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七季第二集:暴風降生

  也許會有很多觀眾抱怨,儘管本季第一集的片名是「龍石島」,丹妮莉絲的戲份卻只出現在結尾,也用相當低調的方式結束。對《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的冷開場感到意猶未盡的觀眾,馬上就能在第二集「暴風降生」(Stormborn)中得到滿意的答案。「暴風降生」緊接在「龍石島」之後,帶入丹妮莉絲與她的下屬間的尖銳應答。和任何其他政府一樣,丹妮莉絲的新聯盟,從一開始就出現了內部歧見。在眾多新同伴中首當其衝的,是在上一季後叛逃,離開七王國的情報頭子瓦里斯(Varys)。從第一季開始,觀眾就能清楚觀察到,在君臨成的宮廷中,表面上沒有過多權力在手,檯面下卻掌控了大量情報與人脈的兩名角色,就是瓦里斯與小手指。連續服侍不同君主的瓦里斯,在本集開頭,就立刻遭到丹妮莉絲質疑他的動機。在原著與影集中,瓦里斯都是讓人相當摸不清底細的人物。綜觀君臨城出現的所有掌權者與他們的臣下,只有瓦里斯始終保持一定的中立性,在自保的同時,也在暗地裡維持不同陣營間的平衡。至於其他兩大南方家族,以及由奧莎帶領的葛雷喬伊叛軍們,則明顯得各懷鬼胎,絕非為了民眾利益著想。丹妮莉絲要面對的,除了蘭尼斯特家的軍力,還有手下貴族與民眾對她的不信任。除了她父親瘋王(Mad King)留下的惡名,丹妮莉絲率領的無垢者軍團與多斯拉其大軍(Dothraki),同樣都會對她的統治造成一定的阻礙。


  第二集的重點依然是角色關係間的摩擦,與對未來情節的鋪陳講述;動作戲方面,則聚焦在兩派葛雷喬伊海軍的突襲交戰上。攸倫.葛雷喬伊的角色定位依然不佳,戲份薄弱的砂蛇們(Sand Snakes)也碰上了死劫。編劇們大概刻意在每一個部分都安排了完全無法讓觀眾產生情感連結的反派角色,先是喬佛里,接著是拉姆斯.波頓,現在則是攸倫;可惜,原著中的攸倫要來得搶眼多了。或許HBO也明白,這幕戲儘管充滿了殺戮,出場的角色卻清一色是人氣低迷的人物,因此,席恩(Theon Greyjoy)便成為這場戲中的情感聚焦處。席恩從一開始的驕傲,到被凌虐後的懦弱,直到跟在姊姊身邊後,他才似乎嶄露出一丁點堅毅的眼神。但在奧莎成為攸倫人質,船員們也被屠殺之際,席恩卻再度受制於恐懼。三人對峙間的那幾秒,成為挑戰奧莎與席恩姊弟關係的重大關卡。在目前的安排來說,席恩是失敗的;除了讓奧莎被綁,馬泰爾家族的領袖人物也被徹底消滅,或成為人質。這條支線會對席恩做出什麼影響,就得看之後的集數了。


  艾莉亞在本集的戲份,則呈現了兩種完全不同的重逢情懷。熱派大概是《權力遊戲》眾多小配角中,命運最順利的一位;不但毫髮無傷地逃離戰場,還順利在旅店中生活到現在。相較起艾莉亞多舛的命運,熱派相對起來則幸福多了。性格上漸趨沉穩的艾莉亞,和熱派樂觀的態度正好成反比。但來自過往的不只熱派,還包括了從第一季就被趕跑的冰原狼娜梅麗亞(Nymeria)。這場短暫的重逢並不如同觀眾期待般的溫馨,反而結束於人與狼的再度分離。艾莉亞最後說的「那不是妳。」(That’s not you.),刻意反映了第一季時,當艾莉亞被要求上縫紉課時所說的「那不是我。」最令人傷感的,是艾莉亞在娜梅麗亞離開後所流露的語氣和眼神:在孩提時代曾朝夕相處的小狼,現在和艾莉亞一樣,都已被周遭的世界強迫長大,再也無法回到當初單純的過去。當然,現在斷言艾莉亞與娜梅麗亞的關係還言之過早,畢竟這幕勢必是為了之後的情節所拍。但單就這幕戲來看,則是這整集中最令人哀傷的一場。

圖片來源:HBO
Broken Heart Studio  Fan Pag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