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

《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近年最平淡無奇的時空歷險

  電玩改編電影普遍被認定是爛片的保證。從今年終於要暫時結束的《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系列,到《沉默之丘》(Silent Hill)或《生死格鬥》(Dead or Alive),由知名遊戲改編的電影一向沒有好下場。去年暑期的《魔獸爭霸》(Warcraft)原本用上大量資金,打算成為第一部得到觀眾好評的遊戲電影。雖然成品比起之前其他劣作來得有品質,但評價與劇情依然流於平庸。儘管《魔獸爭霸》與《波斯王子:時之刃》(Prince of Persia: Sands of Time)都算是電玩改編中比較好的作品,整體素質卻無法趕上一般電影。少了《魔獸爭霸》的助力,電玩電影的復興希望就落在去年年底的《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身上。相較起往年的其他遊戲改編作品,《刺客教條》和《魔獸爭霸》的遊戲在劇情與設定上都有足夠的水準。遊戲公司Ubisoft在拍攝真人電影版上,也下了不少功夫。除了找來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與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擔綱男女主角,法斯賓達自己還身兼製片。導演則是曾與法斯賓達與柯蒂亞合作過莎士比亞劇作《馬克白》(Macbeth)的賈斯汀.克佐(Justin Kurzel)。本作也並非改編任何一代遊戲,而是直接共同存在遊戲世界觀中。Ubisoft也極力在片中加入各時代刺客的影射,同時不讓這些彩蛋干涉劇情,讓電影能以最原汁原味的方式呈現《刺客教條》系列中恢弘的世界觀。在各家努力下,《刺客教條》是否成為了電玩電影的救星呢?


  與著重歷史劇的遊戲系列不同,《刺客教條》電影版聚焦在現代主角柯倫.林區(Callum Lynch,法斯賓達飾演)身上。與遊戲前三代的現代主角戴斯蒙.邁爾斯(Desmond Miles)雷同的是,柯倫也被秘密送到阿布斯泰戈公司(Abstergo),透過能夠讀取祖先記憶的Animus機器,來探索刺客兄弟會與聖殿騎士團從中世紀開始的古老戰事。每代遊戲都是獨特的歷史劇,玩家扮演住在不同時代與文化中的刺客,從十字軍東征、文藝復興、大航海時代、到工業革命,透過不同的歷史事件來找尋古往今來的刺客與聖殿騎士急切尋找的神器「伊甸蘋果」(Apple of Eden)。聖殿騎士希望透過秩序來控制人心,以達到社會進步與和諧;刺客則信奉凡事自由的信條,認為任何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對刺客而言,聖殿騎士代表了專制;而對聖殿騎士來說,刺客則帶來不可預知的混亂。

  在遊戲中,現代劇情大約都只佔了十分之一以下,而在電影版中,現代故事則成為劇情重心。柯倫對刺客父親的恨,讓他遊走在社會與法律的邊緣,並導致他被判處死刑。儘管由法斯賓達出演,柯倫卻是整部片中性格最平板的角色。但比較起來,他的祖先,十五世紀的西班牙刺客阿基拉(Aquilar),反而更是個空洞的動作人物。這點與遊戲的問題完全相反:遊戲中的現代主角,往往才是遊戲故事中最薄弱的部分。電影上映前大量宣傳的十五世紀西班牙刺客阿基拉(Aquilar),反而是個極度空洞的動作人物。除了作為柯倫觀看祖先過去的媒介外,他嚴重缺乏能讓觀眾體會的角色背景,歷史劇情也沒有對上特定的事件。古代場景的存在,似乎只是為了滿足遊戲迷對跑酷場景的憧憬。儘管電影也將柯倫塑造為落水狗人物,卻從未真正描述他令人同情的元素。平均來看,劇本都以聖殿騎士的角度來描寫刺客,將他們塑造為充滿暴力頃向的魯莽人物。儘管這樣的描繪,足以與遊戲劇情做出對比,對刺客目的描述不足的部分,卻讓柯倫與刺客們的意圖變得極度模糊。他們是恐怖分子,還是義俠?

  由聖殿騎士在幕後操縱的阿布斯泰戈公司,則打算利用他的基因記憶來發掘改變世界的重要關鍵。片中代表聖殿騎士的兩名角色,阿布斯泰戈公司執行長亞倫.瑞克金(Alan Rikkin,傑瑞米.艾朗(Jeremy Irons)飾演)與他的女兒蘇菲亞.瑞克金(Sophia Rikkin,柯蒂亞飾演),則分別代表了本系列作反派的不同面向。片中的道德辯論,都圍繞在這對父女身上。在遊戲中,亞倫是時常被提到的背景角色,也是幕後黑手之一。與他立場不同的女兒蘇菲亞,則是本片中性格較為立體的腳色。儘管站在聖殿騎士方,蘇菲亞利用伊甸蘋果改善世界的意圖,比她父親與其餘聖殿騎士對大眾洗腦的計劃來說,多少能讓觀眾更能夠接受。

  但這無法改善《刺客教條》敘事方式模糊的缺點。儘管與遊戲享有同樣的世界觀,劇情敘述上也與數代以來的遊戲不同,但立場模糊的角色們,以及解釋不清的劇情線索,都讓《刺客教條》成為劣作。片中的人物們似乎都著自己的信念,但那信念的真諦究竟為何,片中從未解釋。伊甸蘋果操縱人心的特異能力,也會讓沒有玩過遊戲的觀眾一頭霧水。幸虧電影還沒介紹出創造出不同伊甸碎片的遠古種族,不然本片的困惑度絕對會水漲船高。很遺憾,《刺客教條》依然不是部成功的電玩電影,甚至連娛樂度都不比上映前罵聲連天的《長城》。它是一部能讓遊戲迷稍微點頭的電影,但本質上卻只是另外一部平淡的動作品而已了。


圖片來源:Assassin’s Creed official Faceboo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