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玉子》Okja:被殘忍現實包裹的純真

  和現實相反的是,在電影劇情編排上,動物基本上都是不可殺的角色或劇情道具。觀眾對殺人景象經常無感,但一隻小狗的死,卻能揪住觀眾的心。人與動物間的情感,不知怎麼的總是能在螢光幕上發揮強大的影響力。災難片中的動物,能讓浩劫變得更加駭人;恐怖片中的動物,也能加強片中的鬼魅陰森感。更別提每隔幾年就出現的狗兒喜劇電影了。Netflix最新上線的原創電影《玉子》(Okja),就以人類與動物間的情感作為主軸,帶出一連串對畜牧業文化、資本主義生態、保護動物團體的爭議性、以及媒體影響力的反思。韓國導演奉俊昊對社會人性寓言一向拿手。從《駭人怪物》(The Host)的美韓政治關係省思,到《末日列車》(Snowpiercer)中不同車廂間的社會階級鬥爭,奉俊昊都善於將這類容易流於說教的嚴肅議題,透過他奇特又細膩的敘事方式展現出來。奉俊昊的科幻作品總是包含了濃烈的政治批判性,以及對當代議題的尖銳探討。《玉子》中儘管沒有凶殺案或是世界末日的危機,對觀眾帶來的情感衝突卻絲毫不減。

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七季第二集:暴風降生

  也許會有很多觀眾抱怨,儘管本季第一集的片名是「龍石島」,丹妮莉絲的戲份卻只出現在結尾,也用相當低調的方式結束。對《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的冷開場感到意猶未盡的觀眾,馬上就能在第二集「暴風降生」(Stormborn)中得到滿意的答案。「暴風降生」緊接在「龍石島」之後,帶入丹妮莉絲與她的下屬間的尖銳應答。和任何其他政府一樣,丹妮莉絲的新聯盟,從一開始就出現了內部歧見。在眾多新同伴中首當其衝的,是在上一季後叛逃,離開七王國的情報頭子瓦里斯(Varys)。從第一季開始,觀眾就能清楚觀察到,在君臨成的宮廷中,表面上沒有過多權力在手,檯面下卻掌控了大量情報與人脈的兩名角色,就是瓦里斯與小手指。連續服侍不同君主的瓦里斯,在本集開頭,就立刻遭到丹妮莉絲質疑他的動機。在原著與影集中,瓦里斯都是讓人相當摸不清底細的人物。綜觀君臨城出現的所有掌權者與他們的臣下,只有瓦里斯始終保持一定的中立性,在自保的同時,也在暗地裡維持不同陣營間的平衡。至於其他兩大南方家族,以及由奧莎帶領的葛雷喬伊叛軍們,則明顯得各懷鬼胎,絕非為了民眾利益著想。丹妮莉絲要面對的,除了蘭尼斯特家的軍力,還有手下貴族與民眾對她的不信任。除了她父親瘋王(Mad King)留下的惡名,丹妮莉絲率領的無垢者軍團與多斯拉其大軍(Dothraki),同樣都會對她的統治造成一定的阻礙。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沉靜卻充滿複雜情感的二戰大撤離

  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無疑地是當今最有影響力的導演之一。他的蝙蝠俠三部曲重新將蝙蝠俠推向人氣高峰,《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也被公認為最完美的超級英雄電影;隨後的《全面啟動》(Inception)與《星際效應》(Interstellar)也是充滿強烈個人風格,與複雜卻又縝密情節的作品。今年的新作《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則是諾蘭首度拍攝改編自真實事件的電影。發生在1940年法國敦克爾克地區的大撤離,是英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重要行動之一。邱吉爾知名的演說「我們將在海灘上抵禦外敵」(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原因也來自敦克爾克撤離行動。大部分的諾蘭作品,都含有濃烈的推理元素,但在描寫敦克爾克事件上,諾蘭原本卻打算採用類似紀錄電影的方式來拍攝本片。除了將電影分為陸海空三段情節分開敘述外,諾蘭也特意避開了二戰時的政治元素(邱吉爾的演說也只被節錄一部分,作為片尾的旁白),以及這類電影常見的美軍參與部分,或是戲劇化的英雄主義情節。本片的主要角色群甚至沒有大牌演員參與,湯姆.哈迪(Tom Hardy)和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的戲份都相當有限;就連諾蘭酷愛的麥可.肯恩(Michael Caine)也只透過配音客串。就算對熟悉諾蘭作品的觀眾而言,《敦克爾克大行動》也是一部不同於他過往電影的作品。

