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七季第一集:龍后歸鄉

  在播映日期被整整調晚了三個多月後,《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終於重新回歸電視螢幕。第七季的播映時間被改,有部分原因是由於劇組為了拍攝真實場景內冬天的狀況,但可以感覺得出來,在原作者喬治.RR.馬丁(George R.R. Martin)尚未完成第六本與第七本小說的情況下,HBO只能在原作文本有限的情況下,對《權力遊戲》的最終兩季作出有限的改編,同時還得為影集中和原著不同的情節收尾。在上一季的「爆炸性」結尾後,故事終於來到最後高潮的前奏:白鬼隨著凜冬來襲,由瓊恩.雪諾(Jon Snow)率領的北方諸侯們也準備面對來自長城以外的超自然浩劫;丹妮瑞絲(Daenerys Targaryen)也帶著無垢者軍團(Unsullied)西行,踏上七王國(Seven Kingdoms)的領土。第七季第一集就以塔格里安家族在數千年前首度入侵七王國時踏上的地點龍石島(Dragonstone)作為標題。此舉也有象徵意義:丹妮就像當年塔格里安家族創始人征服者伊耿(Aegon the Conquerer)一樣,在龍石島登陸。接下來的文章免不了會提及本集的重點情節,還沒看影集的讀者就請先跳過吧。


  期待首集就看到大型史詩片段的觀眾也許會失望──每季的《權力遊戲》,幾乎都採用了冷開場。本季則由艾莉亞(Arya Stark)對弗雷家族(House Frey)的全面復仇揭開序幕。在第六季結尾中,艾莉亞回到七王國,並成功地透過在無面者殿堂內學到的易容暗殺技術,將血紅婚禮的執行人瓦德.弗雷(Walder Frey)殺死。在過去,史塔克家族的成員總是會為了愚忠或是正直,將大好的獲勝機會拱手讓人,甚至賠上性命。但自從前一季開始,剩餘的史塔克家人也開始出現道德感上的轉變。珊莎(Sansa Stark)得到小手指與瑟曦的狡猾與殘忍;瓊恩也開始運用自身的領袖氣息,與在守夜人軍團學到的指揮能力,統整北方貴族們的勢力。至於最有陰暗氣息的艾莉亞,也變成為了復仇絕不手軟的刺客。本集開場時,偽裝成弗雷公爵,並冷靜地毒殺所有弗雷族人的艾莉亞,已經和以前容易動怒發火時又破綻百出的小女孩不同了。這幾個受盡風霜的史塔克遺族,在數季的磨練後,終於要開始各自的復仇行動了。

  登基為王的瓊恩.雪諾也不例外,但他面臨的壓力,不只來自底下的各家貴族勢力,同時也來自他的姊姊(現在應該歸類為堂姊了)珊莎。對小手指的狡滑與瑟曦的暴虐耳濡目染的珊莎,現在也有了與以往的單純性格全不同的政治手腕。與瓊恩用規範統御貴族的手法不同,珊莎的手腕則帶有一定程度的無情,卻也保持了不少疑心與警覺性。珊莎的變化,也是所有史塔克子嗣中最明顯的。從一開始的公主病,以及日後的受害者性格,到現在的陰險女王氣質,都讓珊莎成為整個《權力遊戲》中改變最大的角色。但即便瓊恩和珊莎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權力,卻依然受制於不同的派系。瓊恩得應付手下目的不同的貴族們,珊莎除了設法保住自己與家人的性命,同時還得反向操縱對她懷有私心的小手指。

  在君臨城(King’s Landing)登基的瑟曦則以蘭尼斯特女王自居,全然不顧詹姆(Jaime Lannister)的勸阻,執意接見前來結盟的的攸倫.葛雷喬伊(Euron Greyjoy)。可惜的是,這名在原著中外型與個性相當特別的大海盜,在影集中卻與冬恩(Dorne)的馬泰爾家族(House Martell)陷入同樣的角色設定命運:不但成為劇中的邊緣化角色,也無法讓觀眾產生情感連結。少了父親與御前議會的牽制,瑟曦已經成為鐵王座上強而有力的唯一存在,但她手中權力下的冷酷與不受控,也讓詹姆開始覺得不安。

  獵犬與無盟兄弟會(Brotherhood without Banners)的組合也是本集的亮點之一。在碰上了第四季曾搶劫過的父女屍體後,獵犬的良心面再度被觸發。獵犬一直是劇情中最有道德模糊感的角色之一,這次除了受到之前事件的心理衝擊外,又帶出了他與白鬼入侵間的命運糾葛。他也許不受控於任何政治勢力,卻在無意間成為被宗教力量選上的人物。

  留滯學城的山姆威爾.塔利(Samwell Tarly)則苦於無法說服其他學士。但大學士的一席話,卻點出了本劇中的另一項不同於傳統奇幻故事的元素;長冬的來臨,並不代表末日。儘管冬季再長,卻依然有結束的一天。這也與馬丁說過的結局氣氛相仿。

  與本集標題相符的龍石島支線,則被放在最後播出。除了被點出藏有大量能用來對付白鬼的龍晶外,該段支線也見證了丹妮莉絲首度踏上七王國土地的一刻。儘管整段戲只有一句台詞,卻意外地有戲劇張力,也象徵本集即將迎來的高潮。


 圖片來源: HB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