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I am Groot?

  曾幾何時,漫威的《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成為全球最知名的超級英雄團隊之一。在2014年前的首部電影前,星際異攻隊還是連漫畫讀者都不見得熟悉的角色:今年,《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卻被迪士尼選為暑期電影市場的打頭陣作品。這群雜牌軍儘管沒有蜘蛛人或X戰警的知名度,現在卻成為漫威宇宙故事線的第一把交椅,也培養出不少死忠影迷。三年前的《星際異攻隊》電影一開始也是漫威的大賭博,但導演詹姆士.剛恩(James Gunn)為本片注入的個人特色與戲謔的吊兒郎當氛圍,以及與其餘漫威角色不同的故事設定,都讓《星際異攻隊》展露獨特風格;說它是漫威對《星際大戰》(Star Wars)的反應也不為過。今年的《星際異攻隊2》則擺脫了前作中的無限寶石劇情線,而是更專注於團隊各成員之間的情感延伸。相反於第一階段的各部電影重疊故事線,本作則更像《蟻人》(Ant-Man),著重於自身的故事設定,而非為了迎合世界觀而做出劇情變化。但星爵(Star-Lord)在本作中被揭露的家世背景,是否能撐起整部電影?


  與其他漫威電影發生在真實時間順序的設定不同,《星際異攻隊2》的時空背景設定在前作的幾個月後,同樣是發生在2014年。星爵(Star-Lord)一夥人在將無線寶石交付給新星軍團(Nova Corp)後,接下了幫助至高族(Sovereign)抵禦異次元怪獸的任務。在火箭浣熊(Rocket Raccoon)盜取了至高族的寶貴電池後,一夥人在逃走的過程中,被星爵的父親活星球伊果(Ego the Living Planet)所救。星爵帶著葛摩菈(Gamora)與德克斯(Drax)前往伊果的星球本體,火箭浣熊與小葛魯特(Baby Groot)則遭遇到勇度.烏丹塔(Yondu Udanta)帶領的破壞者(Ravagers)偷襲,身處兩地的星際異攻隊成員面臨了不同的挑戰,卻也得思索成員彼此的衝突。

  在人物戲份安排上,《星際異攻隊2》極度放大了前作中受歡迎的角色性質;火箭浣熊、格魯特、與德克斯在本集中的定位都比前作更為放大,也加入了許多專為他們設計的動作或喜劇橋段。在這裡不難看出漫威與剛恩刻意討好觀眾的企圖。前作中成功的笑點幾乎都被複製到本片中,或是以不同的方式詮釋。德克斯依然充滿直來直往又莫名其妙的幽默感,這點讓人物性質原本可能只被矮化成打手的他,變得出眾許多,飾演德克斯的巴帝斯塔(Bautista)也因此和巨石強森一樣成功由摔角手轉型為不只賣弄肌肉的演員。繼續由馮迪索(Vin Diesel)配音的小格魯特也被營造成整部片的吉祥物與可愛象徵,無論是開場的跳舞片段,或是不時出現的大眼迷濛眼神,都能看出片中不少橋段是刻意為小樹人量身打造的。但火箭與勇度間的支線贖罪情節,卻是本片中最有情感說服力的橋段。飾演勇度的麥克.魯克(Michael Rooker)早已是剛恩電影中的固定班底,從早期的《撕裂人》(Slither)到後來的《星際異攻隊》,都能看到魯克在鏡頭前的身影。在前作扮演配角的他,在本片中的人物深度則被意想不到的加深,成為片中最能讓觀眾感到同情的角色。

  可惜的是,第一集中代表整個團隊的核心人物星爵,在本片中卻無法展現前作中的魅力。星爵的身世情節儘管扮演了整部電影的重心,卻無法妥善撐起整部電影要拿捏的情感主軸。星爵與葛摩菈間的性格發展與前作比起來,並沒有改變多少,似乎都在原地踏步。也許是因為劇本需求,飾演星爵的克里斯.普拉特(Chris Pratt)在片中反而不如前作來得幽默,也少了許多原作中的浪蕩俠盜感。兩人的故事線重心,反而都被相關的配角撐起。寇特.羅素(Kurt Russell)飾演的伊果的角色塑造,比起前作的反派控訴者羅南(Ronan the Accuser)來得好;葛摩菈充滿復仇心的妹妹涅布拉(Nebula),和勇度一樣都是本片中異軍突起的好角色,除了保有人物威脅感,也透過自身的家庭恩怨顯露出角色深度。比起葛摩菈,外型類似生化人的涅布拉反而多了點人性描寫。涅布拉的故事同時也不斷為未來的《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鋪下伏筆,儘管薩諾斯(Thanos)在本片並沒有登場,但透過涅布拉的角度,觀眾同樣能感受到這個紫臉銀河魔王的危險性。

  儘管人物描寫鮮明,視覺場面也夠到位,《星際異攻隊2》的缺點,卻在於它用力擠出來的笑點或場景。比起前作配樂的自然搭配,續集中的部分老歌,或是喜劇橋段都有些刻意。跟同為描寫無血緣家庭關係的《美國隊長: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比起來,《星際異攻隊2》則太過強調「家庭」兩字,反而少了許多讓觀眾自己玩味或體會的部分;最明顯的部分,就是星爵與葛摩菈之間「不可明說的聯繫」。當所有角色三不五時都把「家人」掛在嘴邊,片中的家庭因素重要性反而因此被沖淡。

  從《蟻人》到《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漫威開始探索世界觀中十分有迷幻感的領域,《星際異攻隊2》亦然。比起走偏寫實風格的《鋼鐵人》(Iron Man)或《美國隊長: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Winter Soldier),《星際異攻隊2》已經演化得相當有卡通風格。在票房與評價表現上,《星際異攻隊》方面的這種復古迷炫設定,也正中大眾口味。漫威接下來的挑戰,自然是如何讓這批卡通味十足的銀河守衛者,和風格偏現實的復仇者們在《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中合作了。


圖片來源:Marve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