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七季第一集:龍后歸鄉

  在播映日期被整整調晚了三個多月後,《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終於重新回歸電視螢幕。第七季的播映時間被改,有部分原因是由於劇組為了拍攝真實場景內冬天的狀況,但可以感覺得出來,在原作者喬治.RR.馬丁(George R.R. Martin)尚未完成第六本與第七本小說的情況下,HBO只能在原作文本有限的情況下,對《權力遊戲》的最終兩季作出有限的改編,同時還得為影集中和原著不同的情節收尾。在上一季的「爆炸性」結尾後,故事終於來到最後高潮的前奏:白鬼隨著凜冬來襲,由瓊恩.雪諾(Jon Snow)率領的北方諸侯們也準備面對來自長城以外的超自然浩劫;丹妮瑞絲(Daenerys Targaryen)也帶著無垢者軍團(Unsullied)西行,踏上七王國(Seven Kingdoms)的領土。第七季第一集就以塔格里安家族在數千年前首度入侵七王國時踏上的地點龍石島(Dragonstone)作為標題。此舉也有象徵意義:丹妮就像當年塔格里安家族創始人征服者伊耿(Aegon the Conquerer)一樣,在龍石島登陸。接下來的文章免不了會提及本集的重點情節,還沒看影集的讀者就請先跳過吧。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猩球崛起:終極決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猿王凱薩的最終旅途

  2011年的《猩球崛起》(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達到了兩件成功事蹟:重新為擁有五十年歷史的科幻系列《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台譯《浩劫餘生》)注入劇情上的新生命力,與讓安迪.賽奇斯(Andy Serkis)演出繼咕嚕(Gollum)後的第二個經典動態捕捉角色,凱薩(Caesar)。原版的《浩劫餘生》在1968年就因為人猿的外型設計,對後世的特殊化妝技術影響深遠。帶有前傳性質的《猩球崛起》,則以極為擬真的動態捕捉技術,讓凱薩與其他猩猩成為帶有強烈人性的角色。2014年改由馬特.里夫斯(Matt Reeves)擔任導演的《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則更加重角色間的情感掙扎,以及猩猩與人類間的道德衝突。今年上映的新作《猩球崛起:終極決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則設定在前作的五年後,繼續講述凱薩與其餘猩猩與人類越演越烈的生存戰爭。除了之前的原班拍攝人馬外,這次還找來了表演風格強烈的伍迪.哈里遜(Woody Harrelson)飾演人類軍隊的領袖「上校」。上映之前,《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就贏來了不少影評極高的讚賞。承襲了前兩部電影的人性情感核心,《猩球崛起:終極決戰》以細膩的角色描寫,為這段由凱薩開始的篇章畫下暫時的句點。

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蜘蛛人:返校日》Spider-Man: Homecoming:漫威紅牌光榮返鄉

  在漫威得到今天的成功前,曾將不少自家的紅牌大角的真人電影改編版權賣給不同的製片大廠。蜘蛛人(Spider-Man)和X戰警(X-Men)都被分別賣給Sony與福斯,並各自在2000年初頭打出了不錯的票房與口碑。由山姆.雷米(Sam Raimi)執導的蜘蛛人三部曲將彼得.帕克(Peter Parker)的國際名聲推向高峰,但口碑不佳的第三集卻導致Sony決定重啟蜘蛛人系列。2012年由馬克.韋伯(Mark Webb)拍攝的《蜘蛛人:驚奇再起》(Amazing Spider-Man)將角度拉回彼得的高中生活,並把焦點轉向他高中生活與家庭身世之謎。儘管捧紅了安德魯.加菲德(Andrew Garfield)和艾瑪.史東(Emma Stone),《蜘蛛人:驚奇再起》和它的續集卻沒有得到Sony與漫威期待的大眾回應。自《蜘蛛人3》以來的敗績,也讓Sony做出讓全球蜘蛛人迷為之瘋狂的決定:和漫威影業合作,並讓蜘蛛人進入故事架構成熟縝密的漫威電影宇宙(MCU)。從去年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首度登場開始,湯姆.霍蘭德(Tom Holland)就成為漫威炙手可熱的新秀之一,原本在漫畫中就有漫威最高人氣的蜘蛛人,也終於返回老家,不像X戰警和驚奇四超人(Fantastic 4)還遊離在外。今年的《蜘蛛人:返校日》(Spider-Man: Homecoming)則是MCU版本的蜘蛛人在回歸後首度擔任主角。為了和之前的版本做出區隔,除了讓蜘蛛人的年齡調整回15歲的高中生外,本片也刻意在視覺呈現和敘事方式上做了些改變,同時也並非此版本的起源故事。第二次的改版,終於讓蜘蛛人電影一掃之前的負面評價,也躍進角色更為多元的漫威電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