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猩球崛起:終極決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猿王凱薩的最終旅途

  2011年的《猩球崛起》(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達到了兩件成功事蹟:重新為擁有五十年歷史的科幻系列《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台譯《浩劫餘生》)注入劇情上的新生命力,與讓安迪.賽奇斯(Andy Serkis)演出繼咕嚕(Gollum)後的第二個經典動態捕捉角色,凱薩(Caesar)。原版的《浩劫餘生》在1968年就因為人猿的外型設計,對後世的特殊化妝技術影響深遠。帶有前傳性質的《猩球崛起》,則以極為擬真的動態捕捉技術,讓凱薩與其他猩猩成為帶有強烈人性的角色。2014年改由馬特.里夫斯(Matt Reeves)擔任導演的《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則更加重角色間的情感掙扎,以及猩猩與人類間的道德衝突。今年上映的新作《猩球崛起:終極決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則設定在前作的五年後,繼續講述凱薩與其餘猩猩與人類越演越烈的生存戰爭。除了之前的原班拍攝人馬外,這次還找來了表演風格強烈的伍迪.哈里遜(Woody Harrelson)飾演人類軍隊的領袖「上校」。上映之前,《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就贏來了不少影評極高的讚賞。承襲了前兩部電影的人性情感核心,《猩球崛起:終極決戰》以細膩的角色描寫,為這段由凱薩開始的篇章畫下暫時的句點。


  劇情由柯巴(Koba)背叛凱薩的五年後開始。前作結尾被連絡上的軍隊,已經獵殺了凱薩與其他人猿很長一段時間。軍隊中不乏曾參與柯巴麾下的猩猩們,被士兵們當作奴僕使喚。在一次人類的暗殺行動後,凱薩決心要對上校展開復仇,便離開準備遷徙的部族,和三名同伴前往軍隊的據點。途中,牠們碰上了一名不會說話的人類女孩諾娃(Nova),還有一隻離群索居的黑猩猩「壞猩猩」(Bad Ape)。在壞猩猩的指引下,凱薩一夥抵達了人類基地,凱砸則隻身前往暗殺上校。但暗殺的過程並不成功:被俘虜的凱薩在上校身上感受到殺親之仇,以及末日之下的扭曲人性。然而,被囚禁在猿猴集中營的凱薩,面臨的不只是死亡危機,更為折磨他的,是來自人類,猩猩,甚至是他本身的心魔。但這場人類與猿猴的對抗,最後將導致數千年後的人猿星球出現

  在前兩部作品中,觀眾總是會透過特定的正派人類角色,來觀看整個故事。無論是《猩球崛起》中由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飾演的科學家,或是《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中傑森.克拉克(Jason Clarke)演出的人類倖存者,都代表了觀眾的視角,以旁觀者的角色觀看凱薩的崛起。但在本作中,儘管仍然有小女孩諾娃的存在,角色間的情感聯繫卻已完全由猩猩角色們掌握。這是一個關於凱薩的故事。在前兩部片中,我們看到他的幼年時光、他的啟蒙階段、到他逐漸成熟,並成為領袖與父親,甚至是被迫登基的人猿救世主。雖然本片的原文片名是「人猿星球之戰」,片中真正的戰爭卻發生在凱薩心中。

  想當然爾,凱薩是維繫這三部電影的劇情核心。《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對他的個人情節鋪陳,與前半段的情節,則有著濃濃的西部片味道,也充滿《羅根》(Logan)中英雄雖偉大,卻無力回天的無奈感。電影前半段的凱薩充滿復仇的怒火,卻又不像一般的簡單動作片英雄般,滿腦子只想著對宿敵報復。家庭歸屬感始終是《猩球崛起》三部作中的中心元素,亟欲殺死上校的凱薩,也始終無法忘卻這點。透過威塔工作室近乎完美的特效,加上賽奇斯對猩王的精湛詮釋,以及導演里夫斯在本作中頻繁使用的近距離臉部特寫,讓凱薩從前作中的沉穩英雄,轉變為背負強烈心理創傷與罪惡感的痛苦角色。對上校的怨恨,與對族人的責任感,在電影中後段成為左右凱薩內心掙扎的要素。這樣的描寫,除了描寫凱薩心理的不同面相,也讓賽奇斯得以恣意揮灑他的精湛演技。本片對凱薩的描寫,彷彿跟莎士比亞悲劇中的人物也有許多異曲同工之妙:責任心、家庭感、以及無法逃脫的命運。

  《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充滿了來自各類電影的致敬元素,從西部片、越戰電影、到宗教電影都有。伍迪.哈里遜飾演的上校,則是彷彿來自《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的瘋狂軍人角色。他與凱薩間的交談,近乎像是舊約聖經中的上帝,在描述自己為全人類犧牲唯一的兒子。上校對凱薩的質問,是神明對人類所創造的異物所發出的怨言。上校對抵抗猿猴與其他人類的戰爭,也被他形容為聖戰。相對起來,凱薩則被比喻為猿猴們的救世主,為了牠們被掛上刑架,也帶領他們前往片尾的樂園,這段也能看到對《出埃及記》的影射。里夫斯表示過,《十誡》、《現代啟示錄》、甚至是《帝國大反擊》都是本片的靈感來源。在原始版本的未來,凱薩在數百年後成為受人猿崇拜的古代英雄,但依然無法阻止上校口中人類遭受奴役的人猿星球誕生。凱薩拯救了猿猴族群,但有誰能斷定未來?凱薩無意毀滅人類,但隨著人類的退化,凱薩的後代又是否會將人類視為牲畜?儘管這一切的答案在1968年的《浩劫餘生》中就有了解答,卻讓本片的結尾變得更為沉重。

  《猩球崛起》的重拍系列證明只要在劇情上拿捏得宜,動畫人物的確能夠擔綱觸動觀眾心弦的要角(麥可貝...真該好好學這點)。賽奇斯對凱薩的詮釋,也早該受到奧斯卡青睞;只希望在《猩球崛起》系列劃下暫時的句點時,演藝學院能拋下歧見,真正面對科技與演技的完美融合。儘管沒了《猩球》系列,賽奇斯依然會演出不少電影的動態捕捉角色,導演里夫斯也接下獨立蝙蝠俠電影的導演筒。儘管兩人在未來可能都會遠離《猩球》,凱薩的人性化形象依然深植人心,並觸動每個人類觀眾的心弦。


圖片來源:Fox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