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加勒比海盜-神鬼奇航:死無對證》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跟亡靈一起一路沉到海底的俗作

  海盜電影曾一度被認為是票房毒藥,就連琦拉.奈特莉也這麼認為。一直到2003的《神鬼奇航:鬼盜船魔咒》(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這種頹勢才被瓦解。強尼.戴普也因此走上好萊塢的一線男星之路,讓他一連接演了不少大製作的電影。傑克.史派羅(Jack Sparrow)一向被認為是戴普最強烈的銀幕角色之一,同時也讓原本被設定為配角的史派羅,成為《加勒比海盜》系列的核心人物。在迪士尼收購漫威電影宇宙與《星際大戰》前,《加勒比海盜》也曾是迪士尼最吸金的真人電影系列。除了戴普,該系列也捧紅了因為《魔戒》在兩千年初走紅的奧蘭多.布隆,以及往演技派路線發展的琦拉.奈特莉。在延伸出兩部圍繞在深海閻王(Davy Jones)與東印度公司之間的海權爭霸後,在2011年的第四部《加勒比海盜-神鬼奇航4:幽靈海》(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On Stranger Tides),在評價上卻慘遭滑鐵盧。晚了六年才上映的新作,《加勒比海盜-神鬼奇航:死無對證》(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也刻意避開第四集的獨立式劇情,將部分支線拉回前三部電影中的幽冥飛船(Flying Dutchmen)故事線。本片的結構靈感來源,也來自最受歡迎的首部電影《神鬼奇航:鬼盜船魔咒》。但如此回鍋式的手法,是否能重新點燃《加勒比海盜》系列一路下滑的頹勢?


  本作直接延續第三集的結尾,以成為幽冥飛船船長的威爾.特納(Will Turner,奧蘭多.布隆飾演)的兒子亨利(Henry Turner,布蘭登.史懷茲(Brenton Thwaites)飾演)企圖將父親從詛咒中解決出來開始。長大後的亨利繼續為解救父親而奔走,卻碰上了困在惡魔三角洲的西班牙惡靈船長薩拉札(Captain Salazar,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飾演),要求他找到當年將薩拉札困在三角洲的史派羅。在一次失敗的銀行搶案後,史派羅則湊巧碰上了亨利,兩人因為不同的目的決定合作,踏上找尋能解決大海所有詛咒的海神三叉戟的旅程。

  比起越演越奇幻的世界觀,第一部電影《神鬼奇航:鬼盜船魔咒》的劇情鋪陳可算是相當簡單。但續作們最大的問題,則是雜亂無章的故事線。這種問題從第二集《神鬼奇航2:加勒比海盜》(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an’s Chest)就十分明顯,只是當時的導演高爾.韋賓斯基(Gore Verbinski)還能勉強抓住三名主角間的戲劇衝突,也讓主要反派深海閻王大衛.瓊斯(Davy Jones)和首部電影的反派巴博薩船長(Hector Barbossa,傑佛瑞.羅許(Jeffrey Rush)飾演)在螢幕上都有足夠的威脅性,甚至是讓觀眾發笑的幽默性質。這些優勢在第四集就完全消失,在本作也沒有改善。迪士尼不斷企圖讓《加勒比海盜》系列片中塞滿了錯綜複雜的角色恩怨鬥爭,卻從來無法好好凝聚電影的重心。《死無對證》依舊有同樣的問題;觀眾該關注的,到底是企圖拯救父親的亨利還是抱持科學信念,卻莫名其妙地想找到奇幻三叉戟的女主角卡麗娜(Carina、意圖報復史派羅的死靈薩拉札、還是想阻止薩拉札破壞海盜艦隊的巴博薩?這些錯綜複雜,又三不五時捲在一起的劇情支線,讓《死無對證》到了中段後的故事就毫無頭緒可言;更別提跟前作的西班牙海軍一樣莫名亂入的英國海軍了,大衛.溫漢(David Wenham)不知怎的會願意接下這種角色。儘管每個人物都想找到海神三叉戟,原因卻都迷糊得離譜,甚至時不時干預其他角色的個人故事。

  當然許多觀眾都是看在戴普飾演的傑克船長而買票入場的。但問題來了:當電影的主角對整部片的劇情路線漠不關心時,電影的重心怎麼辦?吊兒郎當的態度是史派羅的螢幕魅力來源,但也因此成為《加勒比海盜》系列續集的致命傷。在整部《死無對證》中,儘管自己與主要支線有關聯,但史派羅卻完全無助於劇情上的進展;他和片中的海神三叉戟一樣,都只是矮化過的劇情元素,無助於角色間的關係發展。在首部電影中發光發熱的傑克船長,現在反而成為公式化的道具性角色而已。《加勒比海盜》系列還能繼續撐多久,現在看來都很難說,只是這個曾捧紅強尼.戴普的系列,也已經像十八世紀的海盜一樣逐漸沒落了。


圖片來源:迪士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