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加勒比海盜-神鬼奇航:死無對證》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跟亡靈一起一路沉到海底的俗作

  海盜電影曾一度被認為是票房毒藥,就連琦拉.奈特莉也這麼認為。一直到2003的《神鬼奇航:鬼盜船魔咒》(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這種頹勢才被瓦解。強尼.戴普也因此走上好萊塢的一線男星之路,讓他一連接演了不少大製作的電影。傑克.史派羅(Jack Sparrow)一向被認為是戴普最強烈的銀幕角色之一,同時也讓原本被設定為配角的史派羅,成為《加勒比海盜》系列的核心人物。在迪士尼收購漫威電影宇宙與《星際大戰》前,《加勒比海盜》也曾是迪士尼最吸金的真人電影系列。除了戴普,該系列也捧紅了因為《魔戒》在兩千年初走紅的奧蘭多.布隆,以及往演技派路線發展的琦拉.奈特莉。在延伸出兩部圍繞在深海閻王(Davy Jones)與東印度公司之間的海權爭霸後,在2011年的第四部《加勒比海盜-神鬼奇航4:幽靈海》(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On Stranger Tides),在評價上卻慘遭滑鐵盧。晚了六年才上映的新作,《加勒比海盜-神鬼奇航:死無對證》(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也刻意避開第四集的獨立式劇情,將部分支線拉回前三部電影中的幽冥飛船(Flying Dutchmen)故事線。本片的結構靈感來源,也來自最受歡迎的首部電影《神鬼奇航:鬼盜船魔咒》。但如此回鍋式的手法,是否能重新點燃《加勒比海盜》系列一路下滑的頹勢?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寧為地獄之王,也不願做天國之奴

  從1979年上映以來,《異形》(Alien)就在大螢幕上為全球觀眾帶來強烈的幽閉恐懼。由瑞士超現實畫家H.R. 吉格爾(H.R. Giger)設計的生物機械外型生物,則成為恐怖片中最經典的生物之一。在延伸出三部續集,與兩部跨足與終極戰士(Predator)互毆的外傳後,原作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在2012年重新回到《異形》系列,並以劇情野心更為龐大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從頭開始講述異形的起源,與人類的創世神話。可惜的是,儘管《普羅米修斯》為異形世界觀注入了全新的創作角度與故事深度,觀眾對它的反應卻相當兩極。許多人無法適應史考特在故事中置入的哲學論辯,也探索人類起源的劇情沒有興趣,更對片中留下的數種謎團感到莫名其妙,有些特意置入的恐怖類型橋段也遭到抱怨,但這並沒有讓史考特與福斯放棄《異形》系列的前傳計畫。今年上映的《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中,史考特則順應民意,重新搬出原版《異形》中的大量恐怖元素,並對《普羅米修斯》的劇情謎團提供了解答。但這樣的安排,是否能讓《異形:聖約》滿足觀眾對《普羅米修斯》帶來的疑惑,並且為系列作帶來新局?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I am Groot?

  曾幾何時,漫威的《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成為全球最知名的超級英雄團隊之一。在2014年前的首部電影前,星際異攻隊還是連漫畫讀者都不見得熟悉的角色:今年,《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卻被迪士尼選為暑期電影市場的打頭陣作品。這群雜牌軍儘管沒有蜘蛛人或X戰警的知名度,現在卻成為漫威宇宙故事線的第一把交椅,也培養出不少死忠影迷。三年前的《星際異攻隊》電影一開始也是漫威的大賭博,但導演詹姆士.剛恩(James Gunn)為本片注入的個人特色與戲謔的吊兒郎當氛圍,以及與其餘漫威角色不同的故事設定,都讓《星際異攻隊》展露獨特風格;說它是漫威對《星際大戰》(Star Wars)的反應也不為過。今年的《星際異攻隊2》則擺脫了前作中的無限寶石劇情線,而是更專注於團隊各成員之間的情感延伸。相反於第一階段的各部電影重疊故事線,本作則更像《蟻人》(Ant-Man),著重於自身的故事設定,而非為了迎合世界觀而做出劇情變化。但星爵(Star-Lord)在本作中被揭露的家世背景,是否能撐起整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