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七季第四集:本季目前最優秀的戰爭戲

  本季的第四集,是今年片長最短的一集,也是到目前為止最緊湊的一集。緊接在前兩集中的潰敗後,丹妮莉絲終於準備展開反擊。但這場反擊,卻是受到所有謀士反對的計畫。但就在丹妮莉絲質疑提利昂的忠心程度時,卻同時尋求了政治立場與塔格里安家族相左的瓊恩.雪諾的建議。從第三集的會面開始,劇情就開始慢慢鋪陳瓊恩與丹妮莉絲間的摩擦,與逐漸萌生的依賴性。那場讓兩人走進地下龍晶洞穴的戲碼,除了再度提及森林之子的傳說與異鬼,也將北方的威脅與身處南方的龍石島連結在一起,但最重要的,則是透過這段連結,讓丹妮莉絲和瓊恩更能對彼此產生認同感。編劇甚至直接讓戴佛斯露骨地點出兩人間微微萌生的感情。現在將兩人配對還太早,有些觀眾可能也會覺得這樣的安排似乎有些突兀,甚至是刻意;但在作者喬治.RR.馬汀(George R.R. Martin)尚未完成六七集前,HBO只能照著手上有的大綱拍攝。



  史塔克家族成員的重逢,也是本集中最有情感深度的一環。但布蘭、珊莎、與艾莉亞的三人重逢,卻並非傳統的大團圓戲碼。當三人重新聚首時,情況反而像是多年不見的同學會般發展;每個人都各自經歷了獨特的生死關頭,或是對本身道德觀的考驗。原本爭執不斷的艾莉亞與珊莎,儘管重拾了家人間的親情聯繫,卻多了一層距離感,但同時也多了某種互相理解的同理心。第七季的艾莉亞,已經蛻變成與以往的任性小女孩不同的沉穩殺手,珊莎也不再是第一季的嬌嬌公主,而是混合了小手指詭計與瑟曦的無情的女王性質角色。但最讓人不寒而慄的,則是布蘭的變化。布蘭完全轉變成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超自然角色,這也跟原著與影集剛開始的布蘭有極大的反差。布蘭原本是書中第一位觀點角色(POV character),也是讓讀者與觀眾認識《冰與火之歌》中超自然力量的直接媒介。但在轉變為三眼烏鴉後,布蘭反而成為語焉不詳的超自然生物代表。這樣的改變可能也肇因於馬汀未完成的書稿,畢竟這樣的性格改變也來得太過突然。布蘭現在彷彿已經是擁有超越時空能力的奇幻角色,就連小手指過往的匕首陰謀,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不過,史塔克子女的改變,也讓之前詭計多端的小手指開始出現動搖的跡象。除了不受他控制的珊莎,布蘭似乎也隨時能看穿他佈局多年的計畫。艾莉亞與布蕾妮的劍術練習戲碼儘管短暫,卻展露出艾莉亞的改變,並讓擁有類似的武勇性格的布蕾妮與她相呼應。布蕾妮也許會成為艾莉亞新的搭檔或導師型人物,這樣的新搭檔也有足夠的戲劇性。

  在瑟曦與鐵金庫代表短暫會談,並允諾還清債務後,就迎來了本集最大的高潮:龍之軍團對上蘭尼斯特軍。比起前幾集成本低廉的攻城戰與海戰場面,本集的飛龍攻擊算是誠意十足。這也同時是多斯拉克騎兵首次對上維斯特洛的軍隊,在丹妮莉絲奪回王權的旅程中,也具有相當大的意義。龍母親自出馬的首役,就騎著卓耿燒毀了詹姆準備從高庭(Highgarden)運回君臨,要還給鐵金庫的資金。詹姆與波隆(Bronn)兩人是這場戲的中樞。儘管觀眾樂於見到蘭尼斯特軍終於受到龍焰吞噬,卻難以捨棄對他們倆的在意。從波隆踏上巨蠍,準備對卓耿發射長矛,到最後詹姆孤逐一擲地獨自往丹妮莉絲衝去,這兩人似乎隨時都會喪命。但遠在戰場另一端的提利昂儘管台詞不多,卻表現出強烈的複雜情緒;就像丹妮莉絲所懷疑的,他並不想看到族人被殘殺,特別是他的親人。多斯拉克人一向被七王國的認為是海另一端的野蠻外族,目睹多斯拉克人屠殺蘭尼斯特軍,對提利昂也產生了不少衝擊。在本季上半段的鋪陳後,第四集的戰爭戲碼一點都不讓人失望。


圖片來源:HB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