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沉靜卻充滿複雜情感的二戰大撤離

  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無疑地是當今最有影響力的導演之一。他的蝙蝠俠三部曲重新將蝙蝠俠推向人氣高峰,《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也被公認為最完美的超級英雄電影;隨後的《全面啟動》(Inception)與《星際效應》(Interstellar)也是充滿強烈個人風格,與複雜卻又縝密情節的作品。今年的新作《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則是諾蘭首度拍攝改編自真實事件的電影。發生在1940年法國敦克爾克地區的大撤離,是英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重要行動之一。邱吉爾知名的演說「我們將在海灘上抵禦外敵」(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原因也來自敦克爾克撤離行動。大部分的諾蘭作品,都含有濃烈的推理元素,但在描寫敦克爾克事件上,諾蘭原本卻打算採用類似紀錄電影的方式來拍攝本片。除了將電影分為陸海空三段情節分開敘述外,諾蘭也特意避開了二戰時的政治元素(邱吉爾的演說也只被節錄一部分,作為片尾的旁白),以及這類電影常見的美軍參與部分,或是戲劇化的英雄主義情節。本片的主要角色群甚至沒有大牌演員參與,湯姆.哈迪(Tom Hardy)和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的戲份都相當有限;就連諾蘭酷愛的麥可.肯恩(Michael Caine)也只透過配音客串。就算對熟悉諾蘭作品的觀眾而言,《敦克爾克大行動》也是一部不同於他過往電影的作品。


  整部電影圍繞在40萬名困在敦克爾克海灘上的英軍。困在登克爾克的駐軍角度由一名二等兵帶出,並講述從他逃離德軍追殺,到在海灘上與其餘士兵等待救援的過程。空中則聚焦在兩名掩護英軍的皇家空軍飛官身上,特別是在湯姆.哈迪飾演的飛行員,劇情中特意讓他的飛機出現儀表板上的問題,讓他無法確切掌握戰鬥機的剩餘飛行時間,也得在這樣的壓力下執行任務。海上的劇情則聚焦往法國接應英軍的民間船隻上,由船長與他的兒子,和一名他們救上船的英國士兵,帶出平民對祖國軍人的關切,以及士兵對戰場的畏懼。

  整部《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台詞並不多,片長也是諾蘭作品中最短的。諾蘭刻意不使用史實人物來講述這段故事;他要呈現的,是一群隨時被壟罩在戰爭帶來的真正死亡危機的角色,在這場撤退行動中所表現的態度。和其他二戰電影相比,《敦克爾克大行動》不只沒有描寫實際戰役,也沒有講述少數英雄的犧牲,也從未強調過德軍的任何暴行。這是一場敗仗,也是落水狗逃難的故事。片中的軍人角色毫無一般觀眾習慣的陽剛形象,反而充滿了怒氣與畏懼。片中的德軍也幾乎從未出現在螢光幕上,彷彿他們是場自然界的災禍,逼得片中的角色們得不斷逃跑。刻意降低敵軍的人性特質,反而讓片中的角色更能家情感專注在自身陣營的成員身上。

  在表現人性的殘酷上,諾蘭在本片中使用的描述手法,卻與他在《黑暗騎士》中所表達過的人性善惡詭辯不同。躲在擱淺船隻的船艙內,等待漲潮的士兵們,無意間成為敵軍的標靶。爭執不斷的士兵們企圖將其中一名法國軍人推到艙外,以便減輕船隻的重量,而士兵們唯一的理由,則是戰爭所凸顯出的人心殘酷:為了求生,人可以放下良心,不顧他人的生命。但在《黑暗騎士》中,在小丑設下的渡輪炸彈陷阱中,瀕臨死亡危機的囚犯與市民,卻不約而同地作出人性本善的選擇,自願放棄對另一台渡輪上的炸彈的引爆權。或許當《黑暗騎士》中的市民放下引爆器時,可以將該片段解讀為他無法背負殺人的強烈罪惡感,因而不願動手殺死另一艘船上的犯人;但《敦克爾克大行動》中的英國士兵們,卻將道德觀完全拋到腦後。對在絕境下的人性反應如此兩極的描寫,也是諾蘭為了表現戰爭的殘酷性所做的安排。但這兩種截然不同的人性刻畫,比較起來倒也無法提出肯定的答案。

  《敦克爾克大行動》經常表現出類似《西線無戰事》(All’s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的疲乏士兵氛圍。歸鄉的軍人無顏見江東父老,覺得自己吃了敗仗,也對接下來德軍可能的入侵行動束手無策;但前來救援他們的平民,以及留在英國本土的居民們,卻沒有人表現出對這些逃難士兵的鄙視,反而將他們視為存活的英雄。士兵們無法理解國民的觀迎,國民也無法完全了解士兵眼中的罪惡感,與對戰場的恐懼。諾蘭的作品經常為人詬病的問題,就是對角色情緒的簡約描寫;在他的電影中,角色們似乎都只是被縝密的情節推著跑,而沒有展現真正的立體感。《星際效應》中的父女情,是諾蘭對此缺點的回應,在片中卻略顯得有些特意。《敦克爾克大行動》中的人性摩擦與情感衝突,卻反而被表現得微妙又明顯。諾蘭不賣弄刻意灑狗血的自我犧牲或救人橋段,反而是在角色少許的對白或行為中,加入了許多隱晦又壓抑的情緒。沒有人說自己痛,但他們的神情卻同時掩蓋也傳達了內心的折磨。《敦克爾克大行動》像是一部贖罪的懺悔錄;逃難士兵得帶著這份落水狗的心情活下去,卻也得提醒自己,必須用「我們將在海灘上抵禦外敵」的態度繼續生活。戰火從未消弭,人們逃跑時,卻必須告訴自己,一定得擁有那份苟延殘喘的勇氣。士兵如此,平民亦然。喪失飛行員大兒子的民間船隻船長,也是這種微妙心態的代表之一。《敦克爾克大行動》並非諾蘭最有野心,或最有娛樂性的電影,但卻是他表現人心上最精湛的一部作品。


圖片來源:華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