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羅根》Logan:生命如斯

  休.傑克曼(Hugh Jackman)飾演金鋼狼(Wolverine)已經有十七個年頭了。由他塑造的金鋼狼銀幕形象,就和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的鋼鐵人(Iron Man)一樣經典。儘管《X戰警》(X-Men)系列每部作品的故事品質不一,傑克曼對金鋼狼的詮釋總是電影中的重心與優點所在。但在前兩部金鋼狼外傳電影的中下評價後,觀眾對金鋼狼獨立電影的期待早已下滑不少。幸虧去年的《死侍》(Deadpool),讓福斯對充滿異色風格的限制級類別漫畫電影重拾信心,導演詹姆斯.曼高德(James Mangold)與休.傑克曼才有機會在銀幕上忠實重現漫畫中的金鋼狼血腥殺戮片段,也催生出《羅根》(Logan)。靈感發想自經典作品《老人羅根》(Old Man Logan)的《羅根》,也因為是傑克曼最後一次飾演金鋼狼,而受到不少矚目。但福斯高層在拍攝過程中,其實少不了擔憂。儘管是夾帶高人氣的傑克曼出演,《羅根》的劇情性質卻和漫畫性與超級英雄完全無關。整部片的頹喪氣質與生死主題,都讓《羅根》充滿不同於以往《X戰警》,甚或是其他漫畫電影的嚴肅情感。乍看之下,《羅根》就像是充滿曼高德個人風格的西部片,或是與漫畫無關的獨立電影。它少了英雄氣息,更多的是對生命的無奈,以及身負罪惡的愧疚與自責。



  《羅根》設定在遠於目前其他《X戰警》電影的2024年,已經超過二十多年沒有任何變種人誕生。X戰警早已解散,羅根也以駕駛加長型禮車維生,同時還得照顧患有失智症的X教授。在這段期間,羅根早已是年紀接近兩百歲的變種人;除了自癒能力大不如前,他還承受深厚的心理壓力。這是一個沒有超級英雄的世界,人們早已淡忘變種人的超能力,X戰警也只是過氣漫畫中的角色。此時,羅根受到委託,要帶一名似乎無法言語的神祕女孩前往庇護所。在X教授的堅持,與神祕敵人的包圍下,羅根勉為其難地帶著女孩蘿拉(Laura)與X教授展開亡命天涯的旅程。


  過去十年來,有幾部漫畫電影成功打破大眾的刻板觀感,講述更為深刻也令人動容的故事情節,同時提升了類型電影的素質與深度。《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辦到了這點;現在的《羅根》,也加入了這類成功的轉型範例。金鋼狼是最廣為人知的漫威角色之一,傑克曼在過去十七年中,也為羅根注入獨特的角色魅力。過去限於商業片的分級制度,片商不可能讓金鋼狼的攻擊場面變得過度血腥;因此在過去的電影中,金鋼狼狂暴殺人的畫面幾乎是滴血不流,除了首部《X戰警》中的回憶片段裡,金鋼狼的爪子就算刺進敵人身體,拔出時也毫無血跡。《死侍》的成功,無疑地讓曼高德與傑克曼在說服福斯拍攝限制級版的金鋼狼電影時,多了股商業上的說服力。作為傑克曼的金鋼狼生涯告別作,《羅根》自然帶有濃烈的告別氣息。儘管電影初期用《老人羅根》作為靈感發想點,曼高德之後採用的靈感來源,則是來自大量西部片的悲愴元素(這點跟《老人羅根》相同),以及《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與戴倫.艾洛諾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敘述退休摔角手故事的《力挽狂瀾》(The Wrestler)。最後的成品,是一部在氛圍與劇情上都無法單純以娛樂電影分析的荒涼西部片。

