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分裂》Split:碎裂的人才完美

  過去十年中,奈.沙馬蘭(M.Night Shyamalan)這名字曾經代表了爛片。從《破天慌》(The Happening)的荒謬,到遭到動畫原作粉絲痛罵的《降世神通:最後的氣宗》(The Last Airbender),以及和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父子一同沉淪的《地球過後》(After Earth),沙馬蘭履歷中的糟糕電影一部接著一部出現;兩千年初期的驚悚電影金童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過街老鼠。沙馬蘭不可能沒發現這點,也因此這幾年他逐漸將重心轉回小成本的驚悚電影,而非大片商要求的大型商業片。今年一月上映的《分裂》(Split),則是沙馬蘭在數年來的失敗後,終於一反常態推出的成功作品。《分裂》是沙馬蘭回歸早期風格的電影,熟悉《靈異第六感》或《陰森林》(The Village),或是恐怖大師希區考克電影的觀眾,對《分裂》的氛圍與拍攝手法就不會感到陌生。除了沙馬蘭精湛的懸疑手法外,飾演患有人格分裂症主角的詹姆斯.麥艾維(James McAvoy)也是本片一大優點。以飾演《X戰警》(X-Men)系列前傳中的年輕版X教授(Professor Charles Xavier)聞名的麥艾維的身影,在商業片與獨立片中都很常見。戲路廣泛的他,這次飾演擁有24個人格的人格分裂症患者。透過沙馬蘭的詭譎敘事手法,讓麥艾維能以前所未見的方式發揮他的演技。《分裂》不僅僅是麥艾維的演技里程碑,也是沙馬蘭重返高峰的重要作品。


  《分裂》開始於孤單的高中生凱西.庫克(Casey Cook,安雅.泰勒-喬伊(Anya Taylor-Joy)飾演)與她的兩名同學,在生日派對後遭到不明男子綁架,並被囚禁在地下室。凱文(Kevin Wendell Crumb,麥艾維飾演)是名具有23個人格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而他其中三名人格共謀綁架了三名女孩。治療凱文多年的心理醫生弗萊契(Dr. Karen Fletcher)不斷收到凱文某個人格寄來的電子郵件,在療程時凱文的人格卻不願透漏任何秘密,這也讓她起了疑心。在此同時,被囚禁的女孩們也想盡辦法與凱文的不同人格周旋。在個性、性別、與年齡完全不同的人格間,凱西等人得在神秘的第24個人格「野獸」出現前,找出逃離地窖的方式。對凱文的行為感到懷疑的弗萊契醫生,也開始對凱文的人格們異樣的行為展開調查。

  凱文在劇情中最常出現的三個人格,分別是患有強迫症,卻也背負保護其他人格的丹尼斯(Dennis),看似溫順卻有不穩定性格的派翠西亞(Patricia),以及九歲的海德威(Hedwig)。麥艾維在片中最大的挑戰,就是在同一場戲中詮釋不同的人格。這對麥艾維的演技也是超越以往的考驗,甚至還充滿了強烈的劇場感。儘管丹尼斯與派翠西亞傳達出壓抑的不穩定性質,麥艾維卻微妙地讓凱文的特異人格們不帶有詭異的邪氣;丹尼斯有觀看裸體女孩跳舞的癖好,派翠西亞也常明顯壓抑自身的火爆性格,但觀眾並不會將他們聯想為毫無理智的瘋狂殺手。年幼的海德威人格,除了襯托出其他人格的陰暗面,也讓凱文變得更受控,同時卻更沒有理智。也因為這樣的描寫,讓螢幕上的麥艾維一下子令人恐懼,一下又十分親人。沙馬蘭一向喜歡在電影中同時置入恐怖與幽默,在他有些作品中,這點反而變得相當突兀(記得《靈異象限》(The Signs)中主角們戴在頭上的錫箔紙帽嗎?);不過,恐懼與幽默的交會,在凱文的人格群上發揮得相當成功。

  身為人質的凱西,是片中最能讓觀眾感同身受的角色,但她並不只是單純的受害者。片中特意安排的倒敘橋段交代了凱西的背景故事;如同凱文,凱西在童年時也遭到叔叔性侵,甚至被迫在父親死後與叔叔同住。這樣的背景,也解釋了電影開頭凱西的陰鬱個性,以及讓她在學校被排擠的原因。凱西的角色性質,就是映襯凱文的鏡像。野獸說的「碎過的人才更為進化」,除了應對到凱文的人格群身上,同樣也反映到凱西。受到叔叔侵犯的凱西,也被困在內心的牢籠中。片尾凱西從牢籠中被救出,並緩慢走過囚禁不同動物的籠子的橋段,代表了角色的自我解放與昇華。野獸人格的出現,讓凱文的人格群得到自由與安全感;透過與凱文的交手,凱西也獲得在片尾抵抗性侵犯叔叔的毅力。這樣的故事線,讓《分裂》不只是部心理驚悚片,它同時也是一部關於自我拯救的電影:英雄走過苦難,離開陰間/地底的牢籠,並達到精神昇華。「邪軍」(The Horde)人格群讓凱文不再受到他人主宰,不需要再因為別人的歧視而擔心受怕。《分裂》的魅力就在於此點:觀眾畏懼「邪軍」,卻也對丹尼斯或凱文的其他人格的處境感到同情。結尾儘管瘋狂,卻又怪異地合理,讓《分裂》成為後勁強烈的沙馬蘭作品。接下來的段落,就會講到本片的重大情節轉折了。還沒有看過《分裂》的讀者,請等到看過電影再往下看了。

  在本片結尾,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在2000年的《驚心動魄》(Unbreakable)中飾演的異能者大衛.鄧恩(David Dunn)登場,並在旁人將「邪軍」與十多年前的另一名怪異罪犯做比較時,說出那名罪犯的稱號:玻璃先生(Mr. Glass,山謬.傑克森(Samuel L. Jackson)飾演)。沙馬蘭藉此宣告《分裂》與《驚心動魄》處在同樣的世界觀中,也讓《分裂》的電影性質再增加一個層級:它是一名超級反派的起源故事。凱文的人格分裂症,就和X教授的兒子「軍團」(Legion,今年福斯製作了同名影集)一模一樣,也算是漫畫改編作品中的大巧合。在觀眾為《驚心動魄》續集的呼聲不斷高漲時,沙馬蘭出人意料地端出了《分裂》。沙馬蘭也有意在未來拍攝該世界觀的第三部作品,讓兩部電影中的主角碰頭。沙馬蘭在訪談中也解釋過,《分裂》的片尾是大衛首次理解玻璃先生的話中真意:世上真的有超能力人士存在。用《分裂》講述一部傑出的驚悚故事,再讓它成為擴張世界觀的一部分,無論在商業上或創意上都是相當有野心的手法。既然沙馬蘭回到了這個由他自己打造的奇異世界,也希望他能再度坐穩驚悚電影鬼才的位置,拍出《分裂》與《驚心動魄》的特異續作。不要再拍這十年來的爛片了!


圖片來源:Split官方Faceboo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