用不信任掩飾的信任,讓片中的懸疑氣氛變得更為濃烈。柯蒂亞飾演的女間諜瑪麗安娜.波魯賽爾(Marianne Beausejour),則是縱貫整片中最神秘的人物。視覺設定上,本片也對1942年的經典電影《北非諜影》(Casablanca)做出不少致敬。交雜在戰火下的懸疑愛情,添加了間諜電影的因子後,便催生出外觀相當有經典老片風味的《同盟鶼鰈》。


  劇情開始於1942年的摩洛哥。加拿大空軍情報員麥斯.瓦唐(Max Vatan,布萊德.彼特飾演)被派遣到卡薩布蘭加刺殺德國大使。他在當地的接應人是法國反抗組織的美麗女間諜瑪麗安娜.波魯賽爾。原本只專注在暗殺任務的麥斯,在瑪麗安娜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間諜演技下,逐漸為她傾倒。任務結束後,麥斯向瑪麗安娜求婚。婚後原本甜蜜的兩人,卻被軍方高層對麥斯所傳達的命令破壞。高層要他協助調查瑪麗安娜的德軍雙面諜身分,麥斯則因為不同證據出現,內心開始天人交戰。和他育有一女的愛妻,究竟是德軍的間諜,或者這一切只是上級給他的測試?

  《同盟鶼鰈》的氛圍,和英國作家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e)筆下的間諜小說相當類似。整部片最迷人的畫面,不是黑夜中的摩洛哥住宅屋頂,也不是倫敦遭到德軍轟炸的緊迫場景,而是彼特和柯蒂亞對戲時的眼神。彼特上一次演出二戰電影,是2014年由大衛.艾亞(David Ayer)拍攝的《怒火特攻隊》(Fury)。在這兩部片中,彼特的角色都是身經百戰,又帶點厭世氣息的老兵。但比起陽剛味濃厚的《怒火特攻隊》,《同盟鶼鰈》則透過瑪麗安娜一角,讓彼特飾演的情報員磨去了許多稜角。觀眾透過麥斯的角度感受整部電影中的愛情、緊張、猜忌、與陰謀。瑪麗安娜的角色,則是推動劇情的關鍵。柯蒂亞的演技在詮釋瑪麗安娜一角上並不困難。她是本片的一大優點,但也身兼缺點。柯蒂亞在好萊塢的商業作品中,經常演出冷豔女反派,這點和同為在好萊塢生存的法裔女星伊娃.葛林(Eva Green,作品有《皇家夜總會》(Casino Royale)與近期的《怪奇孤兒院》(Miss Peregrine’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類似。無論是在《黑暗騎士:黎明崛起》(The Dark Knight Rises)或《全面啟動》(Inception)中,柯蒂亞的角色都經常缺乏妥善的個性發展。她會說話的眼神是解決這問題的關鍵,讓自身的神祕感與魅惑性彌補角色性質上的不足。在《同盟鶼鰈》裡,柯蒂亞外型被濫用的老問題再度出現;片中缺乏對她內心角度的描述,或是與麥斯相處的細微過程。麥斯在摩洛哥認識她的時間太短,互動上也不夠來得足夠有說服力,能凸顯出為何麥斯愛她愛得死去活來。瑪麗安娜的神秘性質是本片的主幹,但缺乏對她真偽性格的描述,也讓她變得平板,就像柯蒂亞在《全面啟動》中飾演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妻子一角,只顯露出男主角心中對她的幻想。

  這明顯的缺點,並不代表《同盟鶼鰈》是部失敗之作。撇開電影中段磨合不齊的男女主角感情描述,前半段的摩洛哥臥底戲,以及第三段麥斯費盡心思找尋瑪麗安娜身為德國間諜的證據橋段,都足以顯露緊湊又富有復古魅力的二戰電影風味。儘管觀眾大抵都能猜到真相為何,也希望瑪麗安娜真的是雙面諜──不然幹嘛看這齣戲呢──卻都也會為麥斯的痛苦與掙扎感到不捨。《同盟鶼鰈》有老派好萊塢浪漫電影該有的元素:俊美卻受到命運詛咒的男女主角大時代的戰火晦暗不明的道德觀以及注定毀滅於悲劇的愛情。但若要真正成功,好萊塢還得下功夫讓柯蒂亞能放出她在法國電影中展現的強烈光芒。這部片並沒有浪費她的演技,但也是某種程度的大材小用了。



圖片來源: Paramoun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