  金鋼狼是個浪人;他苦於控制自己的狂烈本性,卻又在孤寂中默默渴望同伴與家庭。無論在漫畫或電影裡,都能看出他在這種性格下,對X戰警團隊,以及導師X教授的情感依歸。無堅不摧的角色,在劇情上原本很難讓觀眾產生同情,但羅根支離破碎的心靈,反而讓他與其他打不死的角色區分開來。在前一部作品《金鋼狼:武士之戰》(The Wolverine)中,曼高德就探討過羅根的浪人性質:不死的天賦,對他反而是一種詛咒。活過接近兩百年的他,失去了多少親友,也傷害了多少人?他是個痛恨本性,卻又無法改變現實的老人。在《羅根》中,我們見到前所未見的頹喪金鋼狼。他沒有生活目的,也無法死去。唯一能與他過往產生連結的X教授,也變成提醒他過去痛苦的標誌。《金鋼狼:武士之戰》中與大機器人銀武士(Silver Samurai)打鬥的癟腳劇情,拖累了該片的浪人孤寂感;《羅根》則修正了這個問題。本片同樣是有科幻背景的電影,但主軸從未偏離對金鋼狼本身的心境描述。這是傑克曼生涯中最精彩的一次演出:他並沒有重新演繹這個自己演了十七年的變種人角色,而是挖出羅根內心深處的自我厭惡與心理痛苦,並透過身體老化的無力感,讓本作的金鋼狼比起其他X戰警電影,真正表現出了他的人性,與年邁帶來的無奈。比起毫不留情的殺戮畫面,《羅根》最令人震撼與動容的優點,都來自於羅根的情感糾結。他是苦於一死的不死人,被迫看著熟悉的世界凋零破碎;無論是亞達曼鋼爪,或自癒能力,都無法解決羅根的苦楚。

  派崔克.史都華(Patrick Stewart)這次也對X教授作出前所未見的詮釋。他不再是X戰警的良心與道德領袖,反而是臥病在床,又卻對周遭的人帶來危險的無力老人。他像個固執的老爺爺,飽受身體痛苦,卻又拒絕服藥;家裡有臥病年長者的觀眾,對這段情節勢必相當有感。當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精神感應能力的大腦,受到失智症帶來的腦部退化症狀侵襲時,會發生什麼狀況?一度最令人信賴的長者,現在卻成為眾人躲避的負擔。X教授在本作中的角色性質,跟羅根相互映襯。肉體脆弱無比的X教授,也背負了不亞於金鋼狼的罪惡感。這段故事看得出有著《老人羅根》中的金鋼狼屠殺X戰警情節,也有《M氏家族》(House of M)中緋紅女巫(Scarlet Witch,萬磁王之女,也是復仇者成員)帶來的毀滅事件元素。除了罪惡與脆弱感,史都華也為X教授注入了新的幽默性質。X教授與羅根都是《X戰警》中最受歡迎的人物,也因此當觀眾看到這兩人走到頹喪的人生終點時,帶有的情感反應也相對增強。兩人的心魔超越了任何超能反派帶來的毀天滅地威脅(還有人要再提天啟(Apocalypse)平板無奇的世界改造計畫嗎?)。

  由黛芙妮.金(Dafne Keen)演出的蘿拉/X-23同樣也是映襯羅根心境的角色。她與金鋼狼在片中充滿衝突的父女情,也代表了羅根面對自己的態度。羅根與蘿拉的旅行過程,讓本片也呈現出公路電影的特色。儘管台詞不多,蘿拉卻帶出了羅根對家庭歸屬感的渴望,更是他彌補自身過錯的救贖機會。他要再造一個和自己一樣的悲愴野獸,或是教導她成為更好的人?片中追擊蘿拉的收割者唐納.皮爾斯(Donald Pierce,波依德.霍布魯克(Boyd Holbrook)飾演)帶來的銀幕威脅感,比起其他超能反派都還要來得強烈,應對起羅根的處境也更有真實感。

  《羅根》就此在休.傑克曼豁出去的演技中劃下休止符。如同傑克曼本人所說,本片是他對所有金鋼狼影迷的情書,但也能從中看出這是他對該角色的致敬。傑克曼從未因為成名而背棄金鋼狼一角,也對各部電影中的金鋼狼詮釋角度提供了相當多想法。羅根是西部片中的年邁孤槍客,也彷彿是三船敏郎飾演的日本浪人。比起過往描述金鋼狼的失憶戲碼,觀眾更願意為這名孤獨老人流下淚水。他想成為戀人導師家人與父親,卻在老邁時發現自身的努力都是枉然。金鋼狼是過往的罪惡,蘿拉則是對未來一絲希望的微弱燭光。《羅根》以希望收尾,帶來更多的則是惆悵。體驗到幸福的那短暫當下,也成為故事的終點。未來勢必還會有新人繼續飾演金鋼狼一角,但《羅根》帶來的震撼力,也讓傑克曼在金鋼狼的歷史上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


圖片來源:Logan官方Faceboo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