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玉子》Okja:被殘忍現實包裹的純真

  和現實相反的是,在電影劇情編排上,動物基本上都是不可殺的角色或劇情道具。觀眾對殺人景象經常無感,但一隻小狗的死,卻能揪住觀眾的心。人與動物間的情感,不知怎麼的總是能在螢光幕上發揮強大的影響力。災難片中的動物,能讓浩劫變得更加駭人;恐怖片中的動物,也能加強片中的鬼魅陰森感。更別提每隔幾年就出現的狗兒喜劇電影了。Netflix最新上線的原創電影《玉子》(Okja),就以人類與動物間的情感作為主軸,帶出一連串對畜牧業文化、資本主義生態、保護動物團體的爭議性、以及媒體影響力的反思。韓國導演奉俊昊對社會人性寓言一向拿手。從《駭人怪物》(The Host)的美韓政治關係省思,到《末日列車》(Snowpiercer)中不同車廂間的社會階級鬥爭,奉俊昊都善於將這類容易流於說教的嚴肅議題,透過他奇特又細膩的敘事方式展現出來。奉俊昊的科幻作品總是包含了濃烈的政治批判性,以及對當代議題的尖銳探討。《玉子》中儘管沒有凶殺案或是世界末日的危機,對觀眾帶來的情感衝突卻絲毫不減。


  《玉子》的劇情由2007年的米蘭多公司(Mirando Corporation)開始。公司總裁露西.米蘭多(Lucy Mirando,蒂妲.史汪頓(Tilda Swanton)飾演)宣布將執行為期十年的新品種豬隻培育計畫。十年後,被韓國小女孩美子(Mija,安瑞賢飾演)養大的基因改造巨豬「玉子」因為完美的體態,受到了米蘭多公司的高度重視,並被公司計畫運回美國。不願意放棄玉子的美子一路追到首爾,途中碰上了一群反對米蘭多公司的動物保育組織人士。在動物保護人士的幫助,以及米蘭多公司修復企業形象的計畫下,美子也被送往紐約,準備在米蘭多公司的揭幕典禮上和玉子相見。但在鎂光燈幕後,無辜的玉子卻受到慘無人道的虐待。玉子與美子的分離,是否會對彼此帶來難以抹滅的傷害?

  玉子本身就是電影的一大亮點。在詮釋特效生物上,玉子的細緻度,和傳達出強烈情緒的眼神,都讓她和片中其他的人類演員一樣,成為有血有肉的角色。《駭人怪物》中的水怪聚集社會與政治批判於一身,玉子則單純多了。牠是個純真又內向的巨型生物,與一般特效片中恐怖卻帶了點令人同情的元素的怪獸不同,玉子本身的單純性格,就能激發出觀眾的認同感與同理心。無法對其餘人類表達自身情緒,也不被善待的玉子,在片中是無聲的犧牲品。儘管有龐大身軀,卻反而更顯脆弱。電影中也安排了幾場戲,讓玉子展現出高於其他動物的智慧,也表現出不少人類般的情緒波動。和近年的重拍版《猩球崛起》(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中的智慧人猿一樣,玉子不需仰賴絢麗的動作場面,也能勾起觀眾的情感。

  奉俊昊的作品總是隱含了對特定議題的尖酸批判,在《玉子》中也不例外。米蘭多公司從上到下的成員,沒有一個能讓觀眾產生同理心,因為他們全都代表了企業文化的各種弊病。公司執行長露西(Lucy Mirando,蒂妲.史汪頓(Tilda Swinton)飾演)與代表公司門面的動物學者強尼.威考斯(Johnny Wilcox,傑克.葛倫霍(Jake Gyllenhaal)飾演)誇張又戲劇化的行動,除了諷刺媒體與企業在宣傳上的缺乏良心,也大喇喇地譴責畜牧業成功後的黑幕。與米歇爾.法柏(Michel Faber)的小說《肌膚之侵》(Under the Skin)的主題類似,奉俊昊也透過米蘭多公司對玉子的殘忍待遇,控訴在大企業生產的美食背後,有多少生命遭到犧牲。

  但奉俊昊並不一面倒地批判企業文化與畜牧業。片中的動物保護團體,也並不是單純的人道組織。組織中的各個成員,對任務都抱持近乎恐怖分子的狂信,也容易為了自身目的,還不留情地對他人施予言語或肢體暴力。保羅.迪諾(Paul Dino)與史蒂芬.連(Steve Yeun)演出的動物保育人士分別代表兩種不同的左派人士態度:迪諾飾演的組織領袖儘管對美子釋出善意,在對待其他人類,甚至是自身組織的成員上,都少了許多人性特質,也讓他拯救玉子的過程多了虛偽;史蒂芬.連的韓裔美國人角色,則與他在《陰屍路》(Walking Dead)中的平民英雄氣息完全不同,但他在欺騙美子後的良心譴責,卻也讓他成為本片配角中性格較為立體的人物。為了讓《玉子》中凸顯企業與動物保護團體的兩極性,兩派人馬的立場與性格都被簡化,讓本片的大多數配角都成為擁有強烈一元化個性的人物。唯一看得出對自身作為有些良心譴責的,只有連飾演的抗議人士與葛倫霍演出的動物學家了。

  《玉子》對極端團體與企業文化的批判,甚至延伸到了社群媒體層面。雙方都利用不同程度的媒體影響,來美化自身行為,或是掩蓋受害者的真相。但兩者都罔顧了玉子與美子的權利。這兩名主角就像宮崎駿電影中的角色般,被無端拋入自己不明白的複雜世界,卻又得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想辦法找到回到彼此身邊的路。圍繞在她們倆周遭的殘忍現實,反而彰顯了玉子與美子身上的純真情感。片中最令人動容的橋段,則是片尾的基因改造巨豬們,將小豬仔從圍籬後推向玉子一行人的一幕;若把豬隻換成人類,那麼這一場戲則完全重現了二戰集中營的悲愴情懷。明知自身將死的父母豬隻,將年幼的孩子推向離開地獄的玉子。這場面,是與彼此交纏的希望與絕望。奉俊昊作品中的家庭主題,在《玉子》中也以這種悲喜交加的方式不斷出現;無論是美子與玉子間的情誼,或是美子祖孫的互動,到豬隻目送玉子遠離的畫面,都讓本片在呈現批判性議題時,依然保有強烈的人情味。


圖片來源:Netflix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