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充滿活力的九零年代動作片情書


        去年的《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對漫威電影宇宙投下了一顆震撼彈:薩諾斯(Thanos)成功利用無限寶石,抹殺了宇宙一半的生命。片尾彩蛋中,尼克.福瑞(Nick Fury)化為塵埃前,透過特製呼叫器送出了紅藍相間的訊號。漫畫迷自然知道,呼叫器上頭的標誌屬於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早在《復仇者聯盟: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的初期劇本中,驚奇隊長就曾短暫出現過。早從2012年的Marvel NOW!開始,漫威就開始相當刻意地拉抬卡蘿.丹佛斯(Carol Denvers)的聲勢;不但將她從驚奇小姐(Ms. Marvel)升級為驚奇隊長,還給了她與以往連身緊身衣完全不同的紅藍金戰服,也讓她成為復仇者主力成員之一。此舉當然是為了提升漫畫中的女性角色地位,也有商業化的考量,但依然不置可否地提升了驚奇隊長本身的角色魅力與存在感。時間來到漫威影業的第十一年。在華納以《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獲得票房大成功後,漫威也順勢將驚奇隊長列為銀幕上的下一個重點發展目標。在眾多尚未登上電影的漫威女性角色中,卡蘿.丹佛斯的呼聲一向相當高。雖然比黑寡婦、緋紅女巫、和潔西卡.瓊斯晚登上電影銀幕,在MeToo時代後期,擁有強烈女權意識性質的驚奇隊長自然成為改編人物的不二選擇。驚奇隊長由個人風格強烈的布麗.拉森(Brie Larson)演出,背景則設定在九零年代;雖然是獨立角色電影,片中卻也安插不少與漫威電影宇宙相關的鋪陳,包括年輕的尼克.福瑞(Nick Fury)與菲爾.考森探員(Phil Coulson),劇情也稍微改編了漫畫中克里帝國(Kree Empire)對上史克魯爾人(Skrull)的戰爭情節。在漫威影業逐漸讓新角色群取代第一階段人物的重要性時,驚奇隊長是否能和黑豹與奇異博士一樣,成為主導漫威大環境劇情的要角?

2019年3月3日 星期日

《碳變》譯後小談


黎明前兩小時,我坐在大阪的旅館房間內,在iPad的平滑螢幕上打下:「我需要一些獨處的時間。」

這是《碳變》(Altered Carbon)第三十七章結尾的台詞,也呼應了科瓦奇在經歷過巴拿馬玫瑰號上的私人競技賽事後,心中充滿的疲憊情緒。理查.摩根絲毫不讓他的主角有任何喘息空間;武.科瓦奇復活後的短時間內,就體驗了各種心理與生理上的強大壓力與威脅。從寫作方面來看,作為自己的首本著作,《碳變》肯定也讓摩根本人承受不少壓力。《碳變》的世界觀除了採納不少來自其餘經典賽博龐克作品的科幻元素,也透過數位化人類意識的技術,帶出永生不死的議題。看似完美的永生,卻使無法真正死亡的角色們墮入無法從中解脫的心理地獄。無論是科瓦奇、班克勞夫特、或是瑞琳.川原,都顯露出強烈的疲憊心態;或許這也反映出摩根在構思《碳變》的各項情節轉折與在固有文學類型中力求突破時,所面臨的負面情緒。身為初出茅廬的新秀作家,摩根撰寫《碳變》時肯定經歷了強烈的陣痛期,書中人物對周遭事物的挖苦,也像是摩根本人對灰暗現實的批判。幸好,《碳變》成為了賽博龐克小說中的翹楚,也在去年初被改編為Netflix影集時大放異彩,第二季影集與動畫版也正在製作中。

2019年1月10日 星期四

《蜘蛛人:新宇宙》Spider-Man: Into the Spider-Verse:拓張全新蜘蛛人世界觀


  湯姆.荷蘭德(Tom Holland)版本的蜘蛛人在2016年的《美國隊長: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首度加入MCU後,就受到莫大的歡迎。儘管目前與漫威共享蜘蛛人電影版權,Sony卻也沒有放棄手上的相關漫威角色,繼續發展自家的漫威世界觀。儘管今年的《猛毒》(Venom)票房優異,評價卻相當低劣;而2018年底推出的《蜘蛛人:新宇宙》(Spider-Man: Into the Spider-Verse)上,Sony則再次將焦點移往彼得.帕克周邊的相關人物,這次則選用漫畫《終極蜘蛛人》(Ultimate Spider-Man)中的第二任蜘蛛人邁爾斯.摩拉斯(Miles Morales)作為主角,並以2014年的漫畫《蜘蛛宇宙》作為靈感發想來源,讓來自各個平行世界的蜘蛛人齊聚一堂。由編導過《樂高玩電影》(The Lego Movie)的菲爾.洛德(Phil Lord)與克里斯多福.米勒(Christopher Miller)監製,洛德同時也擔任本片的編劇之一。與眾不同的類停格動畫風格,加上與傳統不同的主角,都使《蜘蛛人:新宇宙》在漫畫類型或動畫電影中獨樹一格,上映後的成績與評價也相當不俗,不但被譽為繼《蜘蛛人2》後最佳的蜘蛛人電影,甚至在明年的奧斯卡也有望競爭最佳動畫片獎。但比起評價中庸的《猛毒》,Sony究竟是如何讓《蜘蛛人:新宇宙》獲得如此大的成功呢?

2018年7月25日 星期三

《蟻人與黃蜂女》Ant-Man and the Wasp:無限之戰後的清粥小品


  緊接在叫好叫座的《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後,接續這股漫威風潮的,則是在七月初上映的《蟻人與黃蜂女》(Ant-Man and the Wasp)。2015年上映的第一集《蟻人》,同樣也是銜接在《復仇者聯盟: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之後。比起陣容浩大的復仇者而言,《蟻人》的劇情與格局相對小了許多。但偏重喜劇成分的劇情,則讓它與復仇者大魚大肉的動作場面有了強烈的視覺差異。首部《蟻人》由於原本導演艾德格.萊特(Edgar Wright)與漫威產生意見矛盾而提前離開,導致電影成品的風格變得有些不上不下,彷彿被迫在萊特遺留下的個人風格與漫威高層要求的走向之間,做出各種妥協。續集《蟻人與黃蜂女》則終於擺脫了首部電影中的幕後紛爭,讓導演派頓.瑞德(Peyton Reed)與包括蟻人本人保羅.路德(Paul Rudd)在內的一干編劇,將本片的劇情調性調整地更適合目前的漫威電影宇宙風格。不同於《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或《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的無厘頭風格,《蟻人與黃蜂女》則偏向傳統美式喜劇的走向。調性始終屬於竊盜電影的《蟻人》系列,這次的新作是否能在大作《無限之戰》後,繼續抓緊觀眾的目光呢?